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一三章 莫名其妙的感觉经常很可靠
    御婵身为化羽修士自有其明慧之处,她敢相信寻易倒有大半是因寻易对镜水仙妃的感情,从不惜代价的求自己来香色域,到不计后果的对菡香出手给镜水仙妃报仇,其重情重义的性情已展露无疑,有如此心性的人大多是值得信赖的。这个小七的精明是足以令任何人忌惮的,也正是因为他有这份精明,御婵相信他不会在自己已经和两个花仙握手言和的情况下还处心积虑的算计自己。让她这么快下定决心的还有一条,那就是三魂所下的追魂蛊,她虽然认为三魂不太可能要这小家伙的命,但想去虚水下冒这个险还是越早越好,等三魂耐心耗尽时一切就都不好说了。

    在寻易初被三魂掳走的时候,想趁机浑水摸鱼的大神通不下十位,经巫仙山前一战,紫霄宫凭决死之心以及超人意料的实力,把这潭浑水给弄得几乎清澈见底了,过半的人都不愿搅入其中了,及至爆出小七被御婵偷走的消息后,大家均意识到想捡这个便宜没那么容易了,除了烛天仙尊等少数不死心的人外,余者大多已放弃,所以当前局势没有寻易猜想的那么恶劣,仅剩的那几位大神通有的在跟踪三魂,有的在寻找御婵,有的如烛天仙尊般跑去通往南靖洲的要道去蹲守了,他们中没有谁会认为御婵能把小七带去紫霄宫藏身,因为三魂说御婵把小七偷走这本身就可能是个迷惑众人的障眼法,其次就算事实果真如此,御婵与紫霄宫的恶劣关系也是大家所共知的,不管是正天君还是花蕊仙妃都是对这位御婵仙妃颇为不齿的,要说御婵会跟三魂合谋算计紫霄宫他们能相信,可要说御婵奴颜婢膝到想用把小七送回紫霄宫的方式讨好正天君和花蕊仙妃,那是没有一个人能相信的。

    能想到御婵有可能会把寻易送回紫霄宫的人还是有的,此人就是知夏。

    其实知道虚水下秘密的人都不难想到寻易有可能会把那处秘境当陷阱来用,清秋、信邪、暖冬他们是觉得寻易要想让御婵和三魂上这个当实在太难,几乎就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认为寻易落到了御婵手里那就没有能守住的秘密了。

    知夏对此抱着幻想固然有自我安慰的情怀在里面,但因为御婵走之前给她留过一道神念,从那道神念中她清晰的感受到了御婵是真的背叛了三魂,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排除了这是三魂与御婵在演戏的猜测,尽管这种感觉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却能令她确信不疑,接下来她对御婵的背叛做出过两种判断,一是御婵因另有更可靠的同伙而欲意抛开三魂,二是御婵见事情闹大了要临阵退缩。

    当三魂带着阴鸩仙尊溜达了一圈回来后,当即暴跳如雷的告诉他们御婵把小七偷走了时,知夏也就没必要再为御婵留给她的那道神念保守秘密了,遂把它告知了信德等人,面对信德的人作出的这可能是三魂与御婵在演戏的猜测,她没有作出什么反驳。

    在急于摆脱紫霄宫和阴鸩仙尊这两方纠缠的三魂说出御婵留给墨耀的那道神念后,知夏愈发坚信了自己的那种感觉,并得出了第三种判断:御婵有可能是真如留给墨耀的神念所说那般,在寻易那里遇到了麻烦。

    御婵只对墨耀含糊其辞的说出了点意外,墨耀对这种说法是压根不信的,三魂仙尊也是不信的,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被御婵欺骗了,所以才会暴跳如雷的直接把御婵参与了此事的内幕给抖露出来,他已经给人做了嫁衣岂能再继续替人家背黑锅?当前要做的是尽快把御婵找出来,哪怕让别人把她找到也好。

    尽管三魂都赌咒发誓了,但阴鸩和信德他们也只是半信半疑,三魂没工夫跟他们耽搁,索性打开了巫仙山的防护大阵任人搜寻,自己则急匆匆去搜寻御婵了,阴鸩紧追而去。信德等人请求在场的素练仙妃及另一位化羽修士帮着在巫真宗内仔细寻找了一番后,只得各领弟子奔赴四方开始作茫无头绪的搜寻,要不还能怎样呢?事情到了这一步令他们内心比先前还焦急,却颇感有劲没地方可使。

    知夏抱着复杂的心情径直回了紫霄宫,把在宫中镇守的信心替换出去寻找御婵了,凭着对小师弟的一股莫名其妙的信心回来苦等,她时而觉得荒谬时而又涌起迫使她坚持下去的希望,用如坐针毡来形容这位二仙子回到紫霄宫后的状态是极为恰当的,事实上她也真没怎么坐下过,大多时候都是紧皱眉头的在内海与外海上凌空踱步,这令一众弟子都整天揪着心,连炎冰这个大弟子亦不曾见过师尊如此焦虑过,她们很怕师尊会生出心魔。

    这天午后,照例在空中踱步的知夏忽然脚步一顿,然后又朝前迈了两步后身形就消失了。

    一直在下面偷偷留意着师尊状况的炎冰皱起了眉,她小心翼翼的散开神识试图搜寻师尊的去向,可找遍了内海外海也一无所获,正当她感到不安时,师尊的神念却传了过来:“严守法阵,不用管我。”

    “是!”炎冰应了一声,先朝法阵外巡视了一番见无异状眼中不由现出浓浓的忧虑之色,她能明显感觉到师尊方才那道神念颇为异常,而且师尊还故意不让她追寻到神念所发出的方位,莫非师尊竟真的出事了?思及此处她不禁惊慌起来,急切的又散开神识去寻找。

    “我没事,你专心守好法阵!”

    “是!”炎冰收到师尊这道透着严厉的神念反而在心中松了口气,因为这道神念明显比前一道感觉正常多了,如果她能看到师尊在隐遁身形前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此刻这口气肯定是无论如何也松不下来的。

    知夏这些天所做的只有一件事:全身心的感受防御大阵或将出现的细微变化。在那一刻真的被等来时,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颤抖,来的是位知晓入阵法决的大神通确定无疑,此人究竟是御婵还是三魂?小师弟能否成功把来人骗入虚水很快就有结果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