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五九章 天孕紫霄
    裴元和月虹所在的位置离巫仙山太远了,远到二人用神识都查看不到那边的情况,只能通过裴栋和裴朴展示给他们的影像来了解那边发生着什么。

    自从第一眼看到紫霄门下围攻巫仙山的景象,月虹的泪水就没停过。

    裴元却是很兴奋,紫霄宫轰轰烈烈的攻势令他热血沸腾,即便在出言安慰月虹时他那双放着光的眼睛也很少离开那热闹异常的画面,在他看来,有爷爷在此坐镇,自己这一边的实力又远强于对方,这场大战肯定是有赢无输的,所以一点也不必为寻易担心,他反而盼着巫真宗能晚点屈服,晚点交出寻易,双方能大杀一场才遂他心意。

    在寻易被掳走的第八天,千宗会的大半长老都赶来了,其中包括去而复返的全真仙君等人,千宗会所属的一些精锐兵马也被调来了,这里有守卫千宗会的近卫营一部,天道九营中的巡天、黄冈、降魔三营,还有司察、司刑等部的执法兵卫,不过这些分列巫仙山东西两个方位的队伍都无精打采的,丝毫没有往日出战的凌厉杀气,因为带队的众多仙官及主力战将都缺席了,剩下的几乎都是无极门、仙华门、合意宗等几派秉承中立态度的官员,而最该在这种场合出现的镇抚卫,因信平是镇抚卫第一仙官,所以千宗会那几位长老根本就没敢调这支精锐过来。

    全真、飞云等几位千宗会的长老心里很清楚,千宗会的这些兵马调过来也只能摆个阵势,绝不能命令他们向任何一方出手,否则立即就会点燃整个蒲云洲的战火,到时即便各方大神通能出面把战火平息了,可各派因此而生出的裂痕却是无法弥合的,蒲云洲将持久处于动乱之中,千宗会随时可能分崩离析。

    这是个千钧巨石悬于一线的时刻,所有不愿看到战乱的人不知该怨紫霄宫多些,还是该怨巫真宗多些,但这种怨恨显然是对局势毫无作用的,要想靠千宗会化解这个危局已经不可能了。

    就在人们内心惶惶不安时,紫霄宫又挥刀砍向了那根悬着巨石的“一线”!

    “结紫霄仙阵!”在紫霄宫弟子基本到齐后,信德咬着牙关对所有人传出了这道威严而决绝的神念,神念传出后,他的眼角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

    随着这道神念的传出,信义、信平、信念、知夏、清秋、暖冬六名紫霄宫十代大弟子各据方位聚集在信德周围。数十位元婴中期弟子,数百元婴初期弟子一圈圈排坐于七人之外,布起了一道由数百人共同撑起的法阵!

    数百弟子撑起这道法阵不是紫霄仙阵,它只是一道防御法阵。

    七名紫霄十代大弟子所结的才是紫霄仙阵,随着信德凌空盘膝坐下,各据一方的信义等六人一同坐了下去,他们面朝六方,皆是右臂上扬伸出食指斜指前方,左手则托于胸前掐出各不相同的法决。

    居中的信德双目微闭,右臂直竖食指笔直的指向天空,左手则平平的放在膝上。

    “天孕紫霄!”六名元婴后期大修士的这一声齐呼立时令天地变色,远方天际翻起滚滚红云,那红云如倒悬的惊涛海面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头顶上那轮白炽的太阳很快就被映成了粉红色,天地间一切有灵之物尽皆仓皇逃遁,鸟啼兽吼声凄厉而惨绝。

    “放人!”信德猛然睁开双眼,怒视着巫仙山发出了最后的警告。

    远在数千里外的裴元激动得身子直发抖,他用手指着信德指尖漂浮着的那朵只有巴掌大小的紫色祥云大声对月虹道:“这是紫霄!这是一定紫霄!你们紫霄宫的镇宫之宝!巫真宗这下有难了!”

    月虹也在发抖,她知道最后的时刻来临了,眼中的泪水不再流了,她急促的喘息着,白玉般的面颊比天际的红云还要红。

    “紫霄能一下就把整座巫仙山化为灰烬吧?”裴元亢奋的扭头问裴栋,而裴栋此刻眼睛已经发直了,根本无暇理会他说得是什么。紫霄宫竟然要动用紫霄!他被这件完全出乎意料的事给惊呆了。

    紫霄宫竟然要动用紫霄!被惊呆的不止裴栋一人,所有在场的人包括那几位隐身旁观的化羽修士的头脑中都回荡着这个相同的声音。

    “住手!”阴鸩仙尊的神念率先传进了信德的脑中。

    “且慢动手!”寂道仙尊现出了身形,一脸怒容的站在了紫霄宫的防护大阵前,随着他的现身,又有两位化羽修士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这几人之所以在信德喝命结紫霄仙阵时没立即出来阻止,是因为他们都想看一下这久闻其名的紫霄到底威力如何,当见到信德把紫霄催动出来后,他们都感受到了一种极大的威胁,知道再不立刻阻止那就来不及了。

    孤身一人守在阵外的小魔君把护体神光催动出湛蓝的光芒,如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般挡在寂道仙尊和法阵间,守护在他身侧的三头护宫神兽亦是周身闪动出不同的光辉,不时发出低沉的吼叫,尽管对方的威压令它们不堪承受,但它们依然不肯屈服。

    寂道仙君在小魔君冰寒的目光逼视下收起了脸上的怒容,他摇着头道:“给我一炷香时间。”他说罢对另两位大神通招了招手,三人一起朝巫仙山飞去。

    阴鸩仙尊来到了寂道仙尊先前所站的位置,寂道仙尊临行前嘱托他看住紫霄宫这帮人,这件事也只有他能作到了。

    信邪收了护体神光,把身形朝一旁移开了几丈,以示对阴鸩仙尊的尊敬。防护法阵内的七位紫霄宫大弟子却没有收起紫霄仙阵,信义六人依然手指六方,信德高举的那只手臂也没有放下,天际的滚滚红云在阵法的催动下越变越红,隐然呈现出血海之相,只是暂时停止了朝这边涌动。

    远处的裴元急得都要抓耳挠腮了,如果不是他爷爷也参与了阻止行动,他早就破口大骂这帮碍事的老东西了。

    月虹一下下打着寒颤,极度的紧张让她已经有些失神了。裴栋不得不收了展现在二人面前的影像,并随手用一道禁制封住了月虹的六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