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九四章 御婵留下的神念
    寻易在榻上足足躺了两天,几乎一动不动的躺了两天。

    为了分散对御婵仙妃的担忧之情,他努力的把自己的思绪拉入回忆中,这方法开始并不好用,焦躁的心令他想不了几个片段就会跳回来,如此过了一个多时辰,他的心终于渐渐沉稳下来了。

    从在西林村外的树林中被西阳捡回来开始,他细细的回想着每一个能记住的细节,一发而不可收拾。

    回忆是件很简单的事,可人们喜欢回忆的往往是感触较深的那些片段,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又有知今是而昨非的必然历程,直面过去那个愚蠢的自己绝不是件愉悦的事,就此而言,回忆又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或许只有垂暮之人才有心境去从头到尾的去追忆这一生,而那时他们能记住的恐怕也剩不下多少了。寻易在这方面是个例外,因为常怀死志,每次觉得差不多可以死了的时候都难免要回忆一下,这与垂暮之人的心态有相通之处。

    敢于直面过去那个愚蠢自己的人才长大,可惜寻易在这上面难以有太多的收获,踏入修途前他只是个孩子,而且是个很有头脑的孩子,那些年他没作过几桩蠢事,踏入修途后,他就遇到了苏婉,恋上师尊应该是他这一生最大的一件蠢事,其后走上的坎坷道路就始于此,这件蠢事虽令他羞于去面对,但却不感到丝毫后悔,反而在想到自己曾帮师尊出过的那些力时还会大感欣慰和满足,他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提心吊胆十来年的南海之行无疑是场噩梦,但在把从南海带回的那些宝物献给师尊时,他觉得那十年的艰苦很值,心里是庆幸老天给了他这个机遇的,只要能帮上师尊点忙,让他受多大的苦他都甘之若怡。

    在这种心态之下,离开修炼福地绛霞宫返回南靖洲、远赴蒲云洲践行诺言等事就都没什么可反省的了,留给他品味的惟有抛弃西阳、绛霄等人的愧疚,拖累镜水仙妃的无奈。

    说起来,害死小猴的那段记忆是他最不愿想起的,别的事他都能细细的去想,唯独这一段是他不敢去触碰的,每每想到小猴他就忍不住要落泪,在那件事上他算不上犯了多大的错,但他更愿意把小猴的死完全归罪到自己身上,觉得只有怀着无以复加的自责才对得起小猴的在天之灵。

    把这几十年回忆过来后,寻易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触,仿佛儿时的记忆才是真实的,踏入修途后的记忆更像是梦境。也是啊,踏入修途前他是一天一天过的,而踏入修途后他的日子是断续的,一次闭关就可能是几个月,随便打坐一下就几个时辰,虽然踏入修途几十年了,但算起真真切切的所过的日子还未必有儿时那段岁月长呢,这还得说自己这几十年少有安稳的时候,若像别人那样一踏入修途就安安静静的修炼,那这几十年就显得更短更飘忽了,不怪人家总是称呼自己小崽子、小东西。

    从回忆中抽出思绪后,寻易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无需观看日月转换,凭修为他已经具备了准确的感知时日变化的能力,两天了,御婵还没回来,以化羽修士的飞行速度,这么长时间差不多都能绕蒲云洲一圈了吧,不会是真出什么意外了吧?

    他忧心忡忡的走出这间香闺,环视了一下这个方圆不足百丈的空间,空间虽小却并不让人感觉憋闷,三十来丈高的顶部幻化有青天白云,看上去极高远,也让这个空间有如外界般明亮,四壁亦幻化为一望无际的山川林莽,令人感觉仿若置身峰峦之中般,但这些只能骗骗眼睛,一旦用神识查探,凭寻易的修为亦能辨别出那是虚幻的。

    脚下是一片茵茵绿草,其间不乏山花散布,远处还有些一人多高的灌木,与四壁幻化的景致完美的连成了一体,这些花草是真实的,青草的清新气味和花香闻起来令人颇觉舒爽。这种奇幻之地对别人而言也许是难以想象的,但对把它制造出来的大神通而言只是雕虫小技。

    寻易折了根青草叼在嘴里,皱着眉转了一圈就坐进了一个小凉亭中,此间布置得再玄妙也难以勾起他太多的兴致,在亭中坐了一会,他来到不远处的小水潭喝了点水,然后走回屋子开始打坐,不到一盏茶工夫他就又皱着眉溜达了出来。

    坐立不安的折腾了大半个时辰,再次走到走出屋子时他仰头看向了幻化的天空,身子随之飘起,缓缓升到法阵顶部时,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过去,虽然对能出去不抱任何希望,但怎么也得试试,尽管这显得很傻。

    在手指触碰到法阵时,一道神念传进了他的脑海:“三天之内我若不能回来那就一定是出了意外,到时法阵上的出入禁制会自行消解,你就可以离开了,同时你还会得到一幅地图。小七,我建议你先别急着走,如果我能摆脱麻烦一定会想办法回来找你的。”

    收到这道神念,寻易连连眨了好几下眼,慢慢的落到了地面上后,他踱着步在草地上转起了圈子,转了几圈后,他走进屋子,坐到蒲团上开始打坐。

    两个时辰后他再次来到屋外,这次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眼中明显有了焦虑之意,在草地上坐一阵走一阵,不时抬头看看“天空”。

    随着第三天将尽,他眼中的焦虑变成了焦躁,继而有了痛苦与悲伤,第三天终于过去时,他安静了下来,像只被遗弃的小狗般孤零零的坐在草地上,满脸的凄凉,偶尔抬头朝“天空”望望,如同小狗希冀遗弃它的主人能突然出现。

    这一天寻易没有去查验法阵是否真的打开了,第二天他依然没去查验,而且也不再坐在草地上等了,而是回到屋内开始参悟真衍宝典,不过每隔一两个时辰都会出来对着“天空”看一会。

    第三天他只在中午时分出来了一次,在草地上转了不大一会就接着回去参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