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零四章 何必下此毒手!
    随着向战场的靠近,寻易看清了此间的状况。

    红袍的烛天仙尊是个暗红面堂,黑眉赤髯,看起来像五十上下的容貌,他的头顶上方悬着一盏造型古朴的灯台,灯台上燃着一点豆粒大的金黄火苗,火苗如受风吹着般偏向前方。

    在火苗所指方向的千丈之前就是他方才所见的那片明亮光团,光团有七八丈宽,四五丈高,形状比较古怪,寻易远远就认出那光团的形状恰如镜水仙妃所居的芸豆,走近后可以看清芸豆的外形其实是由无数异彩流动的藤蔓编成的,就像有人故意把一株巨大的藤木编成这个样子一般,藤曼有粗有细,有叶有须,彩光流动令人目眩,更让人眼花缭乱的是藤条上不断闪现出朵朵奇花,那些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五颜六色的花朵有的一闪而逝有的则缓慢绽放缓慢凋谢,这让它看起来真的很像一株仙界灵藤,实则它是由无数花妖树精的真元聚化而成。

    藤蔓间虽有间隙,但凭寻易的修为是无法看透那层流转变化着的光影的,御婵知他关心花仙的状况,所以在走进时就用神念传了幅图景给他,这让寻易得以看到芸豆内是有五个人的,四个分坐四方的分别是一个绿面老妪,一个粉面少女,一个褐面老叟,另外一个不能算是人,是个暗紫色的真元,居中而坐的的是镜水仙妃,仙妃似乎并未受到伤损,她正面容凝重的朝他们这边看。

    见到镜水仙妃安然无恙,寻易暗自松了口气,因怕引起烛天的怀疑,他不敢在神情间有所表露,却也不想装出被绑架的愁眉苦脸状,以免被镜水仙妃误解,所以就作出被眼前奇异场景惊住的样子一双眼睛四处乱看,他觉得以镜水仙妃对自己的了解,见到自己这副傻样应该能明白自己在帮御婵演戏。

    先前看到的那悬于芸豆上方的明亮光条其实是一把通体幽蓝的宝剑,不问可知是烛天仙尊放出的宝物,那柄宝剑被芸豆上伸出的一条枝蔓给缠住了,接触剑身的藤蔓上不住升腾的烟雾,从四面八方赶来救仙祖的花精树妖的真元从地下飞出,有一大半都朝那条藤蔓汇聚而去,另外的则飞向空中舞动的两条如鞭的彩练,两条彩练忽而轻柔蜿蜒忽而如电闪般轮番抽向烛天仙尊头顶上的那盏灯台,每抽一下灯台外就绽放出一阵刺目的光芒,随之腾起的就是一阵真元殒命的轻烟。这景象让寻易不由想起为保护龙娉而义无反顾迎向天雷的那些南海水族。

    在巨大的芸豆外围的地上是一圈不断变幻的花朵图案,这圈图案亦是由真元组成。烛天仙尊在于御婵用神念交谈时手中不停的对这边施展着神通,他的每一下攻击都令这圈花朵所发出的光芒暗淡一分,眼前局势已颇显紧急。

    在御婵朝战场靠越近时,天空中的一条彩练停止了对灯台的攻击,盘曲着遥遥指向了她。

    烛天仙尊听到九腐这个名字不禁皱起了眉头,九腐与他有深仇,如果这个老怪受了三魂之邀,那还真是个大麻烦。

    “先擒下她!”御婵见烛天已分心,娇喝一声催他动手。

    这时盘曲的彩练电闪而下直朝御婵抽去!

    “啊!”寻易惊呼一声,尚未来得及对镜水仙妃呼喊,御婵的护体神光已隔绝了他的视线。

    御婵这么做当然是怕伤了他,就在寻易的视线被隔绝的刹那,整个战场已闪出无数道璀璨的光华。

    先是芸豆外的那一圈花朵猝然飞起迎上了烛天仙尊发出的奋力一击,紧接着抽向御婵的那条彩练猛然折转朝烛天抽去,御婵先前放出的那件宝物就在这时后发先至的比彩练还快了一线的击到了烛天仙尊的护体神光上!

    烛天仙尊对御婵还真没留什么防范之心,一来是对方带着个累赘不太可能与自己动手,这源于他万难想到御婵与这花仙竟是串通一气的,二来是御婵使诈手段颇为高明,不但取得了他的信任还让他分了心,在这种情况下遭受两大厉害人物的暗算他不吃亏才怪。

    御婵催动宝物后双手所掐的法决亦随之打出,一片粉红光芒罩向烛天仙尊时,一阵扰人心神的娇媚之声同时在烛天耳边想起,而镜水仙妃那边亦全力而动,守在她身边的那四个修为以至元婴后期的花妖树精直扑而上,组成藤蔓那些真元则在镜水仙妃的催动下化成一道光华夺目的利刺一闪间即到了烛天仙尊的眼前。

    以绚烂多彩着称于世的香色域,如今在这一处战场上绽放出了最绚烂的光彩,这也是最惨烈的光彩,成千上万修炼了无数寒暑的真元随着那一瞬的光彩而烟消云散,真元既灭本体亦死,千百万里内一朵朵奇花一株株异树几乎在同一时刻凋零枯萎了。

    悬在空中的灯台掉落了,那柄幽蓝的宝剑很快也失去了光芒,没有了主人的催动,剑灵在强大的危险面前蛰伏起来了。

    烛天仙尊在第一轮暗算中就受了重创,换做在别处于这种情况下他或许还能逃走,可这里是香色域,呆在御婵仙妃护体神光中的寻易是无法体察到此间那凝聚得浓稠至几近实质的香气的,御婵如果把他放出,就是让他不受香气伤害以他的修为也是移动不了半分的,这种浓稠的香气对此前的烛天仙尊自然是起不到多大作用的,但在重伤之后情况就不同了,加之御婵铁了心的要留下他,接连施展出的尽是阻碍其逃脱的手段。

    拼死抵抗的烛天仙尊厉声对御婵喊道:“御婵!你莫非与这花仙是相识的?即便如此我也还未曾伤损到她,何必下此毒手!”

    御婵根本就不搭理他,咬着银牙玉手连挥越攻越紧。

    此时战场之外响起来一片令人心胆发瘆的嘈杂之声,那是无数灵兽的嘶吼,灵草自然是少不了灵兽相护的,先前这些灵兽不知受了烛天仙尊的何种法术阻挡,皆蛰伏在四周不敢稍动,此时烛天无力再管它们,这些红了眼的灵兽顿时狂暴起来,不过也只有少数道行足够高的能闯过来加入战团,大多数却没有这个能力,只能在大神通威压范围之外咆哮奔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