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九六章 别没事就勾引我
    寻易忙道:“其实……其实我觉得花仙之美也不过就那样,你们都美到了极致,根本就不能分什么高下,春花秋月皆令人迷醉,如果硬分高下,那只能说是这个观赏者独具偏好罢了。”

    御婵淡淡道:“虽是假话但还算中听。你是害怕经我之手后会有损你和心中那个小美人的情感吗?”

    “说的是真话,是真话。”寻易强调了一下后,有些窘迫的接着说:“你猜对了一半,我心中确有一位小美人,可我希望的是能彻底不再去想念她。”

    “哦?”御婵大感兴趣的看着他,“为什么?”

    “求之不得呗,不如索性忘掉。”寻易显出心灰意冷之态。

    “我不信。”御婵含笑看着他道:“凭你这紫霄宫七仙君的身份,加上你这张巧嘴,我不信还有你求而不得的美人,是你师尊不许你走双修之路吧?”

    “你别多问了,反正我就是……”寻易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御婵摇了摇头道:“你根本就下不了这个决心,不问可知你对她的爱意有多深了,先有花仙之美削减了我的法术威力,又有这么一个令你刻骨铭心的小美人藏在心里,难怪你能跟我对抗那么久。”

    寻易苦着脸道:“你先告诉我你有令我忘记她的本事吗?”

    御婵平静的看着他道:“欲易生,情难移。我可以凭借法力让你迷恋上我,但那与借酒消愁是差不多的,除非你愿意今生永远跟随着我。”

    “那我就娶你作小妾吧,一辈子跟着你。”寻易的目光穿过她肩头上方呆呆的看着后面的墙壁。

    御婵暧昧的笑道:“到底是谁呀?如果并非是你师尊不允,我或许可以帮你这个忙。”

    寻易苦笑了一下,不死心的问道:“靠心种也不行吗?你跟我说说这心种是个什么东西,我觉得它挺管用的,你别财迷,如果你可以帮我的话,我绝不会让你吃亏。”

    御婵郑重道:“你又有大神通师尊师娘,又认识花仙,所以我不能随意用谎言欺你。”简单讲了一下心种是什么后,她接着道,“心种确实能让你死心塌地的爱上我,即便有花仙和那个小美人干扰,但多花些时日我还是能占据你的心,且不说这颗心种对我有多重要,单是这么做对你的坏处就是你师尊和师娘绝难跟我罢休的,你要愿意那么活着,不必动用心种,我有的是手段让你暂且不受相思之苦。”

    寻易低头想了一会,然后用坚定的目光看着她道:“我愿意死心塌地的爱上你,再过几年我师娘就会回来看我,你愿意与我师娘修好吗?”

    “你师娘素来是不怎么待见我的,她什么时候回来?”

    “还有三年多吧,师娘极其疼爱我,这次你救了我,她一定会万分感激的,你若肯与我师娘修好,我就可以送你一份厚礼。”

    “厚礼?有多厚?”御婵以开玩笑的神态问。

    “肯定能值回你的那颗心种,我很希望你能和我师娘成为朋友。”寻易说到这里开心而笑,“然后留在紫霄宫给我当小妾。”

    御婵笑了笑道:“能不能成为朋友在她不在我,无需瞒你,我颇有几个不好惹的对头,能攀上正天君这棵大树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只是要想到紫霄宫躲风避雨,光靠救了你这么个小东西恐怕还不够份量,况且这件事还起于我要算计正天的那处福地。”

    寻易不满的哼了一声道:“本仙君这条命的份量足够重了!你去打听打听吧,别人不用说了,就是小魔君都不敢给我半点脸色看,二师姐更是把我当成了命根子,紫霄宫与北宫家族、轻云派、啻赨派以及幽旗门的关系都是靠我维系着的,小爷现在都快成紫霄宫的顶梁柱了!”

    “真了不起。”御婵忍着笑说。

    寻易见她这副德性,遂收了唾沫星子横飞的状态,口气转冷道:“至于这件事起于你要算计我师尊那处福地的顾虑……你完全不必放在心上,你这么蠢的人作出这么傻的事在情理之中,我师尊和师娘不会跟你计较的。”

    “我掐死你这个自以为是的顶梁柱!”御婵咬着银牙扑过去掐住了他的脖子。

    寻易推住她的香肩道:“就三年多一点,你先别闹,听我把话说完。”

    御婵放开他,端整了颜色问:“你师娘三年后真的能回来?”

    寻易认真的点了下头道:“这是她临走前答应我的。”

    御婵沉吟道:“不管能不能与你师娘成为朋友,联手对付三魂她应该是愿意的,合阴鸩我们三人之力,再加上已成气候的小魔君,只要布置得当,斩杀三魂还是很有希望的。”

    “能有多大把握?你们要杀不了他,我就要倒霉了,他还不得用追命蛊折腾死我啊?”

    御婵轻轻点着头道:“且看收到我送去的消息后他肯不肯收回追命蛊吧,是否对三魂下手得由你师娘做主,到时再说吧,这三年你给我好好研习真衍宝典,这样把你交回去时我也好说话。”

    寻易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真衍宝典道:“先前用它分散分散心神也还罢了,如今你回来了我可没兴致再浪费这精力了,一个道途断绝的人理该让自己轻松点。”

    御婵用别有意味的目光看着他道:“那你这三年想怎么过?”

    寻易避开她的目光,吭吭唧唧道:“那……就得……看你有没有好的安排了,客随主便嘛。”

    “我知道你的鬼心思,不过我改主意了。”御婵露出促狭的笑容。

    “改主意是什么意思?”寻易侧目看着她问。

    “既然三年之后你师娘就回来了,那这心种我暂时先不取了,免得让你多有猜疑,这点工夫我等得起,送你回去之前我再取心种。”

    “那你是同意借心种之力让我死心塌地的爱上你喽?”

    “我并无此意。”御婵语气平淡的答。

    寻易说不清心里是失望还是欢喜,那种混杂难辨的心情仿佛处处都是纠结。

    见寻易默然不语,御婵接下去道:“陪你放纵一场对我而言就是修行,可对你来说却好比是一次烂醉,酒醒之后是要承受宿醉之苦的,你对心中那人用情太深了,放纵过后的自责与愧疚必定会让你过得比先前更苦,我既有意与花蕊修好,那就得多替你着想一些。”

    “随你好了,我说了客随主便,你要这么打算了那以后在我面前就正经点,别没事就勾引我。”他这话说得就能听出几分郁闷了。

    御婵扑哧一笑,刚刚严肃起来的气氛随着她花颜的绽放立时又变得春意熏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