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七五章 你得一千多岁了吧?
    没有能力抵御诱惑,就远离诱惑。

    这是寻易的人生信条之一,是因推崇这个信念而令他变得清心寡欲,还是清心寡欲的本性令其推崇这个信念,这个问题肯定不会有答案。

    据心术的威力只是大减,而非全无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寻易能作出不再与佳人见面的决定,惟有这位仙妃能知道是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寻易的脸现在不止是惨白,已经能看出灰败气色了,那是与心种对抗的结果。所谓知耻而后勇,寻易此时的勇气有一大半是来自羞惭,这羞惭不能说是出于对苏婉的背叛,而是出自自感德行的败坏,抓着那只玉手的销魂滋味永远的印在了他心里,今生今世他都忘不了了,因为伴随着那销魂滋味一起印在心间是令他汗颜的羞愧与耻辱。

    握一下人家的手算不上多大的恶行,善于给自己找借口的寻易可以让自己蒙混过关,但他无法假装那一刻心中所生出的强烈欲念是不存在的,如果自欺欺人到那个份上就是无耻了。

    仙妃意识到的自己所犯错误就在于此,尚能寄托希望的就是这位小七的本性了,而这注定是要让她大失所望的。

    莫大的羞愧与耻辱如烧红的铁块灼烫着寻易的心,同时也在炙烤着心种萌发出的枝枝蔓蔓,虽不能伤其根本,但也进一步的削减了其威力,寻易如果能有元婴后期的修为,此际或许就能一举灭杀心种,可惜他的修为距此相差太远了。

    仙妃愕然的看着寻易,如果早个几千年修为还未到当前境界时,她恐怕都会难以自控的露出惊愕和愤怒眼神了。很快的,她那波光闪动明眸中流露出了一丝难过,那是一丝带着幽怨与绝望的难过,足以让顽石生怜,令铁石心肠为之融化。

    欲海生情波,这是据心术诸多法门中的一种,也是仙妃为寻易量身挑选的,正常情况是要先让对方沉溺于欲海,情随之生,目前的状况让仙妃不得不随机应变了,施展了那么多次“欲海生情波”,每次生情这一步都是在甜蜜欢愉中进行的,惨成如今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至此“欲海生情波”显然已面目全非,得改弦更张了,可据心术不比别的法术,因其攻的是心,一旦失败就好比被撕掉了面具,不可能改头换面马上再来一次。

    现在让仙妃忧虑已经不只是能不能挖到正天君消息的问题了,如果不能令寻易就范,她种下的那颗心种也收不回来了,心种虽是无形之物,但炼制心种所用的却是有形的心血,仙妃自己心中的精血。损失这颗心种并不至于令仙妃自身受损,可炼制这么一颗心种至少要花费几百年的工夫,而且心种吸收别人的精血越多威力越大,当前这颗心种是培育了近万年的,她无法承受这个损失,所以就算放弃挖掘有关正天君的秘密也得把心种收回来。

    看到仙妃的难过神情,寻易勉强筑起的堤坝一下子就崩溃了,现在如果让他为这佳人去死,他肯定是不会有丝毫迟疑的。

    “我是想……我是想等脱困之后再想办法救你,不是真的不想见你。”他很轻易的就把心中的打算吐露出来了,接下来更是焦急得想表明心迹:“其实……”。

    仙妃不能让他把下面的话说出来,否则就是在犯同样的错误了,所以她假作恼怒之态,愤然抽身离去了。

    寻易怔怔的站在那里久久未动,定下神后他不住的庆幸没把不该说的话说出来。他从未没觉出仙妃有何不对的地方,仙妃的言语举止确实没有不恰当之处,他认为全是自己的错,现在他很瞧不起自己。

    回到屋中他默默的拿起真衍宝典假装参悟起来,方才仙妃被迫逃离,达到了阻止他袒露心迹的目的,但这也给了他重新坚定信念的机会,不管心中有多痛,他还是决定暂且不再与仙子见面了,此刻假装参悟就是防着仙子会暗中窥视,他得作出冷漠绝情的样子,而要做到这一点是“心头滴血”都不足以形容其艰难的。

    她还会再来吗?想着仙子离去时的眼神,寻易忍不住想痛哭一场,但他不但不能哭而且还得笑,至少在去见师兄师姐时他得露出灿烂的笑容。

    日出日落,寻易除了去见师兄师姐时会打起百倍的精神去应对外,其余时间都是处于浑浑噩噩之中的,拿着真衍宝典一坐就是一天,而这一天却让他感觉漫长的像是一年。

    当第三天看到仙子的身影出现在山坡上时,他真的认为已经过去好久好久了,至少也得有几个月了。

    仙妃是很郁闷的,再不相见的话两个人都说了,而她必须得厚着脸皮跑来现身相见,依仗着天生的花容月貌,她还没做过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呢,况且对方还仅仅是个结丹中期修为的,自己都化羽期了,阴沟翻船啊!这让她很是哭笑不得。

    寻易在看到那条倩影后身子就僵住了。

    仙妃本以为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出于谨慎她没有催动心种,寻易的举动令她不由暗咬银牙,难不成自己还得再跑到屋子里去见他不成?若是那样,接下来的戏她真不知该怎么演了。

    好在寻易的那道小堤坝及时的崩溃掉了,他动起来后只用了一步就冲出屋门,不过腾身而起后却飞得很慢。

    “你还好吧。”仙妃待他落到身前后平静的问,甚至可以说是带着几分冰冷。

    “我很好。”寻易挤出笑容,努力把视线从那张令他心旌神摇的俏脸上移开,“我一直忘了问了,你是什么修为?”他没话找话的说,寻易的善解人意那是颇有造诣的,他能体会对方主动现身的尴尬,所以像此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似的一上来就扯起了闲谈。

    “元婴,十年前结的婴。”仙妃不得不暗赞一下正天君收的这个关门弟子确有独特之处。

    “那你得一千多岁了吧?”寻易瞪大眼睛问。

    “没你想的那么老,不足四百岁,反正比你这小孩子肯定是大多了。”人家把台阶都给搭好了,仙妃乐得借势而下,神情虽还保持着冷冰,但言语已经不那么冷了。当下的情况让她觉得有点荒唐,被施术的跟个没事人似的反客为主的帮她这个施术者化解尴尬,这到底是谁给谁施了术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