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六六章 六师弟……
    坠落至半途的信邪向前踏出了一步,一片微弱的蓝光在他脚下一闪即逝,没能支撑住他的身子。

    裴栋发出了一声叹息,收了展示给裴元的影像,他知道裴元对小魔君有多崇拜,所以不想让他看到小魔君悲惨的结局。

    裴元这次没有闹,他两眼发直的依然盯着影像消失的位置,到了这一步谁都能看出结果了,他无法接受战无不胜的小魔君会被打败,即便对方是大神通他也无法接受,两行泪水无声的从他眼角淌下,他心中最光辉的那座神像倒塌了,他第一次像个大人那样落泪。

    微弱的蓝光闪现时警幻仙尊的身子颤动了一下,这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因此此前他如此颤动过好几次了,意念之攻虽主要针对对方的心境,但修为的对抗同样存在,小魔君虽成强弩之末,但每一次的挣扎仍不容小觑,在其奋力上冲至吐血时,警幻仙尊的状况只是比其略强一些而已。

    只有少数人留意到了警幻仙尊此刻的脸色变化,那变化其实挺明显的,不过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小魔君身上,觉得警幻仙尊已稳操胜券加之他又只那么静静站着,实在没什么可看的。

    伴随着一口喷出的鲜血,小魔君又勉强向前踏出了一步,这次连蓝光都没有了,而且他已稳不住身形一头朝前栽去,除了无忌等几个对小魔君恨之入骨的人外,就是那些与他有嫌怨的人心中都生出了不忍,小魔君至死亦不稍减的强悍赢得了他们的尊敬。

    “六师弟……”信德失声而哭,而拼尽全力催动红云的信义等人都无暇分神去关注信邪了,他们连为信邪哭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在信德哭出声时,一道身影从他身旁急窜而出,那是五伐仙君,可他刚冲出法阵,巫仙山上同时冲出两道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是墨耀和墨光。

    “回去!”阴鸩仙尊断喝了一声,这声喝喊既是对五伐、墨耀、墨光三人的,也是对已经展动了身形的裴木等人的,此时展开乱战不但来不及救小魔君还会令炼魂派被深深的搅进去无法自拔。

    “哼!”刚刚发出断喝的阴鸩仙尊忽然又哼了一声,他是望着警幻仙尊那个方向哼了,嘴角随之挂起了一丝讥嘲。

    这边的骚乱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阴鸩仙尊的怪异表情又引导着他们把目光投向了远方的警幻仙尊,这时他们才发现警幻仙尊的脸色已经大变了。

    信德或许是除了化羽修士外第一个看出战局要生变的人,他虽流着泪但依然紧紧盯着信邪,因为他要把六师弟最后的时刻全部看清楚以便随后把它告知师弟和师妹们,即便下一刻他们就战死,也要在死前让大家知道信邪尽力了。他的这种心态源自深深的歉疚,信邪死战不退的惨状让他忽然觉得自己作为大师兄这么多年来对这个这个师弟太刻薄了,信邪虽惹了不少的祸,但自己作为大师兄除了对其一味的怪责几乎就没怎么有过耐心的劝导,可能一次都没有,而这个遭大多数同门所嫌弃的师弟却是第一个为师门赴死的,死的又是这那么的义无反顾!

    悲伤欲绝的信德在看到信邪再次踏出脚步时,他的心跳就与信邪的脚步连在了一起,信邪踏一步他的心就跳一下。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信邪不但没有栽倒,而且止住了下坠之势,他停在了距先前高度十丈以上的位置,并开始一步步向前走,他的步伐仍显艰难,但步幅却变得如平常一样了,每一步都是三尺。

    在信邪停住身形不再往下沉时,警幻仙尊的心就开始往下沉了,如同裴元无法相信小魔君会战败一样,他也无法相信小魔君能破掉自己的意念之攻,一滴淡红色的血珠从他额间渗了出来,小魔君无需跨过那条河,在其停在河底之上时他就败了,意念之攻能伤人于无形,伤几也是无形的,一旦被破伴随的往往就是境界的跌落,信念遭毁还有什么意念可谈?没了意念神通的化羽修士就不能称为大神通了。

    警幻仙尊逃了,在信邪停住身形走出五步时逃的,他当然是有能力击杀小魔君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但此刻对他而言没有任何事比稳住心境更重要,尽管保住境界的希望很渺茫,可再耽搁下去就连这渺茫的希望也会失去。别人无法体会一个被破去意念神通的化羽修士的心是怎样的一种惶恐。

    警幻仙尊为自己的贪心付出了他无法承受的代价,从紫霄宫小七身上挖出正天君的那处福地的密谋是有他一份的,他一直躲在边上没出手就是不想惹人怀疑,而信邪击退了一个化羽修士给了他一个上好的机会,因为信邪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强悍,所以他对其动用意念之攻就不算过份,他当然不打算杀掉信邪,只要弄得其修为跌落就够了,废掉这个孤身在外的守护神大家专心对付紫霄仙阵就不会再生变数了。

    出现这种结局不是因他失算,除了老天没有谁能算出这一步,天意,一切只能是天意,老天若不偶尔弄出点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来也就没人在乎他的存在了。

    人们尚未从警幻仙尊败退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小魔君已经朝之前要攻击的那位不知名的化羽修士走去,他的脚下又踏出了蓝光,但那蓝光很淡很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对战两位化羽修士一位元婴后期大修士,他近乎油尽灯枯了,但只要还有发起最后一击的能力他就要拼下去。

    裴栋难过的闭上了眼睛,但却用一道神识把之前的和此刻的景象传给了裴元,为的是让他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凶悍,什么才是真正的担当。

    裴元泪眼朦胧的望着小魔君所在的方向慢慢的跪了下去,下跪不是为了表达敬意,只是因他的腿在不住的发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