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八七章 你猜?
    出乎御婵预料的,寻易这次竟一脸严肃的坐了起来,十分认真道:“我知道自己没资格对你们的手段表示不屑,所以为了表示尊重我得坐起来跟你说,你肯定能想到我对酷刑折磨是有充分准备的,但你不用担心我在这上也会自以为是,我很怕,抽筋剔骨那种凡间酷刑我都怕得要命,你们的手段我不知道能不能扛下来,只能拼尽全力去应对,但我觉得动用酷刑并非上上之选,虽然我很喜欢美人计很惧怕酷刑,却依然认为自己对抗美人计的把握更小一些,你如果不信,那我也没办法,不过得提醒你,一旦你折磨了我,那再想用美人计就不可能了,我还没那么贱。现在虽然知道你是三魂的同伙,只要你不对我下狠手,我就当你是受三魂胁迫逼不得已才来对付我的,不会对你有怨恨之心,谁让你这么美呢。言尽于此,你要想动手就动手吧。”他说完闭上了眼睛。

    作为一个结丹修士,此刻坦承对酷刑的恐惧比故作不屑更能彰显坚强,因为那表示他对即将加身的酷刑无比重视,并把其难熬程度放到了所能想象的最高位置,这已经就是最充分的准备了。

    在无奈的情况下对这位小七动用酷刑手段是不用说的事,但因有御婵仙妃相助,大家都认为那种“无奈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御婵仙妃更是不会想到自己会对这小子施以低级的折磨手段,见到其对这种恐吓的反应,御婵反倒要提醒自己不能随意给他苦头吃,要下手那就必须得狠到家,可在不能弄死、弄残对方的限制下,使出的手段能否让眼前这个邪门的小七屈服很难说。

    “看把你吓的,还嘴硬呢。”御婵含笑而嘲,虽是嘲笑,但那笑意却明显是充满善意的,借此化解了自己制造出的恐怖气氛。

    寻易松了口气,招招手道:“爱妃,快来施展美人计。”说着任由自己重重的倒回在锦榻上。

    御婵无奈的摇摇头,走过去坐到榻边,看着他语气温和的问:“小七,那个花仙是不是告诉你我是谁了?”

    寻易抓过她的一只玉手,闭着眼细细抚摸着道:“嗯,不如你亲口告诉我你是谁吧,让我看看你能有多少诚意。”

    “你可真够滑头的!”御婵抽回了被他把玩着的玉手,不让他再白白占这便宜。

    寻易咽了下口水,努力平息着心头燃起的烈焰,闭着眼抱怨道:“我可给你施展美人计的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的,我刚才都已经快抵抗不住了,你说你这是多笨,算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他说着张开了手,作出等待对方主动把手送过来的架势。

    “告诉我,那花仙是不是跟你说我是谁了?”御婵用白嫩的食指在他手心里轻轻划着。

    寻易抓了几次没能抓住,心里真是被戏弄得痒得不行,索性收回了手,气哼哼道:“第二个机会你又浪费了。”

    “你一共会给我几个机会?”御婵又用手指去划他的面颊。

    寻易翻身滚到床榻里面,发狠道:“最多三万个,你好好珍惜吧,多一个也不会给!”

    御婵娇笑着趴在床榻上,一边伸手在他身上戳戳点点一边道:“那我就放心了,还有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可以浪费。”

    寻易坐起身告饶道:“好了好了,美人计该循序渐进。”他有点受不了了,跟黄樱、炎冰她们打打闹闹虽没少有过肌肤接触,但跟这时心怀鬼胎下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够循序渐进的了,此前我已经跟你耗了十来天了!”御婵说得颇有些咬牙切齿,说完就脱了绣履朝他爬去。

    “你先别过来,我可知道毁掉心种的办法,心种早晚会还给你,但不是现在。”寻易自知难以抵抗她的摆布,只得以此作威胁。

    御婵闻言瞳孔一缩,收了俏脸上的春情,坐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连心种的事你都知道了,那也必然知道我是谁了。”

    “差不多吧,天下会炼制心种的人毕竟不多,你在短短数日内就差点把我制服,修为即便没到元婴后期也离得不远了,在这个范围内猜测就不难了。”

    御婵又气又羞,如果这就是那位花仙所作出的判断,自己这化羽修士可算是在同行面前丢了大脸了。

    “这位花仙是你师尊的朋友吗?”她当然不会认为年纪不足百岁的寻易有本事结识花仙,虽然知道利用牵心果只能梦到心上人,但花仙是否有强行如梦的能力她不能确定。

    “你怎么猜都行。”寻易不置可否的笑着说。

    御婵的心又凉下去了一大截,如果这花仙是正天君的朋友,那小七肯定会把自己当前的处境告诉她,花仙再把这些消息告诉正天君,自己这帮人谋夺福地的计划就是个笑话了,正天君说不定立刻就会杀回来。

    思及此处,她暗自心惊的同时也不由庆幸起自己尚未对这小七作出过份之举。她需要弄明白这小七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利用幻境与花仙联系,是因被三魂掳来前刚使用过还是有别的不得已的苦衷,遂问道:“你这牵心果的灵性隔多久能用一次?”

    “你猜?”寻易笑眯眯的答,那副心有主见面对鬼神也敢嬉皮笑脸的样子甚是令人牙痒手痒。

    御婵在含笑的明眸中加入了几丝透骨的阴寒,她觉得有必要打击一下这小子越来越高涨的嚣张气焰,“你要是这样的话可就是逼我了,你不会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吧?”

    寻易那嬉皮笑脸的劲头立刻就没了,跟个受委曲的小媳妇似的把幽怨的目光投向远处的一张摆着花瓶的高几。

    御婵用颇含诚意的语气道:“你只要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保证不给你苦头吃。”

    寻易瞥了她一眼,倔劲十足道:“我只和我的爱妃说话。”

    御婵摆弄着手中一根银亮亮的长针,那根针上生着许多细细的倒刺,而寻易所望着的那张高几前则出现了一幅惨烈的图景,图景中的御婵正把那根长针缓慢的刺入一个人的左眼中,哀嚎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随着长针拔出,那人的眼球被带了出来……

    御婵在这时对寻易散发出威压,声音沉缓道:“告诉我,你上次动用牵心果灵性是什么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