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四七章 戏绍陵
    结束了幻境,寻易飞到小院边一片朝阳的山坡上,脱了鞋袜甩掉紫色道袍,仰面躺倒在柔软的草地上,闭了双眼神情安详的晒起了太阳。

    不多时,绍陵的身影出现在远远的半空中,似是迟疑着该不该过去。

    寻易懒洋洋的抬起手向那边招了招。

    绍陵落到他身边后,疑惑的问:“你这么是在做什么?”

    寻易一脸欢愉眼也不睁的指了指天空的骄阳,慵懒道:“在修炼真阳滋元大法。”

    绍陵撇撇嘴道:“这功法的要旨就是晒着太阳睡懒觉吧?”

    寻易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瞥着她道:“太没见识了,此乃御婵仙妃教我的上古秘法,本是不能私传给你的,经我苦苦相求,她才勉强准许我把前两层的修炼法门传给你,脱掉鞋袜躺下来吧。”

    “骗鬼去吧你!”绍陵笑啐着抬起纤足照他屁股踢去。

    懒洋洋的寻易突然如等到猎物靠近嘴边的毒蛇般出手如电的朝那只纤足抓去。

    绍陵早有防备,送出一道灵力撞开他的手,然后飘身退开。

    寻易若无其事的又躺了会去,平伸双手并拢双腿,口中念念有词道:“真阳滋元大法可续于万法之末,乃引正阳之玄息以滋真灵二体,内可松府脉,外可驰筋骨,婴憩神归,念萌而不发,蕴而弥实,消锐而是进,融虚而非退,生疑则止,强则背。”

    叨念完这一段后,寻易拍了拍草地,示意绍陵躺下,然后又继续道:“第一层名曰五心引阳,手心、眉心、脚心是为五心也,意散灵台,念沉心海,魄自息,魂勿遣,首开双手之心,感玄息而导之于忙牢。来,你以手心朝阳,我教你辨识玄息。”

    “接着往下编。”绍陵嘴角眉梢虽尽是讥笑,但心中却是半信半疑的,边说边走回到他身旁。

    寻易不动声色的继续闭着眼讲道:“玄息生正阳,起于金,壮于木,附水而行,不炽非寒,入血则凝,有六伤之害,导之宜慎且缓,以中废之都生毫厘之旋者二,移其一于金阳……”

    绍陵忍不住问道:“何谓金阳?”

    寻易嘴角浮起得意之色,故作漫不经心的解释道:“金阳乃华阳脉府的古称,你连这都不知道?那要教你这真阳滋元大法可就费劲了,回头让炎冰给你补补经脉之学吧,这第一层功法还好说,第二层涉及的上古称谓太多了,有些用当下之语是表述不清的。”

    “那你先接着往下说。”绍陵此时信了大半。

    “你要不跟着我说的作,下面所讲的你是没法领悟的。”

    绍陵指了指百余丈外的草地,“那我到那片山坡上跟着作,一起躺在这里万一让二仙子看到了不成样子。”

    寻易强忍着笑,睁开眼一本正经道:“你刚才没听我说的法门吗?练这门功法要心神俱驰,百念俱废,隔那么远我怎么指导你?不管是传神念还是大声喊都是不合法门的,二师姐即便凑巧过来了,凭她的见识,一看就能知道咱俩是在练功,有什么可怕的?”

    绍陵抿了下樱唇,恶狠狠的盯着寻易道:“这次你要是在骗我,别想我以后再信你的话!”说罢学着寻易的样子仰面躺在了他的身旁。

    寻易哼了一声,懒洋洋道:“意散灵台,念沉心海,魄自息,魂勿遣。”

    等绍陵完全放松下来,他催出一道灵力缓缓的脱下了绍陵的鞋袜,绍陵红了脸却没抗拒。

    “不必用力张开手,这不合法门,自然松弛,只要手心对着太阳就行了。”寻易煞有介事的指点了一下,然后又闭上了眼。

    绍陵依言而为,待意散念消时道:“好了。”

    寻易轻声诵念起灵气运转之法,绍陵心不存念的让体内灵力依法流转,当灵力从两手手心汇于眉心,又经怪异路径止于脚心时,她舒服得直想呻吟,全然懒得去考虑这里为何没了玄息的事,陶醉在这功法的神奇功效中,她对寻易再无任何怀疑。

    寻易指导着她又运行了两遍,这两遍与第一遍在经脉运转间稍有差异,当灵力最后一次止于脚心时,寻易轻声道:“任流散,溃金关。”

    随着灵力自脚心散入百骸,绍陵就这样甜甜睡去了。

    寻易侧过头睁开眼看了一下已睡着的绍陵,嘴角不由泛起坏笑,然后自己也依样运转了三遍灵力安然睡去。

    绍陵醒来时只觉神清气爽,心中欣欣然若有难言欢喜,侧目看到寻易睡得正香,她怕惊扰了寻易,遂闭目重温起新学的这套功法来,这一想立时就起了困惑,说是五心引阳怎么练了半天跟那个什么所谓玄息没扯上丝毫关系呢?

    心中虽感困惑但她却没对寻易存疑,因为这套功法确实太神奇了,或许这只是刚学了一半吧,后面才是导引玄息,想到此处她对这真阳滋元大法愈发充满了期待。

    暗自欢喜间,她眯眼看了一下挂在天空的太阳,忽然间眼神就发直了,那轮骄阳还是那么的炽烈,可却似乎比入睡时还要靠东些,怎么睡了一觉时刻反而倒流了?!

    莫非睡了一整天?绍陵忙以修为计算了一下时日,这下她的眼神彻底僵住了。

    二十一天,整整过去了二十一天!她的头开始嗡嗡作响了,缓缓坐起身后她呆呆的看着寻易,渐渐的眼神中闪出了怨恨之意,到后来几乎要忍不住扑上去把他掐死了。

    寻易就是在这个时候醒过来的,他没有睁开眼,用神识查看到绍陵那凶狠的目光时,他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绍陵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会睡这么久?”

    寻易坐起来道:“这还用问吗,我要告诉你你哪还肯学呀。”

    绍陵急得要哭了,埋怨道:“这么多天,二仙子肯定来过了,你这不是坑我嘛!”

    寻易笑道:“我就是想给你验证一下二师姐到底会不会责怪你,怎么样,二师姐没把你拎到一边给你一顿训斥吧?”

    绍陵丝毫不觉安慰,哭丧着脸道:“二仙子或许只是怕那样会令我在行功中出意外,退一步说,就算二仙子不训斥也不表示心里就没有不满。”

    寻易坏笑道:“你真当我教你的是什么真阳滋元大法呀?那不过是师娘传我五心栖神功法而已,就是个宁神静心的小法门,二师姐一看就知道,想训斥你早就把你拎去训斥了,哪有什么出意外之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