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一五章 师姐,我求你了
    寻易无所谓的笑了笑,颇为自然的抓起她的一只玉手放在唇边亲了亲,这种时刻,此类亲昵之举无疑是最能安定对方之心的,这种一举两得的事寻易当然是乐于尽心去做的。

    御婵果然感觉放松了一些,抽出手拍了拍他的面颊道:“安安静静的在一边陪着我,别让我分心。”

    寻易轻抚着她的腰肢,苦着脸乞求道:“我求你一件事,就让我上去跟二师姐报个平安吧,三魂是从她手里把我抢去的,这些天她有多难受不用说我也能想到,你这一参悟说不准就得一两个月,别让她受罪了,我保证在一个时辰内就回来,而且保证她不会算计你。”

    御婵沉默了,来紫霄宫之前寻易就一直要求她在进入紫霄宫后给知夏传一道神念替他报平安,这个要求她不敢答应,她或许可以信任这个小七,但却绝不能轻信处事老练的知夏,让知夏知道自己进入了虚水她尚且不肯,遑论放小七去见知夏呢?谁能担保小七不会受他们鼓动?即便小七不变心,这些人只要扣住了小七就等同是要了自己的命,这个风险太大了,可要说不答应吧,人家小七是老老实实呆在自己怀里提出恳求的,他当然清楚在身体相依的情况下自己法力剩下的再少也是有可能轻而易举制住他的,在这份毫无保留的坦诚面前,无论她把拒绝的话说得多婉转都显多余。

    寻易很识趣,尴尬的笑了笑道:“算了,我这要求是过份了,那就等你参悟一阵再让你陪着我一起上去吧,初临妙境是参悟的最佳时机,我不给你添乱了,你安心感悟吧,我去那个山头打坐,离你远一点,免得打扰了你。”

    御婵默默无语的轻轻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就盘膝而坐闭上了眼。

    寻易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发髻,脸上带着祥和的笑容飘身朝远处的一个山头飞去。

    御婵很快就入静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无能为力了,除了施在寻易身上那道四年后可要其小命的法术,剩下的就只能赌寻易的良心了,与其在忐忑中浪费这参悟的良机,不如好好珍惜,万一能悟透虚水的玄奥不但能重新占据主动,还可以令境界更上一层。

    寻易乖乖的在那处山头上呆了两天,第三天他觉得御婵应该是可以进入物我两忘状态了,遂偷偷的向上浮去。

    这两天知夏一直带着神龙等在海底,她熬得真快出心魔了,以她的猜测,寻易把来人骗入虚水就能脱身了,迟迟不上来只能表明小师弟仍受人所制,那样的话可就太麻烦了,所以在见到寻易从虚水中出来时她这么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竟激动得闪出了喜悦的泪花。

    “师姐,这些天害你为我担忧了。”

    收到这条神念,知夏冲过去一把把寻易搂进怀里,噙在眼中的泪水淌了下来。

    寻易眼中也有了泪光,他强作笑颜道:“我一点罪也没受,他们没难为我,而且我已经和御婵化敌为友了,她现在就在下面。”

    知夏迅速让自己镇定下来,驱动着神龙护在身前,急切的问道:“她在下面能施展神通吗?”

    “应该是也施展不出多少法力了,放心吧,她上不来。”

    知夏舒了口气,对寻易摇头道:“她不可能和你成为朋友,你知道她在你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吗?”

    寻易浑不在意道:“她在我身上施下了不止一种可要我小命的手段,不过这是理所应当的,换了你你也得这么作。”

    知夏抿了下嘴唇,目光坚定道:“别怕,我会帮你想出万全之策的,她既然进了虚水那咱们就有和她谈条件的本钱。”

    寻易一言不发的用平静的目光看着她。

    知夏见他如此古怪,不由皱紧眉头道:“怎么了?”

    寻易无比认真道:“师姐,我知道不管我作了多了不起的事,你也会一直把我当小孩子看待的,所以你是绝不会相信我已经和御婵成为朋友了,这个我能理解,在把她带来之前我作过仔细的思量,各种不好的结果我都考虑了,师姐,师娘再有三年多就会回来,我可以保证在师娘回来前让御婵老老实实的呆在下面,等师娘回来了,一切就都好办了,我现在只想求你一件事:对此故作不知,暂时别插手。我上来就是想给你报个平安,怕你为我着急上火,马上就得下去。”

    “你先别急着走!”知夏抓住他的手,“她给了你多长时间上来跟我说话?不用急,反正她是不敢弄死你的,不妨给她来个逾时不归且看看她在下面能否催动施在你身上的手段。”

    寻易无奈的苦笑道:“师姐~,我是偷偷上来的,她对我的看管很松,你想想,她肯随我进虚水不管怎么说也是得对我有几分信任吧?我之前可是虚水里面的事都跟她讲明白了,我不想毁了她对我的信任,也不想让她因发现我偷偷离去生出惊慌而失了参悟的心境,我是想让她成为紫霄宫的朋友的,她现在的处境很不妙,是真的背叛了三魂,你能不能放手给小弟一个机会?”

    知夏不为所动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更不必急着回去了,你既然把各种不好的结果都考虑过了,那我问你,你可曾想过她能参悟透虚水的玄奥进而可以自己跑出来?”

    寻易点头道:“想过,可我相信她出来后不会与紫霄宫为敌。”

    知夏面色严峻道:“凭什么?就因为你觉得她已经把你当朋友了?”

    寻易发愁的点点头,“这里虽然还有点不便对你说的原因,但最重要的就是你说的那样,师姐,我求你了。”

    “你这可是在赌紫霄宫数千弟子的性命。”知夏说着取出一只玉瓶交给他,“这里有一颗药丸,趁此际她受困虚水,你让她服下,既然她在身上施下手段是合情合理的,那咱们留一手约束她的方法也是说得过去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