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零九章 赔个不是还不应该吗!
    “住手,都住手!”

    听到这声从身后响起的呼喝,寻易心头猛然一震,下意识的用神识扫了过去,当看到镜水仙妃一脸焦急的站在那里时,他的身子不由一僵,一颗剧烈跳动的心被巨大的恐慌压缩成一小团,剧烈跳动是因为激动,恐慌是怕眼前所见并非真实而只是那菡香施法作出的幻象。

    “你……宁芯……她是哪一门派的?”在大喜大悲之下他还能保持这份冷静实属难得了,这既源于本身的聪慧亦得益于所经历的无数大风大浪,不过他自己却是怨憎这份冷静的,这句话也问得异常艰难,他宁愿在见到镜水仙妃复生的那一刻带着这份莫大的喜悦被菡香一掌劈死,那样他是可以含笑九泉的,而这种求证对他而言太残酷了。

    “曲幻宗,易儿你先住手!。”镜水仙妃飞身来到他身前。

    “天啊……”寻易眼中的泪水汹涌而下,狂喜带来的心情激荡并未让他忘却一切,因偷袭而换来的先机一旦失去就再难获得了,尽管想到了菡香既然没杀镜水仙妃那此中必有蹊跷,但他仍强迫自己稳住心神在喜悦的泪水不停流淌中重新催动起风旋。

    “姐姐快让他停下!”菡香不得不急切的向镜水仙妃求助了,在感受到难以两面作战时,她被迫收了对镜水仙妃施下的困隐之术,镜水仙妃若不能阻止住寻易,那她就无法再与御婵仙妃拼下去了。

    镜水仙妃眼见御婵要挣脱而出,无奈之下只得挥出一团清光把寻易封了起来。她对尘风之术的了解并不多,更加不知这风龙近期的变化,如此强行隔断了寻易对风龙的控制,在风龙感受不到寻易性命垂危的状况下,如同是放飞了它。

    随着菡香的一声惊呼,三片围着风旋的金色叶子猛然飞了出去,一道数十丈高的风旋凭空而起,并在三位大神通的震惊中倏忽远去,失去控驭的风龙只靠本能行事了,它自然是要尽快逃离这危险之地的。

    风龙破掉三片金叶的防御令菡香受到了波及,这种波及虽不致令其受伤但事出突然间下意识的自保行为还是让她大为分神,御婵仙妃当然不会错过这意外得来的机会,在风龙远遁的同时她也冲破那道屏障,片刻不停的逃走了。

    菡香在惊愕过后气恼的跺了下脚,恨恨的怒视着寻易道:“这个小混账太可恨了!”

    镜水仙妃铁青着脸对她道:“你要再敢对他出手,可别怪我跟你翻脸。”说罢解开了施在寻易身上的法术,急切的问:“那旋风可还收得回来?不能让它在此间肆虐伤害我族属。”

    “我去收了它!”菡香带着几分讨好的对镜水仙妃说。

    “御婵呢?”寻易抓住镜水仙妃的手紧张的问。

    镜水仙妃先止住了菡香,然后才对寻易道:“她逃走了,先说那风旋的事。”

    寻易心下稍安,手掐法诀升入空中,片刻之后即落了下来,曲了曲右手食指道:“我已经把它收回来了。”然后目光不善的看着菡香,以充满敌意的口吻对镜水仙妃道,“这就是你的姐妹?”

    菡香在这会工夫中已用神念连连对镜水仙妃赔了不是,见寻易如此态度,只得放柔语气解释道:“我与御婵有宿仇,她落在我手中本是一定要置其于死地的,虽然她刚救了姐姐,但不给她点教训难消我心头之恨,为防你们阻拦所以才这么做的,我听姐姐大略说过你的事了,刚才也是想亲自试探一下,你果然是对姐姐有真情意的,我以后会把你当自己人看待的。”

    寻易气恨难平的冷声道:“小子承受不起,更不敢高攀。”

    菡香受这么个小东西的抢白心中大感窝火,奈何镜水仙妃的脸色那么难看,只得自己给自己找台阶的掩口对镜水仙妃笑道:“姐姐说的可真没错,这小东西果然与众不同。”

    镜水仙妃少不得要替她说两句好话,遂略带歉然的对寻易道:“她是我的好姐妹,关系之亲近如同你和西阳,听她方才言道,御婵上次险些要了她的性命,也难怪她要报复一下,至于累你为我伤心一场确是大大的不该,看在我的情面上你就别跟她计较了。”

    寻易用鼻孔长长的喷出了一口气,目光转柔的看着镜水仙妃道:“我这么个小人物跟人家计较不计较的有何轻重?她既是你的好姐妹那我就可安心了,不用记挂我,快快让她带你回秘界吧,我悬在你身上的这桩心事终于可以了结了。”

    菡香听他还跟自己没完,强压火气淡淡的对镜水仙妃道:“这小家伙的臭脾气可真够大的,这是等着我对他赔不是呢吧。”

    寻易全当没听见,通过与镜水仙妃护拉的手传去神念道:“把乾坤袋所藏的位置告诉我吧,你到了秘界也不知是否还能在幻境中相见,御婵因我而险些遭难,我更得兑现许给她的诺言了。等你恢复了修为不用冒险寻找我,我若不死每隔些年都会尝试用牵心果的灵性去梦见你的,等咱们在幻境中约好了稳妥的地方再会面不迟。”

    镜水仙妃见她为自己考虑得如此细致,心下感动间转头不悦的看着菡香道:“你害得他伤心欲绝了一场,赔个不是还不应该吗!他乃至情至性之人,他刚才都成了什么样子你又不是没看见!”

    镜水仙妃的突然发火令菡香不由一怔。

    寻易自感无趣,忙绽开笑脸道:“你快别小题大做了,我就是个孩子性情,所以才耿耿于怀的,令妹所做其实没什么不妥的,我这么年轻,修为又这么低,在大神通眼中可不就是跟蝼蚁一样嘛,换你面对这样一个小修士也好不到哪去,说起来令妹对我已经够客气了,都怪你们把我宠的,经过这件事倒让我醒悟了,该感谢令妹才是,不然的话养成的这臭脾气早晚会害死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