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五六章 千宗会的尴尬
    七个人在商量下一步该采取何种措施应对巫真宗的隐忍时,信平来了。

    这位三仙君向阴鸩仙尊见过礼后,挥手把两颗头颅扔到了半空,那两颗人头悬在巫仙山上空,并缓慢的旋转着,两双大睁的眼睛中充满了临死前的惊恐与愤怒。

    众人都认识那是万壑派两位长老的人头,万壑派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两位长老都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也是万壑派仅有的两位元婴中期修士。

    信平扔出两颗人头后跟个没事人似的,什么都没解释,大家均知道他这是以万壑派的两颗人头向所有敢于前来帮巫真宗的人传达紫霄宫态度,是以也没人对此多问什么,一来是此刻顾不得这等小事,二来是信平办事向来不会让人抓到把柄,他既然杀了这两个人,那一定会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他这主管平叛的一品仙官想要栽赃陷害几个小人物有的是手段。

    没等信平询问此间的状况,天空中的那两颗人头就突然消失了,知夏与信邪几乎同时出手,但二人还是晚了一步。这是三魂仙尊所为,再怎么忍让,他也不能让为巫真宗而死的人头悬高空,不然的话就太令人心寒了。

    信平对此早有预料,他不言不语的扬了扬手,在悬着两颗头颅的位置上以灵气幻化出了两颗栩栩如生的头颅,而且个头儿比真实的大了数倍,这种幻像被毁掉了随随便便就可以再弄出来一个,三魂仙尊没法斗这个气,只能任凭那幻像刺目的挂在天上。

    经过简短的商议后,信义、信平、清秋三人又开始了对防护法阵的攻击,这次的攻击没有先前那么急了,但三位元婴后期大修士的一下下重击还是对法阵起到了持续破坏的作用,信邪和知夏担负起了警戒之责,防范对方的偷袭,信德、信念、暖冬三人在后面暂作歇息,紫霄宫的车轮战再次启动了。

    当天夜里,巫仙山上忽然升起一缕褐色的烟雾,那道烟雾初时只有笔管粗细,但转瞬间就弥散成了万里雾海,正在攻击法阵的信义等三人急忙后撤,百战成精的信邪很快就对众人传出神念:“多半是有人要入阵,分作两队截杀他们!”说罢他率先朝左边飞去,信义、信平、信念各自应了一声紧随而去,信德二话不说的带领知夏、清秋、暖冬朝右边飞去,两队人绕着法阵兜杀了过去。

    信邪所料不错,巫真宗没料到紫霄宫会这么快的杀到山门前,巫真九大弟子除六人已在法阵内,一人被信邪擒住外,尚有两人直到此刻才带着门下弟子结伴而来,在三魂仙尊看到这批弟子时,阴鸩仙尊也看到了,但出于不愿让事态进一步恶化考虑他没有通知信德等人。

    信邪的应变能力让阴鸩仙尊感到了头疼,在这种能大幅消弱神识探查范围的烟雾中,他也无法作到同时照顾两队人,索性干脆留在原地没有动,他不担心三魂会对信德他们下黑手,这个轻重三魂是能掂量出来的,最多就是出手保护一下徒子徒孙而已,让他担心的是紫霄宫这几个人一而再再而三所表现出的决死之心,尤其是这种决死之心还是依托在强大实力之上的。紫霄宫门下素不和睦这是人所共知的,可这八人现在表现出来的却是超乎寻常的团结,连小魔君都不再特立独行了。

    阴鸩仙尊能看出来,小魔君和知夏的修为在这些年间有了出乎他意料的突飞猛进,二人均是一只脚已经跨入了大神通的境界,三魂若独战这八个人是讨不到多少便宜的,三魂若不出手,巫真宗则必败无疑,如今这个局势单靠他一人是化解不开了。

    褐色烟雾持续了不到一顿饭工夫就消散了,紫霄宫的两队人是合在一处回来的。

    “三魂出手救护,我们没能有所斩获。”信德出于礼貌,恭敬的向阴鸩仙尊作了禀报。阴鸩仙尊微微点了下头,没多说什么。

    到了转天的中午,信义的四名大弟子最先赶到了,紧接着,各脉大弟子纷纷而至,及至晚间,随着信念的四名大弟子赶到,紫霄宫总计四十二名元婴中期弟子中的三十五名已然到齐,余者七名则是留守紫霄宫和各自洞府的。

    见到这么多元婴中期弟子急急火火的赶来,任谁都能看出紫霄宫是真的红了眼,这是不计任何后果了。

    三十五名弟子的加入,让攻击的声势大为增强,巫仙山上空光华闪烁不断,被攻击的防护大阵不住的腾起一团团的黑烟。

    当第一批元婴初期弟子赶到时,代表千宗会出面的人终于也赶来了。

    在信邪对墨烁动手时,千宗会那边就得到了信息,当值的千宗会长老是仙华门的飞云仙君,他被这条消息吓了一大跳,忙遣人向各方报信,随后,更让他震惊的消息传来了,紫霄宫各脉已倾巢而动,兵锋直指巫仙山!单是小魔君擒拿墨烁一事飞云仙君都不敢擅自决断,何况是两派之争呢,惊慌之下,他能做的惟有再紧急派人向各位长老报信。

    无极门、啻赨派、炼魂派距千宗会所在之地较近,最先得到了消息,无极门虽在此之前就得到了从全茂那边送来的关于紫霄与巫真两方交恶的信息,但他们没料到事情会恶化的这么快,啻赨派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有炼魂派是心知肚明的。

    当值的飞云仙君要在千宗会坐镇,所以派了自己的一个师弟会同这三位千宗会的长老前来平息事端。

    四个人一到巫仙山下就都皱眉了,他们没敢去喝止紫霄宫的人,而是先飞过去拜见了远远观战的阴鸩仙尊,炼魂派的裴木仙君在对阴鸩仙尊施过礼后对另外三人拱了拱手,一言不发的站到了阴鸩仙尊的身后,这举动表明他在此事上只听父亲之命,不再承担千宗会长老的职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