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零一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
    至此寻易不得不说出些实情了。

    “此花仙自称镜水,我在尚未结丹时就与其相识,其后少有分别,相伴了几十年,她受了极重的伤,至今也未能恢复多少,所以即便在香色域她亦是奈何不了你的。”

    御婵从寻易的神情中判断出这些应该是实话,她沉吟着问道:“她说过已恢复到何种地步了吗?”

    “我们在几年前分手时她还无力与元婴初期修士一战。”

    “伤得这么重……”御婵所有所思的敷衍了一句。

    寻易抿了下嘴唇继续道:“几十年的生死相依,她已经成了我最亲近之人,能与之在幻境中相遇并非是因她有此神通,而是真情所致,所以她应该也没本事弄出什么危险让我感知,她肯定是真的遇到危险了,我求你帮帮我。”

    御婵避开他哀求的目光,垂眼看着几案想了想,然后摇头道:“咱们此际出去乱跑风险太大了,你不必这么担心的,花仙在香色域中要想自保并非难事,她即便是真的遇到了危险,也可从容躲过。”

    寻易惨然道:“我怕她这次遇到的是躲不过去的大麻烦,而且这麻烦很有可能是我给她带去的,你跟我说过,三魂此番的举动引来了不少化羽修士在暗中窥视,既然失了我的踪迹,大家又知道我师尊的福地是在南靖洲,这些人中肯定会有人想到去边界蹲守,以期能撞到好运,而香色域恰好是可通南靖洲的,如果花仙遭遇的是这些化羽修士中的一位,那她就难逃生天了。”

    御婵知道他所说的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发生的,却依然摇头道:“你想的太多了,不会那么巧的,再者说,若真如你所猜想这般,咱们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了。”

    寻易乞求的看着她道:“来得及,那人擒住花仙未必就会走,他有可能还会继续在那里蹲守。”

    御婵略作沉吟,歉然的对他再次摇头道:“这个险我不能冒,对方如果也是化羽修士,我没有丝毫胜算,去了无异于自投罗网。”

    寻易声音低沉道:“早点赶过去或许她还未遭擒,那样你就能和她联手对敌,我求你了。”说着他改坐为跪,以头触地对御婵磕了一个头。

    御婵皱起眉头道:“你怎么求我都没用,我不能因为你的一个猜测就去冒这么大的险,快起来吧。”

    寻易直直的跪在她身前,展示出一幅他与花蕊仙妃交谈的图景,“这种令我师娘大为受益的灵液就是花仙给我的,如果能救她脱难,我保证让她给你弄来一份。”

    御婵没说话,似乎有些心动。

    寻易又展示出一个乾坤袋,“这是件仙品,虽然已不具仙品法力了,但相信对你也是有用的,这件东西在花仙手里,我可以做主送给你。”

    御婵看着那乾坤袋目光一凝,有些沉不住气的问道:“这果然是仙品?”

    寻易万分肯定道:“千真万确,我可用紫霄宫的名义向你担保。”

    御婵抿着嘴唇想了想道:“我过去看看,如果能帮上忙最好,若事不可为就只能作罢了。”

    寻易抓住她的衣袖脸色异常严肃道:“你必须得带我去,否则咱们就不再是朋友了。”

    御婵不悦道:“带着你这一路将危险倍增,而且会耽误许多时刻,别添乱了,老实在这等着吧。”

    寻易面色冷峻道:“我是迫不得已才对你泄露这么多花仙之事的,不妨实话实说,我在这件事上并不能完全信任你,所以我必须要跟着去,再者,没有我相随,花仙绝不会相信你,你若不带我去,就是你有私心,要打花仙的主意!”

    御婵生气道:“你既然不信任我,那我干脆不去好了!”

    寻易毫不屈服道:“你不去我怪不得你,但从今以后我不会把你当朋友了,带我过去,若遇危险你大可逃走,我不但不怨你还会永远念着这份恩情。”他说着取出一枚玉简在额头拓印了,放在几案上,“这是我对师尊师娘的解释,万一我此行出了不测,你可以把这个交给我师娘,愿意带我去你就把它收起来,不愿带我去,那你现在就放我出去,否则……咱们恩断义绝,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原谅你。”

    御婵冷笑道:“胡闹!你要出了事,凭留下的一份玉简你师尊和师娘就肯跟我罢休吗?你不信任我,我何苦还讨这没趣?”

    寻易挥手又幻化出一幅图景,随即就收了起来,“这处秘境就是我所说的要给你的那桩好处,仙品乾坤袋,灵液,加上这处秘境,三者中的任何一种都有可能帮你突破修为,合此三种好处我只求你能尽力帮这个忙,事不可为你大可逃走,只要我侥幸不死,这三种好处日后都会给你,这笔交易对你是极便宜的,你要再难为我就是没半点诚意了。”

    “这处秘境在何处?”御婵酥胸起伏着问。

    寻易平静道:“至此我要保守的大半隐秘都说出来了,这处秘境在何处跟你说了也没用,因为那地方只有我能进去,到现在我依然是与你坦诚相见的,信不信在你,但我得提醒你,若自作聪明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你。”

    御婵挑起秀眉目光冰冷道:“你这么跟我说话那就是不再讲情义喽?”

    寻易苦叹一声道:“非是我不愿讲情义,是在这件事上必须得把丑话说在前面,花仙与我相依为命数十年,早已是生死之交,若因我的不慎而害了她,那我死亦难瞑目,希望你能体谅我的这种心情,我恳求你帮我这个忙,我真的不愿对你诱之以利把这一切都变成交易,但当下我没有别的办法,咱们相交日浅,让你去冒这么大的风险是很无理的,惟有许以好处,这些也是我甘心情愿想给你的,只要能救花仙脱困,给你再多好处也难表我的感激之情。”说罢他再次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你要不喜方才的交易口吻,我向你赔罪,是我内心太晦暗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不管你觉得我多可笑,但自入销魂巢后,我救……”

    御婵用食指按住了他的嘴,轻声道:“我知道,你不必说了,让我想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