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七九章 一梦解春情
    南靖洲,玄方派,蕴玉崖的一座清雅的小院中。

    苏婉正和黄樱谈论着一株灵草,忽然间她面色一变,失声轻呼了一声“易儿”随即迅疾的把神识散了出去。

    黄樱以为她发现了寻易的踪迹,也急忙散开神识去查看。查遍四方不见丝毫异象,再看师尊时,黄樱不禁心下暗惊,师尊这副神情她见过不止一次了。

    等苏婉看似回过点神来了,黄樱带着深深的忧虑道:“师尊,您……没事吧?”

    苏婉扬手止住她,满眼惊疑的又呆坐了好一会,才心神不属道:“我没事。”

    黄樱惴惴难安的仗起胆子小声道:“您是不是真的已生心魔?弟子现在万分替您担忧。”

    苏婉缓缓摇头道:“应该不是心魔,但的确有些怪异,我方才感觉易儿仿佛就在身边,那种感觉很玄妙,我说不清。”

    “师尊……,您还是少为他担忧些吧,这或许就是忧思过重所致的。”黄樱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愈发猜测师尊这就是起了心魔。

    苏婉看出了她忧虑,安慰道:“不用为我担心,我可以确认那不是心魔,也非忧思成幻,易儿已有上好归宿,我这一段不像先前般牵挂他了。”

    黄樱忙收起愁容,欢喜的笑道:“说的就是呢,他现在和一步登天也差不多了,哪还用得着为他担忧呢,小师弟是有心人,等他本事足够大了,一定会回来看您,早晚有相见之日。”

    苏婉点头道:“麻烦事已经了结的差不多了,你逐渐的把门派中的事务交给他人打理吧,然后去那个地方争取早日结婴,我在这里能应付。”

    黄樱十分坚决道:“前一段精进的太快了,我觉得需要沉静一下,这么急着去冲元婴境界恐会无功而生害,我还是现在这里陪着您吧,等自感时机差不多了再去。”

    苏婉知道她这是放心不下自己,遂道:“你若不肯现在去,那也不宜耽搁过久,世事难料,若因意外之变而失了这桩福缘就太可惜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冲入元婴期方稳妥。”

    黄樱点头应诺。苏婉摆手示意她暂且退下。

    打发走了黄樱,苏婉眼中现出了忧虑之色,她虽然觉得自己没有生心魔,但这出现了好几次的怪异之感依然令她颇为不安,那感受是如此的清晰,如同寻易就在附近看着她一般,她能肯定那不是幻觉,可不是幻觉那又是什么?更玄奇的是她认为在这种怪异发生时她能感知出寻易所处的境况,就像她的心忽然和对方连在一起了,会很突兀的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心情,比如刚才,在怪异的感觉出现时,她本是宁和平静的心情一下子就被亢奋和艰苦的挣扎所覆盖了,她相信这种绝非发自自身的突兀情感只能来自于寻易。

    那么说寻易此刻到底在经历着什么?亢奋与挣扎,还有……,苏婉努力回味着方才所感受到的那些东西,面对如此乱七八糟本不该同时出现的几种情感,她实在难以推测出寻易是处在何种境况之中,甚至都无法判断那种境况是安全的还是危险的。

    没错,寻易在自知难渡桃花劫的最后一刻引动了牵心果的灵性,苏婉所感受到的艰苦挣扎是寻易在和自己的欲*火较劲,他是真的不想挣扎,本来在御婵仙妃的强大诱惑下他就是想挣扎也是没机会的,是御婵仙妃硬生生塞给了他一个机会,仙妃因为发着狠打算好好折腾他一下,要好好折腾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完事的,为了让这小子能彻底放下顾虑,仙妃脱衣裙时多说了一句话:“仙尊确是有心让我从你口中套问出一些话的,他吩咐……可以……可以……”

    仙妃说这话时的娇羞神情无疑是连鬼神看了都要流下口水的,可这对已经眩晕将爆的寻易来讲却相当于是个缓招了,在这个间隙中,寻易的理智稍稍复苏了一点,他隐隐觉得事情似乎不太对,这个感觉显然是他当下所厌恶的,他现在什么都不愿去想,只想立刻扑上去,但对守护正天君那份秘密的警觉在这些天里已经被提高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几乎快成他的一种本能了,正是这种警觉让他使出了唯一能起作用的手段,这对他说不上有多痛苦艰难,因为他眩晕的头脑已经作不出太多思考了,对这些的感觉都是带着几分模糊的,不愿、不甘、不舍所引发的抗拒确实让他心里堵得难受,但没等他去弄清那难受是怎么回事,在警觉的作用下牵心果的灵性就被引发了。虽然他十分愿意相信芷馨仙子对他没有恶意,但在意识到自己很可能会在对方那难以抗拒的诱惑下出丑,他很早就暗自盘算过在关键时刻或许可以借牵心果帮自己摆脱困境,那时想到这主意只是为避免自己在情难自已时出丑而唐突了佳人,谁知这预伏的一念却把御婵仙妃弄得不得不逃,令整个局势都为之改变了。

    牵心果的灵性一运转,寻易体内熊熊燃烧的那团火随之就被熄灭了,处在半梦半醒间的他反倒变得更清醒了几分。

    一如既往,他最先想到的仍然是苏婉,看到了苏婉,强烈的羞惭感立时就涌了上来,此时心种对他的影响已经弱下去很多了,强烈的羞惭令他无颜面对苏婉,只看了两眼后就强迫着自己去想镜水仙妃。

    这些年来,他想念最多的就是镜水仙妃,因为想念苏婉会令他紧张心虚,想念西阳、绛霄、公孙冲、宁芯等人会令他难过神伤,师娘因相处时日太短没那么多可想的,至于沈清自他在闯七荒凶地的那次心念转变后就很少去想这位仙子了,在众多令他牵挂的人中惟有镜水仙妃是他最乐于去想念的,每次想到镜水仙妃他的心里都会荡漾开甜美醉人的涟漪,他们之间是实实在在的患难真情,一起紧密相连的度过那么多年,互相帮扶着闯过那么多险阻,从南靖洲到南海再到蒲云洲,他不弃,她不离,每当想起镜水仙妃在与自己分别时留给师娘的那段以死相拼的誓言,寻易的心中都会涌起暖流,他当然也会为镜水仙妃担忧,但想到有一万多块元婴石可供消耗,自己这个又聪慧又有本事的小妾若只是隐迹藏形的躲起来恢复修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