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四九章 你吓死我了!
    两滴冰凉的泪水落在了寻易的脸上,他没有动,也没有睁开眼。

    绍陵匆匆起身而去,回到自己屋中后泪水愈发止不住了,这么多年来她终于算是帮上点忙了,尽管寻易把一半的功劳归在她头上仍不可全信,但可以相信的是自己确实起了些作用,这就足够令她激动了。上次送灵石的事,她不但不敢居功还觉得很有愧,这回她终于可以暗自欢喜一下了。

    夏去秋来,坐在山崖边观海的人影由一个变成了两个。

    冬尽春归,立于山头赏落霞的两个人影偶尔会牵起手。

    转眼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间,紫霄宫的几位十代大弟子来了又去,继续不舍昼夜的追寻着御婵和小师弟的下落,而各脉弟子则有半数回归了洞府改为轮换出巡,外界各方除少数几个门派外,余者对搜寻御婵一事都渐失了热情。

    寻易在这一年里如约按时下去等候御婵,却没得到过一次召唤,这让他大感担心,知夏也觉紧张了,她当然不是怕御婵会出意外,而是怕其修为精进参透虚水玄奥。

    当寻易再一次要下去赴约时,她故作担忧道:“一年多了,虽说化羽修士闭关百年亦属寻常,但这毕竟是在虚水之中,依我之意,这次若仍等不到消息你不妨远远的传神念试探一下,她要真出了意外,我们也好及早作出应对,不过你千万别贸然凑近,以防她神志不清胡乱伤人。”

    寻易沉吟了一下点头表示赞同。

    三天后,知夏看到寻易一脸郁闷的浮出海面,忙上前询问状况。

    寻易沮丧道:“咱俩惹祸了,我刚凑近些还没等发神念就被臭骂了一顿,她这次是真急了,说我这一搅扰令她功亏一篑了,我没见识也就罢了,你是不是故意出了这馊主意就为害她啊?”

    知夏忙道:“我可是完全出于好心的,我这点见识放在别处尚可,用来揣度大神通哪够用的?她都说什么了?”

    寻易叹气道:“倒不至于说什么狠话,不过听语气就知道是恼火得不行了,我见闯了祸,只好把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没敢提是你出的主意。”

    知夏心中暗笑,她早料到不用嘱咐这个思虑缜密的小师弟也会这么做的,遂柔声安抚道:“你这么做很对,别自责了,咱们不也是担心她出意外嘛,等她气头消了就没事了,回头我再替你向她赔个不是。”

    寻易眯起眼道:“替我赔不是?这样你就更能撇清干系了是吧?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你是故意的呢?”

    知夏瞪起眼道:“你怎么非把我往坏处想呢?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懒得理你,吃里扒外的东西!”说完她转头去了。

    日子在寻易掰着手指头计数中缓慢流逝着,半年又过去了,御婵到虚水下面两年有余了。

    再次在约定地点等足了三天的寻易望着御婵所在的方向犯起了踌躇,而且这一踌躇就是五天。

    “是又在犯傻呢吗?”

    收到这道神念,寻易激动得当时就叫了起来:“你吓死我了!”这说的当然不是被突然而来的神念所吓到。

    风驰电掣的赶到那座小山谷,他二话不说的抱住御婵转了一圈。

    御婵嘴角噙笑道:“真有那么高兴吗?且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吧,倒是挺暖心的。”

    寻易近乎难以自持的哈哈大笑道:“滚一边去!这能装的出来吗?你可真吓死我了,一年半都多了,我这几天一直在犹豫该不该过来。”

    “以后谁要敢说你是个负心郎,我一定亲手撕烂她的嘴。”御婵一边说笑一边暗施法术帮他平复了过于激动的情绪。

    寻易没好气道:“别以为说两句虚情假意的话就完事了,我度日如年的熬了一年多,这罪可不是那么好受的,自己掂量该给点什么好处吧,其它的你看着办,先把那个‘销魂巢’给我吧。”

    “你还真敢张口!”御婵笑着瞪了他一眼。

    寻易理直气壮道:“我都急得要起心魔了,或许都已经起了,就冲这份真心还不值那件破宝物啊?”

    御婵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道:“销魂巢你就别惦记了,那是我赖以修炼之宝,不过借你用用倒是可以的,但你得想好了,我只给你用一次,你是选择和别人进去呢,还是让我陪你?”

    望着御婵那令人心旌神摇的花颜,寻易口干舌燥道:“别勾引我,先说正事。”

    御婵眉目含春的**道:“这么说你是选我喽?”

    “选你选你选你!行了吧!”寻易终还是难抵诱惑。

    御婵露出满意且得意的笑容,不再逗他了。

    寻易松了口气,神情间仍带着窘迫岔开话题道:“闭关一年多,别告诉我你什么都没悟到。”

    御婵朝山下指了指,“正要让你带我到下面去试试呢。”

    “还要往下去呀?你想去多深的地方?”

    “往下走着看吧,我现在也说不好,你肯为我冒点险吗?”御婵满眼期待的看着他问。

    “只要你别忘恩负义,什么险我都愿意为你冒。”寻易说完带着她朝山下飞去。

    御婵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目光平静的看着他道:“你好像对我很没信心。”

    寻易迎着她的目光道:“确实如此,我虽对自己看人的眼光颇为自负,但该有的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化羽修士的心不是我能揣测的,何况你还是个骗人精。”

    御婵淡淡一笑,把目光移到风球外。

    寻易自嘲的笑了笑道:“在我们看来化羽修士都是怪物,薄情寡恩,想法往往大异常人。”

    御婵语气平平道:“你师尊、师娘和那个花仙可都是化羽修士。”等了一会不闻寻易出声,她依旧看着外面微微把身子又往寻易身上靠了靠。

    二人在漆黑寂静中迅速下坠着,外面越来越浓郁的灵气让他们都无心去想别了的。

    随着神识的散出越来越困难,能探查的范围在急速缩小,寻易下意识的放缓了下降的速度。

    “停下吧。”御婵终于开口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