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七五章 已成传奇
    寻易至此总算可以舒一口气了,他像个把老虎带回村的孩子,见到老虎果如他所愿的不但没吃人还担起了保护村子的责任,这份喜悦该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

    晓春很快取来了炼制阵器的材料,御婵炼器技艺未必有多高超,但凭着化羽中期的修为精心布下的这座防御法阵依然是可比肩炼器大家之作的,比悟情岛先前的法阵只强不弱,更多出了许多玄奥妙用。

    御婵说要为寻易精心布置这座法阵那是不打任何折扣的,甚至都可用“尽心”来形容了,前后足足用去了三个月功夫,这除了有为寻易打造一个无忧的避难之地的考虑外,布置这座法阵的过程也是她巩固修为、试练新神通的过程,所以这座法阵说是她用心血凝成的亦不为过。

    在此期间悟情岛被两座临时的法阵分成了两部分,御婵独占南边一半,那是谁都无法进入的,而绍陵和寻易所在的北半边可接待来访之人,但他二人受禁制所限却是出不去的,寻易温顺的接受了这个安排,三魂未除,任他随意进出也无非就是在紫霄宫中转转,而对此寻易是没什么兴趣的,况且在和御婵的一战中只有十几名各脉大弟子见到了这位小师叔在悟情岛上,这个秘密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纵使御婵不困住他,知夏也会那么做。

    按寻易的意思,当下就是可以把大师姐送到虚水之下参悟的,而两位师姐出于慎重考虑觉得此事最好等一等再说,寻易没作坚持。

    御婵在开始着手炼制阵器前自然少不了询问一下因噩狪和烦心鬼闹出的种种异象而积在心头的疑惑,寻易半真半假的给了她一通解释,只告知了那是个突然冒出来的阴虚灵物,自己也弄不清其底细。

    御婵尽管觉得这小子肯定是有所隐瞒的,但却拿他没办法,阴虚灵物之说着实令她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这事她无论如何也得弄明白,因此寻易在她眼中愈发是个宝中之宝了,不过要想从这小子嘴里掏出实话似乎是没有太多办法可用的,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以真心换真心,而这小子确如其自己所讲眼里是不揉沙子的,对他耍心机玩不好就是个弄巧成拙的结局。

    以真心换真心的办法是最好的同时也是最难最慢的,不过以寻易的价值而论,御婵觉得是很值得的,而且要想领略牵心幻境也是必须要走这条路的,好在跟这小子打交道完全可算件乐事。定好了主意后,她对寻易的心态有了新的变化,所以尽管想了解阴虚灵物的迫切之情挠得她心痒难耐,但她还是忍下了。

    御婵的信守承诺令知夏心中有了说不出的滋味,这个的结局当然是让她无比欣喜的,对于那个在出现了最坏的情况依然把事情做到了完美的小师弟,她是无话可说的,这并非意味着下次遇到类似的事她会放心的信任他,而只是把此事归入神奇的偶然,她承认寻易本事不小,但绝不至于大到这个地步。

    除了欣喜与感叹,剩下的就是难言的滋味了,寻易和绍陵双双破境,绍陵更是跨过圆满期直接进入了结婴期,这其中的缘由是不用猜的,她本来也是可以有这个机会的,甚至还可以让大师姐、炎冰等人也享此福泽,但她没法为此后悔,因为即便重新来过一千次,她都会作出与先前一样的选择,不管出于哪方面的考虑她都不可能像小师弟那般信任御婵,这就是命,这份福泽注定没她的份儿,只是赶上化羽修士破境的机会太难得太难得了,一想到自己错过的极可能是晋身大神通的一次机遇,那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就会堵塞心头。

    炎冰等人知道寻易平安无事后自然万分欢喜,一旦等到御婵独居南边半岛了,她们纷纷跑来看望寻易,这帮元婴中期的大修士们每每在私下里谈论起这位小师叔,无不啧啧称奇,寻易折腾到如今,其事迹即便是在这些大修士看来也可称传奇了。

    浒盛、稆盛等素来对这位小师叔不服气的也不由不生出敬畏之心,年纪小修为低的七师叔在他们眼中已成了谜一样的人物,细思他这十来年做过的事,无论是孤身穿越两大洲,还是聚众斗杀庆丰子,亦或独闯七荒凶地,乃至当下神鬼莫测的从三魂这样的大神通手里逃脱,闹出的动静是越来越大,惊动的人群层次也越来越高,闯七荒凶地已经闹得整个蒲云洲修界鸡飞狗跳了,这次受困巫仙山更是引动了少说也有十余位各方大神通,害得其中两位受伤而逃,而他却就这么毫发无损莫名其妙的回来了,这样的一个结丹修士不让人心生畏惧才怪呢。

    折腾到这份上可说是到了折腾境界的极致了,若非小魔君此番作出了力挫两位化羽修士的壮举,其数千年积累的风头恐怕就要被这位小师弟盖过了。

    寻易在紫霄宫众弟子中的威信自此已经彻底树立起来了,这主要还是得益于他勇斗巫真宗的墨辉,敢于对着无忌仙君叫嚣并大杀四方的赢回了一堆灵宝等事迹的传播,当然最为大家津津乐道的必然是赢回一堆灵宝了,听闻观荷岛的几个大弟子几乎人手一件灵宝了,各脉弟子在羡慕得两眼发红的同时皆对这位小师叔生出了空前热切的亲近之心,跟着小师叔混随时都有可能大发横财成了紫霄宫弟子们的共识。

    绍陵直至一个月后才被御婵放了出来,听寻易添油加醋的讲了自己刚结出的那个元婴的所作所为,把她吓得着实不轻,大有怀了一个怪胎的惶恐之感。

    说那小元婴是个怪胎亦不为过,面对这等怪异的元婴连知夏和晓春这等元婴后期大修士都不敢对绍陵擅加指点,也惟有参透了部分阴虚之秘的御婵能担负起这个责任了,在这种情况下,御婵提出收绍陵为记名弟子也就顺理成章了。

    被化羽中期大仙妃收为弟子这是绍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更是不敢想的,自御婵当着知夏的面收下她后,绍陵一连数天都跟在做梦一样,魂不守舍的一句话也不说,时不时就偷偷哭一阵,这份莫大的喜悦与荣耀确实不是她这么一个出身小门小派之人所能轻易承受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