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二七章 静海无波
    连吓带哄的给御婵收徒作好了铺垫,寻易为进一步让绍陵安心,自揭祸心的表白道“看出我有多在乎你了吧?我都觉得自己有点疑神疑鬼了,爱之深,关之切啊!”

    绍陵听他这么一说确实是更安心了,心中发甜的嗔道:“你难道非得把话都说出来吗?好没意思。”

    寻易讪讪道:“我怕你领会不了那么深。”

    “我又不是傻子!”绍陵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

    “够傻的了。”寻易小声嘀咕。

    “你再说!”绍陵咬牙瞪起了眼。

    寻易坏笑着道:“嗨嗨嗨,一如从前,说好一如从前的,别忘了。”

    绍陵粉拳击出,忍笑发狠道:“从前也不是没打过你!”在这难得的厮守时光中,加之有寻易营造氛围的高超手段,这位矜持仙子终于放开了些。

    寻易挨了几拳后温柔的笑着道:“修炼吧,我得回御婵那边了,随后再来看你。”

    绍陵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走,大为失望之下又羞于直接挽留,遂垂头道:“你不是说要给我讲那些能告诉我的秘密吗?”

    “你不是说不必告诉你太多吗?”寻易坏笑着飘身逃开几丈,看到平素温婉的佳人露出又羞又恨的动人神情才心满意足的大笑而去,传回神念道,“现在还需尽量取信于御婵,下次来再说给你听。”

    绍陵无奈的望着寻易离去的方向,过了一会才略带几分委屈与幽怨的小声嘀咕道:“你再来我就先问苏婉的事,看你说不说!”说完这句话,她的脸上渐渐又荡漾开幸福娇羞的笑容,今天可说是她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了。

    寻易离开绍陵后就回到了悟情岛,他坐到方才与绍陵并肩坐过的悬崖边望着海面静静的发起呆来。

    匆匆借故离开是因为与绍陵的情感升温太快让他觉得不太适应,而在绍陵袒露出真情又亲吻了自己的情况下,他又不能不作出像刚才那样较为热烈的回应。

    如今一时半会是肯定死不成的了,所以对苏婉的情感必须得再次封存起来,余生不管还有多长,都只能把她当作师尊敬奉在心里。

    他对绍绫的那些表白应该说是假多真少的,因绍陵与苏婉同属细腻敏锐的女子,所以他必须得表演得极其用心才行,既然残生已然无用,若能拿来助人他不吝为之,虽然面对的是他最不愿接触的男女之情,但绍陵的状况令他没有别的选择。

    或许是因为演得太投入了,对绍陵说着说着他自己都有些拿不准那些表白的话是真是假了,细思之下他似乎明白了,一旦挑明不再把绍陵当苏婉的影子,被加于绍陵身上的禁忌意味就成为了莫大的诱惑,可以堂而皇之的去享有了,正是这个让他没怎么犹豫就决定成全绍陵,甚至都可以说是带着几分欣然之意的,而说穿了就是自欺欺人,心中仍是把绍陵当成了那个影子。

    其实这些不用细想心里就该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只是愿不愿意去面对的问题,在别的事情上寻易可以装糊涂,但在这上他不敢也不能装糊涂,必须得尽可能的让绍陵从那个影子中走出来,如果自己去享用那份带有禁忌的诱惑不但是亵渎了苏婉同时也亵渎了绍陵。

    好在只要戒心足够深重,抵抗住了让他沦入无耻的诱惑,是不难把绍陵和那影子分离开的,如他表白时所言,觉得绍陵与苏婉相像更多的是源于二人的性情和男弟子恋女师尊的这层关系,抛开刻意的臆想,换种眼光来看的话,绍陵是自有其动人之处的,寻易说常为之怦然心动诸语并非捏造,以前是不愿任这种心动出现,需尽量回避克制,如今恰要反其道行之,着意欣赏之下绍陵之美也就愈发彰显了,从各方面讲,都与苏婉有着不小的区别。

    那一吻过后,绍陵在寻易心中已经有了自己鲜明的形象,寻易在面对她时也不会不由自主的去想苏婉了,这变化如此之快如此之神奇按理说寻易该大感欣慰才对,事实上他的确是感到欣慰的,可同时也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堵塞在了心头,这就是他匆匆逃开的原因,此刻他也不愿去想为何会如此,只想头脑麻木的发一会呆,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定会与绍陵和和美美的发展下去的,绍陵是值得他疼爱的也是他乐于去疼爱的,再见到绍陵时他会更加迷恋这位颇能惹他心动的仙子,或许发一阵呆后自己就会迫不及待的去找她。

    鸟不鸣,兽不吼,静海无波。

    烈日寂殆成夕阳,皎月悄升。寻易如同被施了法术般不动分毫,连那木然的神情也不曾有过丝毫变动。

    来悟情岛准备向绍陵打探一下情况的知夏见此情景不禁被吓了一跳,暗暗观察了一会才慢慢飞近,轻柔的唤了一声:“情儿。”

    寻易闻声扭过头,绽开笑容道:“师姐,我把绍陵送下去修炼了,特意在这里等你的。”

    知夏关切的看着他问:“你刚才一动不动的在干什么呢?”

    “悟道呢呗。”寻易说着站了起来,“师姐我没事,已经跟御婵商量好了,她同意让我平时就在上面呆着,每隔一月下去看她一下。”

    知夏眼中闪过喜色,继而又涌上忧虑道:“你真没事?可你这么一动不动的样子不太寻常啊。”

    寻易带着几分撒娇的责怪道:“师姐你别疑神疑鬼的了,我就是发了会呆,不是人家给我施什么手段所致的,对了,你要觉得能识破人家的手段就看看我的头发吧,御婵莫名其妙的给我梳理了一下头发,肯定是为了动点什么手脚,不过一定是有益无害的,否则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她把我头发都散开弄了好一阵呢。”

    知夏凝神细细的对着他的发髻查探的一阵,然后摇摇头,“我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之处。”

    寻易摊手道:“这不就完了,明确知道人家在哪里动手脚了咱们也看不出来,那你还瞎担忧什么呀?到这一步就别那么多算计了,免得因猜忌而把事情搞糟。”

    知夏轻轻点了点头,颇为无奈道:“也只能看你的了,她肯答应让你在上面呆着,这气魄至少是我所不及的,你不可再对她提过份要求了,一定要按时下去不得误了时日。”

    寻易答应了一声,忽然想起一事,嘬着牙道:“不行,我还真得再和她商量一下,一个月一次太频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