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六五章 熟悉的感觉
    “那就试试吧。”信邪手中出现了一把形状极为简朴的铁剑,那是把连剑格都没有的剑,剑身暗淡无光不算还有几处锈迹。

    此剑一出,不但警幻仙尊面色变了,认识这把剑的几位大仙尊皆为之而动容。

    “原来这把剑最终是被你师尊得去了。”警幻仙尊说完这话,左掌掌心朝下在空中向前抚了一下,然后就闭上眼静立在那里不动了。

    众多的观战者中见识过化羽修士施展神通的只是少数,领教过化羽修士的意念攻击是何种滋味的就更少之又少了,所以他们看到小魔君双眼盯着脚下久久不动心中不由起了各种猜测。

    意念攻击只对被攻击者生效,是以没人能看到小魔君身前忽然出现的那条河,说它是河有点不恰当,因为它是没有河岸的,只是一条宽百余丈左右望不见头尾的水带,水很清也很浅,看起来仅有半尺深,但黝黑的河底仿佛能吸收人的目光般多看一眼都会感觉眩晕,这就让人无法确认先前对水深的判断了。

    水的确是向前流动着的,水面上还有轻柔的微波,岸边的水略显模糊,从这一点来讲它又很像是一条河,一条被薄雾遮住了堤岸的河。

    信邪没有动是因为他感受到动也没有用,那条河已经和他连在了一起,不管向上飞还是朝下落那条河都会在他面前,河不是追着他动,而是与他一起动,那感觉就像真的站在一条河边,脚下的大地不管如何起伏,你与河总是同起同落。

    良久,信邪的额头上出现了一颗汗滴,这个良久实际上只有十息,在刚刚经历了一段瞬息万变的激烈时光后,这十息对所有人来说都能算良久了。

    那颗米粒大的汗滴从信邪额头上飞起,划出一道弧线落在了水面上,无声无息的融入了水中,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涟漪。

    信邪两眼盯着汗滴入水的地方,慢慢的抬起了右脚缓缓的朝前踏去,在鞋底距水面不足三寸时,一小片耀眼的蓝光乍然出现,但还没等信邪的脚踏实在那片蓝光上,蓝光就坠入了水面中,如果蓝光是被吸掉的那不足为奇,但它的的确确是诡异的坠下去的,就像是一片有形有质的蓝色冰片完整的坠落进水里!

    观战者没有见到蓝光坠落,他们所见的是那片蓝光越来越强,最后强到了他们不敢正视的程度。

    信邪拼尽全部修完终难以凝聚出一片可供他落足的蓝光,片片坠落的蓝光仅仅是让他那只悬在水面上的右脚不至被拉扯下去而已,这一刻他是可以把那只脚收回来的,但他却义无反顾的踏了下去!

    在众人看来,小魔君的这一步和其先前踏出的那十步除了气势更强外没更多的区别,但在场的化羽修士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尽管他们也是看不到那条河的,但却知道小魔君这一步踏出去就是开始与警幻仙尊正面交手了,意念之战表面看起来虽波澜不惊,其凶险却远胜刀光斧影的惨烈搏杀。

    信邪的第二步没再踏出蓝光,第三步也没有……,与先前每踏出一步气势就增强一分不同的是,他此刻明显的越走越艰难,越走越迟缓。

    信邪走到第八步时头顶就完全没入了水中,河水看起来依然清澈,但明明相距不过百丈他却看不到警幻仙尊的身影了,神识完全没了用处,明明水面刚刚没过头顶,但向上看却似有万丈之深,不管怎么浮都没有尽头。

    看到小魔君的身形向上升起时,大家以为他是要发起攻击了,不料他窜起数十丈后又抬脚向前迈了一步,这一步很小,只跨出了一尺左右,接下来的一步更只有半尺,而且步履出现了蹒跚迹象,初时像醉汉,后来则像垂死之人的最后挣扎。他的那张原本苍白的脸现在已经变红了,红到让许多人都没注意到有鲜血从他嘴角流出。

    当第一滴鲜血落在信邪那雪白的衣袍上时,信德的心中变得一片死寂,那是感到极度无助后的绝望,事态的发展对他而言已经完全失控了,即便他们这些人能活下去,前景也只剩下了一片闪着血光的黑暗。

    阴鸩仙尊也生出了无助之感,现在去帮信邪无疑是要犯众怒的,寂道等人绝不会袖手旁观,警幻仙尊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敢置自身于危险之中对信邪发起意念之战的,他不能让自己在这场风暴中陷得更深了,至此他已经尽心尽力了。

    另一边的无忌呼吸得明显比别人要急促些,他从未如现在般热切的盼望小魔君能死去,此前他一直以为小魔君与自己是不相上下的,因为二人的上一次交手还是在一千多年前,最后的结果虽然是他先脱离战场的,但那也仅是不愿与其拼个两败俱伤而已,并非是不敌,而小魔君今天的表现令他心底发寒了,如果再与小魔君对阵,他恐怕连一战的勇气都鼓不起来。

    鲜血一滴滴的落在衣襟上,信邪的身子也在往下落,这感觉让他生出了几分熟悉,对,这种熟悉是来自上次在虚水中的坠落,信情那小子把他带入虚水后没少使坏,用各种手段吓唬他,在进入过虚水的几个人里,他是那个在无依无助中下落时间最长的,若生出的恐惧可以计量的话,他的那份肯定也是最多的,只是他没有表露出丝毫而已,在那段时刻中他特别想把装出各种恐惧神情吓唬自己的寻易抓过来掐死。

    在落到河底时,信邪的身子只一顿就又向上升起,在高达百丈处,他的身形在大家眼里停住了,而在信邪的感觉中自己还在不住的向上升,直到感觉再也升不上去喷出了一口血后,他才任由自己往下落去。

    如何让观战的人用一个词形容一下眼前的景象,大多数人肯定会选择“诡异”,这种对战场面的确是太少见了,一方静立不动,另一方在莫名其妙的上蹿下跳中就吐了血,而吐血的这位都已经厉害到了刚刚在瞬息间就打发掉了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