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二九章 没有更多的非分之想
    寻易故作诧异道:“我不都跟你说过了吗?”

    知夏没好气的在他头上戳了一指,“别跟我装疯卖傻,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了?一问起先前经历你就拿西阳、公孙冲他们那点破事来来回回的说,提到玄方派也是只谈师姐师兄,对你那位师尊向来都是三言两句带过。”

    寻易振振有词道:“徒不言师乃弟子该守的礼数,再说她在你眼里只是个结丹修为的小女修,没什么值得在你这大修士面前夸口,说多了徒惹你们嘲笑,不如少说两句。”

    听到还是这套说辞,知夏识趣的收起了继续打听的念头,刚想谈点别的,不料寻易已经朝海面飞去,似是很着急的扭着头说:“师姐,我有件重要的事忘了问御婵,趁她还未入静得抓紧去问,你快去参悟真衍宝典吧,不用管我了,有事我会在悬崖边给你留玉简的。”

    这明显就是要逃啊,知夏展动身形一把抓住他,哭笑不得道:“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吗!我不问就是了!在上面多待些时日再下去吧,也好让我多陪陪你。”

    寻易咧嘴道:“多谢师姐了,不过我是真有事要去问御婵,你别想着陪我了,快去参悟真衍宝典吧,过十来天我就得送绍陵上来了,到时你再来看我。”

    知夏瞪起眼道:“你要说不出去找御婵问什么,我撕你的嘴!”

    “是件私事,现在不方便跟你说。”寻易呲牙咧嘴的一副为难相,“你要不信就当我是急着去和绍陵幽会好了。”

    知夏见他执意要下去,遂不再勉强他,忧心忡忡的嘱咐道:“有追魂蛊之害,在下面一定要万分小心,没事就别乱动了。”

    寻易轻松的笑道:“三魂不敢死命催动追魂蛊的,我觉得应该不至于让我连法术都运行不了,我会加小心的,别忘了给我姐送信。”说罢就潜入了海中。

    知夏这次是猜错了,寻易此刻最不愿想起的就是苏婉,知夏只这么一提就令他待不下去了。

    绍陵自寻易离开后就一直徜徉在属于自己的那片甜蜜海洋中,幸福来的太突然也太多了些,这时候哪还能有心思修炼啊。

    当猛然看到寻易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身前时,满脑子遐思的她不禁被吓得惊呼了一声,随即俏脸就涨得通红。

    “你这是在想什么亏心事呢?”寻易坏笑着问。

    “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绍陵慌乱的问。

    寻易露出阴险之相,坐在她对面,“监督你修炼呗,杀个回马枪,果然被我抓住了。”

    绍陵羞怯的瞥了他一眼,想当然的认为他这是情难自抑的来找自己,慌乱与甜蜜同时在心头涌动着,俏脸愈发的红了。

    寻易本不想这么快就来找她,打算找个地方独自再去发呆,可在远离绍陵的一处山峰上刚坐下苏婉的俏影就浮了上来,越坐心越乱,迫不得已才过来的。

    “我现在不想修炼,想听听苏婉的事。”绍陵说完挑着美目用带着几许刁蛮几许挑衅的眼神看着寻易,寻易此刻耀武扬威的样子恰好让她得以假作报复提出这个她本就想找机会抛出的话题。

    寻易觉得自己的苦胆可能破了,嘴里发苦心中更苦,跟师姐可以耍赖逃跑,绍陵脸皮薄,提出这个问题必定是鼓起了很大勇气的,太过敷衍会伤她脸面,而且她现在也有问这个问题的资格。

    看到寻易面容有些发僵,绍陵忙窘迫道:“逗你玩呢,当什么真呀。”

    寻易呼了口气道:“其实我对她的情感你是最能体会的,比之你那弟子路亭,我敢说我对师尊的情感更纯净,但不管怎么纯净其也是一种亵渎,更让我无地自容的是,因我的难以自制,令师尊对此有所察觉了,所以我无颜再留在她身边。”

    见寻易满面羞惭的垂下头,绍陵大为后悔,劝阻道:“我真是和你开玩笑的,别说这事了。”

    寻易摇摇头道:“我想对你说出来。”沉默了一会,他抬起头,用迷茫的眼神看着绍陵道,“我那时是个不折不扣的孩子,见到她第一眼的那一刻也是我今生第一次体验到什么是心动的时刻,后来我不止一次的想说服自己,我对她的情感其实只是依赖,但人是欺骗不了自己的,我的确是只想陪在她身边,逗她笑,讨她骂,没有更多的非分之想,但我却受不了去想她与别人结成道侣。”

    绍陵大起胆子道:“既然你说了我或许是上天派来帮你破除情障的,那我就说一句,你所谓的没有更多非分之想我相信,但那也仅限你们二人当前的状况而已,她若对你稍加颜色,你恐怕立刻就会跟着生出非分之想了,你这么说就是还不愿彻底承认。”

    寻易笑了笑,神情变得自然了些,“因为你说的那种情况根本不会发生,我对她的情感今生仅止于此,没有机会再生任何变化,这就已经是最终结局了,所以我承认的很彻底了,你的推断是依你的心作出的揣测,而我可是个真君子。”

    被拐着弯的骂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绍陵不但没有反驳还认真的点了点头,帮寻易直面对苏婉的情感是出于她对寻易的真爱,既然寻易坚信自己的感觉,那她没有必要非逼寻易承认对苏婉的感情是不折不扣的男女之情,这么作对她没有好处尚在其次,主要是寻易的眼神让她相信那不是在抵赖。

    寻易又呼了口气,脸上有了轻松之色,“这一世她在我心中永远是于我有大恩的师尊,曾有不止一位大神通跟我说过,我对她的情感是情窦初开的懵懂之情,我先前颇不以为然,可如今竟真的移情别恋了,仙子,我现在深为自己不再是个忠贞之人而痛苦万分,你惹了祸可不能撒手不管。”说到这里他那哭丧的脸上迅速绽开灿烂的笑容,“人在懵懂时往往最自以为是,执念最强,有些事不经历过是怎么劝说都没用的,多谢你,我已经开始感受到解脱的轻松了,今后可就赖上你了。”

    “那就好。”绍陵脸上虽露出喜色,但心里却不怎么信寻易的这些话,这让她觉得自己的那片温暖的海洋一下子就变凉了许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