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四一章 偷着笑
    苏婉暗自松了口气,只要能先稳住寻易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那就跟我好好讲讲这些年的经历吧,我很想了解一下,你二师伯说这幻境里发生的一切是搜魂无法查出的。”

    “不尽然,有些花仙是有这本事的,不过那就不足为虑了。”寻易说罢只得一边思索一边讲述起过往经历,因为要挑挑拣拣的讲些报喜不报忧的事,所以他讲的很慢也讲的很累。

    苏婉并不催促,一边听一边细细体察他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这也是参悟幻境的一条重要途径。

    逃亡路上的无数恶战自然是要尽量少说的,遇沈清那一段寻易也想一语带过,不料苏婉却吩咐他细细讲述,因不知沈清都对师尊透露了些什么,他只好如实的全讲了出来。

    听寻易含糊其辞的说到向沈清问了些夷陵卫的事时,苏婉能确认他的确对沈清动了心,不然的话他一个即将逃到蒲云洲的人哪会有闲情去打听这类全然无用的消息?无非就是想跟人家多勾搭一阵罢了。

    寻易讲到与镜水仙妃避入西天障那段日子时越说越放松,尤其是说到小翠和小红两位仁兄竟开心的笑了起来。

    “您此前一定认为牵心果是花仙给我的吧?错了!是小红兄觉得我够朋友,主动给我的。”寻易兴高采烈的把服用牵心果的那段惊险事件讲完后,看着师尊那张着小嘴又紧张又难以置信的样子,大为得意道:“早晚我会弄清那正慧果在哪能值大价钱,要是能给您换一件仙宝回来就最好了。”

    不经意的真情流露立时让苏婉觉得难堪了,而她的这种情绪随之就被寻易感觉到了,寻易虽不能清晰的分辨出那情绪的具体意味,但好与坏还是能立刻就有判断的,这让他重新警觉起来,止住夸夸其谈思索了一会才道:“我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师尊呀,花仙为我是作了些背叛族群之事的,我对您也是不能说的,接下来我若有说走嘴的地方,您千万要提醒我,尽管只有极少花仙具有搜索幻境的能力,但也谨慎为好。”

    苏婉至此已深深了解他与花仙的情义了,同时也巴不得能尽快摆脱窘境,遂郑重点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这回寻易又开始想好一句说一句了,从穿越乱星域到小猴战死,再到进入紫霄宫,一切能跳过的尽皆跳过,然后就开始大谈师娘对他如何好,师兄师姐对他如何好。

    苏婉听了一阵就觉得可以安心了,因惦记着探听绍陵的事,所以就笑着吩咐他不必再讲如何受宠了,接着继续往下说。她哪里会知道,往下寻易就没多少是敢说的了,灵眼的事他不想多说,二师姐是蒲云洲的监织令,要是让人知道堂堂监织令带着自己这么个作弊神器到处狂扫极品蚕茧,那二师姐必定会身败名裂。闯七荒凶地这种玩命的事根本就不可说,而且这些牵扯着无数头绪的事他一时也编不圆,稍不留神就会露出破绽。

    想来想去容易编排的只有竟宝大会了,仅需把能用灵眼辨别蚕茧一项改为鸿运附身即可,炫耀一下赢来的那么多灵宝肯定能再次令师尊露出吃惊之色。

    苏婉尽管急于想听到有关绍陵之事,可除了寻易受宠爱的事她觉得听够了以外,其余的每件事都令她大感兴趣,毕竟对她而言能听到蒲云洲的真实消息是万分难得的,尤其是竟宝大会这种修界盛况更是不容错过的,所以不但不会催促寻易简而言之,还巴不得他能讲得更细一些。

    讲着讲着寻易就察觉到幻境即将维持不住了,一阵莫名的焦急令他住了口紧皱眉头拼命思索起来。

    “你是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吗?”苏婉轻声问。

    寻易点头道:“是,可我就是想不起来,来不及了,我还得去跟镜水仙妃打个招呼呢。”

    “是想问那个叫月裳的狐仙吗?她已经服了固灵丹,性命无虞了。”

    寻易惊喜的大呼一声:“对!就是这件事!多谢师尊,我去见花仙小妾啦。”

    “你要尽快再来,我……”苏婉话未说完,眼前的幻境就消失了。

    镜水仙妃一进入幻境就大致清楚是怎么回事了,所剩时间也只够让她说出两个字:“滚吧。”

    苏婉此番是可以暂时舒口气放松一下的了,不但稳住了寻易还增长了不少的见识,高兴之余她唤来了黄樱闲聊了一阵,虽然不能透露寻易的事但这却可让这个大弟子不必暗中为自己担忧了。

    镜水仙妃则是喜忧参半的,寻易只顾得匆匆来跟自己打个招呼,且是携着无比的喜悦而来,足以表明其与苏婉相谈甚欢了,现在还不能断言这就是好事,她迫切的想给寻易作个参谋,可估计这小子下次多半也会直到最后一刻才能想起过来跟自己打个招呼,如果是那样就得挤兑他一下了。

    沈清又被浇了一瓢热油自不必说了。御婵则可以安心参悟了。

    绍陵不会再觉得惊奇了,暗自期盼着寻易跑过来问她是否有异常感受。

    让绍陵失望的是,寻易问是过来问了,但问过后没聊多一会就急急火火的又回去参悟了,赌了一阵气她就释怀了,反而为寻易能潜心参研法术而高兴起来。

    寻易此刻是真没心情照顾绍陵了,事情的发展令他颇感无所适从,首先,对于苏婉会不会用自身的窘迫换取参悟幻境的机会这件事,他下不了判断,毕竟对一个当下的修士而言,能得到参悟牵心果幻境的机会无疑是怎么珍惜都不为过的,师尊虽面皮薄,但关心弟子是再恰当不过的借口了,况且师尊本就是万分关心自己的,或许事情正好相反,师尊是为了关心自己才假借要参悟幻境的,寻易更相信是后一种猜测,不管怎么说,继续带师尊进幻境都是个两全其美的选择。

    想通了这一点,他就开始回忆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了,这次说的太多了,他得确保没留下什么破绽,而且还得思量好下次该说些什么。

    不知不觉间,寻易的嘴角泛起了甜美的笑意。

    是啊,在心死于此生再也无缘与师尊相见的情况下,竟然一下子就变成了想见就见,他不偷着笑才怪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