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二八章 师姐会永远这么疼爱你
    “你气我是不是?!”知夏瞪起了眼。

    寻易苦下脸道:“你有点心浮气躁了师姐,要不就是你对我太不放心了,我解释完你就给我回去休息啊,我觉得你现在就剩给我添乱了。”

    “说。”知夏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吐出这个字的语气倒很是平和了。

    “我是想到了追魂蛊,万一哪次飞到半途赶上那混账三魂催动追魂蛊吓唬我,弄不好就掉下去了,所以我不能总来回折腾。”

    “三魂必须得除掉。”知夏语调不高但语气很坚决,“给我说说追魂蛊发作是何种感受。”

    听寻易削削减减的描述了一番后,知夏安慰道:“我已经想了几个除掉三魂的计策,等师尊回来就着手此事,依我之意,你这三年还是多在下面待着吧,一来可增进御婵的信任,二来可借机修炼。”

    “好,但凡能在下面坐住我就不随意上来了,嗯……那个……师姐,绍陵对我用情至深,我想以后与之结为道侣,你们不会阻拦吧?”他说着从怀中取出真衍宝典对知夏晃了晃,威胁道,“你可别说我不爱听的话。”

    知夏沉吟道:“按理来讲,你的姻缘之事我们这些作师兄师姐的是无权干涉的,只要师尊、师父不反对即可,不过我觉得绍陵作个侍妾尚可,作你的道侣就不太合适了,等师尊回来且听师尊如何说吧。”

    寻易把真衍宝典拍在她手里,不满道:“你可真让我失望,如果我金丹没法修复,这都算是耽误人家了,你还想挑三捡四的。”

    知夏收起真衍宝典,怜惜的把寻易揽进怀里道:“别说丧气话,金丹我们一定会帮你修复的,我懂你对绍陵是种什么感情,你就是心太善,对女子心又特别软,别人对你有一分好,你恨不能回报十分,你要真喜欢绍陵不会到现在才显露出来……”

    寻易小声打断道:“不是的,因为她与先前的师尊有几分相似,所以我不敢存杂念,如今想想那都是自己的臆想罢了,是源于我对那位师尊的思念,破除了这层迷障,始见真心,我不得不承认当初决意要救她并非皆因觉得她与我那师尊相似,只是自己非要那么认为而已。”

    知夏静静的看了他一会,然后语重心长道:“我与桑岩的事你已经知道了,男女之情稍有差错就会留下千年难愈的伤痕,你现在是怀着自暴自弃之念的,我不希望你在这种心境下选择道侣,况且你年纪尚幼道心未坚也未到找道侣的时候,我希望此事能推后几百年再议,把她当侍妾还是当道侣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如果是收为侍妾你随时可为之,如果是现在就要结道侣我必须尽力阻拦,过几百年你心意不改的话,我就不再管了,情儿,我知道你不会在这件事上和我争执,你所要的更多的是我们对绍陵的照顾,抬升她的地位,不结道侣我也能做到让你满意。”

    寻易灿然而笑道:“你精明的真是过了头了,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必须得告诉你,我对绍陵是真的动心动情,不过呢,你说的也有道理,出于师弟该有的恭顺,就按你说的办吧,谁让你这么疼我呢,我不能不懂事。”

    对于这种得了便宜卖乖的行径,知夏只能在心中暗骂一句了,口中却道:“好,我知道你对她是真心真意了,就把她当未来的弟媳宠着,这样可够了?”

    寻易满意道:“够了,接下来还有一场戏你要帮我演一下,我求御婵收她为弟子了,不当真的那种,到时你在旁作个见证。”

    知夏心思一转就猜出其用意了,颇为好笑道:“真是用心良苦,你可算把与御婵的这点关系用到极致了,能想出这种点子真难为你了,恐怕也只有你能想得出并做得出。”

    寻易得意道:“关键是有本事做得成!我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一个师弟,师姐你快回去偷偷笑吧,笑完了安心参悟真衍宝典,别前怕狼后怕虎的瞎担忧了,我有上天眷顾,总能遇难呈祥的,信任我的人都会有好报,不信任我只有自讨苦吃。”

    “你个小东西!”知夏不知怎么疼爱才好的用力抱了他一下,心中却暗自心疼这个小师弟的命运多舛,以不足百岁的年纪经历这么多大风大浪哪里谈得上是什么上天眷顾啊,说是有意折磨还差不多,可怜他不但从不自哀自怨还竭尽全力的要照顾好身边的每一个人,有这样一个师弟的确是件幸事。

    知夏没有急着去参悟真衍宝典,尽管那份心情很迫切,但她此刻宁愿多陪陪小师弟,哪怕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的守着他。

    寻易能体察师姐对自己浓浓的怜爱之心,遂依恋的拉她坐下,心安理得且无比惬意的闭了眼靠在她身上,像只玩累了的小狗赖皮的偎在主人身边。

    “情儿……”知夏轻抚着他,想说点什么可轻唤了一声后又什么都不想说了,眼睛望着远方隔了一阵才如同自言自语般道,“师姐不能没有你。”

    寻易懒洋洋的“嗯”了一声,含含糊糊的嘟囔道:“只盼你成了大神通后别像那些人似的变得薄情寡义才好。”

    知夏嘴角泛起微笑,柔柔道:“师姐会永远这么疼爱你。”

    寻易的嘴角也泛起开心的微笑,不久竟安详的睡着了。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寻易才悠悠醒来,揉了下眼睛后立即倒打一耙道:“你一定是对我用了催眠之术吧?完了,这下你更该把我当小孩子了。”

    知夏微微一笑,“能跟我说说先前那位师尊的事吗?我可是一直对她很好奇的。”她是真的很想了解一下那个如同让寻易听不得半句贬低的师尊,因为看出那几乎能说是寻易逆鳞所在,所以她一直忍着没多打听,如今寻易对绍陵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或许意味着点什么,应该是个打探的不错的时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