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五一章 我当初用了十年
    寻易很清楚在这样的人面前装可怜是没什么用的,但他还是要装,因为这是他的习惯,也是当下唯一可用的手段,乾坤袋里即便不被封,他的那些宝物也奈何不了人家,最令他绝望的是,那个藏有无慧果的木桃配饰不知何时也被封上了禁制,其实不止木桃配饰,他身上的所有饰品都被封了禁制,包括绛霄送他的那个鱼骨饰件。对于这位正天仙尊的关门弟子,三魂显然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跟着三魂仙尊走进那间指定给他居住的屋子后,三魂仙尊命他坐好,然后随手向空中一抓,手中就多出了一个三尺长,宽与厚都是一尺的灰色方条状东西,其质地非金非玉,见棱见角,表面十分平滑。

    三魂仙尊把那东西放在几案上,吩咐道:“滴一滴魂血在上面。”

    “这是什么东西?”寻易一脸苦瓜相的斜眼看着那东西,他是打定主意了,不管三魂让他做什么,尽量捣乱尽量拖延,只要不把他惹恼就是了。

    三魂仙尊用看透他肺腑的眼神看着他,不疾不徐道:“这就是我要传你的绝技,名曰‘娘不识’,是一门极高明的易容变形之术。”

    寻易撇撇嘴,作出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道:“就冲这名字也高明不到哪去,不就是一种障眼法嘛,我娘现在要是还活着,我随意用点幻术她就认不出来我,即便不用幻术,变换一下容貌也非难事。”说着他挤眉弄眼的把自己弄了个面目全非。

    三魂仙尊嘴角挂着讥嘲道:“你这种改变容貌的方法连低阶修士都瞒不过,也只能瞒哄一下凡人而已,而我这法术练到第一层就能瞒过同阶修士,练到第二层则至少可瞒过高你一阶的人。”

    寻易耷拉着眼皮看着那灰色的东西道:“改变身形容貌的法术再高明也没什么大用,魂息不改被熟人一查就露馅。”他口中虽这么说,心里却是对这练到第二层就能瞒过高一阶修士的法术大感惊奇的,忍不住接着问了一句,“这法术共有几层?”

    三魂仙尊略带傲意道:“若不能改变魂息焉能算是绝技?老夫这三魂的名号你以为从何而来?”

    寻易抬起眼皮,看着他道:“这法术连魂息都能改变?那得修炼到第几层才能作到?”

    三魂仙尊抚摸着那灰色的东西道:“我只参悟到了第三个境界,变幻起来,你师尊不经仔细查验也难认出我是谁,这也许就是尽头了,因为老天不会让世间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那样的话,天道之序就乱了,凭借这门法术,你可以随心的改变形体容貌,但魂息却只能随机而变,不能想模仿谁就模仿谁。”

    “就是说您也不能确定这法术一共有几层,对吧?”

    三魂仙尊挑眼看着他道:“对于这个法术而言,分层分境界都是人为的划分,因为它没有依次递进的修炼法门与功法,我们给它划分为三层,是依据随参悟的加深,可以从这里看到不同的东西,第一层见皮相,第二层可见皮下之相,第三层则可见魂魄之相,你滴上一滴魂血,来试试吧。”

    寻易竖起右手食指看了看,然后摇头道:“师尊曾严嘱过,魂血不可随意交与别人,请恕小侄鸡肠狗肚不敢承领师伯恩泽。”

    三魂仙尊毫不以介意道:“你对我心存疑忌在情理之中,滴入魂血会对参悟这门法术大有裨益,但并非是不用魂血就无法参悟,我不勉强你,等你什么时候不再怀疑我了再滴入不迟,不过这件宝物每年只能给你用十天,不是难为你,我的弟子最多的一个也只给到十天,因为多过十天有害无益。”

    寻易伸了个懒腰道:“多谢师伯了,可我真的不想学,小侄天性疏懒,连修炼都得别人逼得紧了才肯动一动,如今难得脱离了师兄师姐们的管束,您要不肯送我回去的话,就让我躲躲清闲吧,我这人对什么法术都没兴趣。”

    三魂仙尊面色微沉道:“我说了,你只有学成这门法术我才放你回去,我带你来是为了栽培你,而非要害你,你若一味只是躲懒,辜负了我的好心不说,更让我向人解释不清了。”

    寻易苦着脸道:“那您就别非要栽培小侄了,小侄真不是那块料。”

    三魂仙尊不再跟他废话,扔下一句“静心参悟吧。”就消失不见了。

    寻易双手抱于脑后先后一仰,身子随即呈翘着二郎腿仰躺的姿态漂浮了起来,他就这么躺着在屋中缓缓的飘到东又飘到西,两只眼睛盯着屋顶眨呀眨的,全然不去理会几案上的那件宝物。

    半个时辰后见没人搭理,他落到门口去推那扇门,三魂仙尊的神念立刻传了过来:“我再说一遍,你不练成这门法术我不会放你走,你的师兄师姐们很快就该来了,你要不想让他们受伤损,就老老实实的按我说的做,你别打错了主意,没人能从我这里把你带走。”

    寻易转身一边往回溜达一边道:“师伯您得讲道理呀,您有修炼至化羽期的绝佳资质,历经上万年也只把这门法术修炼到了第三层,我资质这么差,您让我也参悟到您那程度,这不太难为人了吗?”

    “你只要过了第二层到能见到魂魄即可,前两层相对要容易的多,这第三层你可以回去后慢慢参悟。”

    寻易气哼哼道:“那也得几百几千年了吧?我在这里憋一个月就得憋死。”

    “我当初用了十年。”三魂仙尊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再说了。

    寻易站在那里闲七杂八的说了半天,见再也得不到半句回应,遂悻悻的坐到几案前对着那灰不拉几的东西发起了呆。

    良久之后,他又仰躺着在屋中飘了起来,不多一会就睡着了,这么漂浮着打盹对他而言已经不算什么了,能睡得很踏实。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正午,他落下来在地上转了几圈,然后坐到几案前假装对着那不知名的宝物参详了一阵,接着就又飘了起来,一连睡上几天几夜对他而言也不算什么了。寻易坚信三魂让他学这门法术是不可能安着好心的,所以打定主意只要三魂不来逼迫他,那他就坚决不去碰那玩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