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一八章 妾愿从夫君之命
    寻易摇摇头,把要留给她的那枚玉简扔过去,一边慢慢向前飞一边作出伤心之态。

    “张口就要抱,你这哪是想抱啊,分明就是想先把我擒到手中,然后再让我送你上去,这点小心思休想瞒得过我,寒心啊。”

    御婵看了下扔过来的玉简,因乾坤袋被封,寻易所用的玉简是用这里的灵石自己作的,他一来是对这项技艺所学不多,二来是修为有限,制出的玉简只能留下一道短短的神念,所以给御婵留的只有一句话:“我一会就回来你别怕。”

    “你这是要去哪?”御婵举着那枚玉简问。

    “去见我二师姐,我再不上去她就该急死了,求你让我去跟她说两句吧,我保证一个时辰内就回来。”寻易目光闪烁的越飞越慢。

    御婵垂下头道:“她急不死,但若让你去了,我可能就会死。”

    “不会的,不会的!你在我身上施了法术,我二师姐绝不会不顾我的死活的。”寻易一脸迫切的又飞近了些,距御婵已不足二十丈。

    御婵慢慢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停住身形的寻易,用嘲弄的口吻道:“你不用再靠近一点了吗?”

    寻易傻笑道:“我怕被你抓住。”

    “你不就是为让我抓住吗?”御婵的笑容开始发甜了。

    寻易似乎被她这笑容弄得心里发虚了,急向后退。

    御婵瞪起美目没好气的嗔道:“演够了吗?给我滚过来!”

    寻易咧了咧嘴,在风球内横了身子一丝不苟的朝御婵滚了过去,他先点破御婵想要擒住他,然后再假作谨慎的靠近,其目的正如御婵所言,为的是诱骗御婵出手,以便试出她法力所及范围。御婵能识破他的诡计是因为他靠得太近了,以她对这小子的了解,这小子若真防着自己是肯定不会靠这么近的。

    看到寻易真的滚到自己身边才站起来,御婵又好气又好笑的狠狠在他脸上掐了一下,骂道:“我差点就被你吓死,你这混账东西还有闲情这么玩儿!”

    寻易作出一脸崇敬之色,拱手道:“佩服,大神通就是大神通,处绝境而心不乱,一眼就识破了我的妙计,直到最后也能忍住不出手,还有,你刚才笑的真好看”

    御婵颇觉无语的叹了口气,拥住他道:“小七,我真的很感激你能守信,也知道你很为难,但我还是想求你别去见知夏,再给我一段时日吧,这对我很重要,别逼我作不想作的事,我很珍惜咱们俩现在的这份情义,不想失去你对我的信任,你可以认为我是在当下需要依靠你才生出此念的,但在醒转的那一刻察觉到你还在,我无法表述心中有多欢喜,你当时若非正在悄悄开溜,我或许都会感激的暗自流泪,尽管如此,你能停留至今,依然足够赢得我真心以待了,何况……”她举起那枚玉简,对寻易甜美一笑。

    寻易听她说完,略带不满道:“你不用作的这么绝,我现在抱着你都感觉跟抱着根木头差不多了,就算你要表明不对我用诱惑手段,可也不用这么彻底吧?”

    御婵微微一笑道:“你知道就好,我觉得有必要作这么彻底,先谈正事吧。”

    寻易放开抱着她腰肢的手,“抱着个大美人却像抱着根木头,这感觉太怪异了,我无福消受,听你说得这么动情,我特别想泼盆冷水上去,没办法,天生就这性情,倒霉的是我手头恰好就有这么一盆冷水,明知不该泼却也忍不住要泼了。”

    “泼吧。”御婵平静的看着他。

    “在到这里的第三天我就已经上去见过二师姐一次了,所以我没你说的那么守信。”

    御婵怔了一下,随即就抿嘴浅笑道:“蠢货,你泼的这盆是热水。”话语虽轻盈,但她的目光却难掩热烈的光芒。

    寻易摇头道:“还没泼完呢。”他取出知夏给的那个玉瓶,“好说歹说算是求她让我回来了,但她给了我一瓶毒药。”

    御婵看了一眼那个玉瓶,沉吟道:“知夏的毒药我不敢等闲视之,你是想让我服下,还是另有打算。”因寻易直到此刻才拿出毒药,所以她有此一问。

    寻易挥手把那玉瓶扔下了悬崖,淡然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要想让你服下我还会先把自己送到你手里吗?”

    御婵秀眉微挑道:“即便你已经落入我的手里,但你若让我服下我也一样会服下的。”

    “你等着,我给你找回来。”寻易迈步就朝悬崖走去。

    御婵满眼含笑的把他拉了回来,情意绵绵的在他面颊上亲了一下。

    寻易强自稳住摇动的心神,推开她道:“事情还没完呢,师姐只给了我一个月期限,今天是最后一天,我必须得上去给她一个答复。”

    御婵轻轻咬了下樱唇,问道:“你准备怎么去向她交代?”

    “耍赖呗,我不出虚水跟她商量,她捉不到我也就无计可施了,反正我也只为让她知道我还没遭你毒手,这样至少能让她少几分焦虑。”

    御婵沉吟道:“我想和她谈谈,不如你把她带下来吧。”

    寻易赞同道:“如此当然更好,不用那么麻烦,我送你上去就是了。”

    这带下来和送上去是大有区别的,除了御婵自己,没有谁能知道她到了上层的虚水中有没有能力逃脱出去。

    御婵含笑道:“妾愿从夫君之命,就算夫君把妾带到虚水之外,妾亦不会让夫君打了脸。”

    寻易转着眼珠想了想,然后用力的点了下头道:“好!我就带你出去!”

    御婵挽起他的胳膊道:“放心吧,我确实还需要在这里多呆上些时日呢。”

    寻易侧目看着她漫不经心的问:“一直呆到我师娘回来行吗?”

    御婵淡淡一笑道:“这就要看你二师姐了,我倒是巴不得能多陪陪你这打着灯笼都难寻的小夫君呢。”

    寻易点了点头道:“我二师姐对你虽有成见,但其亦是有非凡气量与智慧的,你既然口口声声喊了夫君,那就别对我师姐端大神通的架子,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们两个谁把这事闹砸了都是让我为难。”

    御婵甜甜一笑道:“我正因为知道你这师姐还算是个明白人才提出跟她谈谈的,放心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尽可能对她客气的。”

    寻易满意道:“你这虽是得便宜卖乖,但甚合我意,我可跟师姐说纳你小妾了,你要能送她点礼物为夫的脸上就大大有光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