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八零章 你的屁股是有多金贵?
    寻易的屁股又被打了清脆的一巴掌。

    寻易直了直眼,然后就若无其事道:“你去趟南靖洲把花仙藏的乾坤袋拿回来吧,不过咱们得说好了,我师娘用过了才能借给你。”

    御婵眉开眼笑道:“好,告诉我所藏的位置。”

    寻易忽然呲牙咧嘴起来,摸着屁股不住吸气,仿佛刚意识到挨了打。

    御婵早料到他不会就那么忍气吞声的,所以连正眼都不去看他,取出一方木盒递给花蕊仙妃道:“这是小妹新得来的‘千乘府’,姐姐留着防身用吧。”

    “千乘府”乃金萍仙妃赖以仰仗的一件制敌重宝,花蕊仙妃见到这件宝物就知金萍凶多吉少了,金萍仙妃亦非善类,她对这个人的生死并不怎么关心,只是这“千乘府”威力非凡,非化羽修为不能催动,尽管这东西对御婵未必有什么用了,但以此为礼还是颇显诚意的。

    看到师娘在推辞了一番后才收下了那方木盒,寻易料想那件宝物价值肯定是不低的,心下大为欢喜,当御婵把目光转向他时,他忙换了一只手去摸另一边的屁股,又开始呲牙咧嘴的吸起凉气。

    “你的屁股是有多金贵?”御婵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刚收了厚礼的花蕊仙妃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微嗔了一声“情儿。”

    寻易不但没就此打住,反而还一歪头躺倒下去,摸着屁股哼哼道:“疼,疼死了。”不过却不再呲牙咧嘴了,睁着两只眼睛对着御婵看,一副十足的赖皮样。他心里是有数的,找御婵要宝物那是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这么作只是借机凑个趣罢了。

    “情儿!”花蕊仙妃不得不再次出言约束。

    “先告诉我乾坤袋藏在哪。”御婵倒显得颇为好说话。

    “先给宝物。”寻易寸步不让。

    御婵笑着道:“你现在已经有两件灵宝了,以你的修为不宜再融炼更多了,离砚和新得的那柄剑对你而言都是极好的了,等你到了元婴期,我再给你准备合用的宝物吧。”

    “此言极是,快起来吧。”花蕊仙妃拍了寻易一下。

    “我姐和绍绫还没有灵宝呢,我的几个要好的朋友也都没有,你打我的第一巴掌是一件灵宝,第二巴掌可就没那么便宜了,最少五件。”

    御婵被气笑了,上前对着他的屁股噼噼啪啪一顿乱打道:“反正我也赔不起了,索性打个痛快!”

    寻易哈哈笑着坐起来道:“你这辈子算是完了,只能卖身为奴婢给我还债了。”

    御婵扔给他一面和饭碗差不多大小的白色玉鼓,“就这一件了,你爱给谁给谁吧,以后不许再跟我提灵宝两个字,你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我照顾不过来。”

    寻易看也不看的扔还给她道:“这个你就亲自交给你的弟子吧,至少你还得再给我一件,我姐必须得有件灵宝护身。”

    御婵瞪起眼道:“你当灵宝那么容易得来的呀,我真的就这么一件可以给你了。”

    耍个赖就要到了两件灵宝,花蕊仙妃从御婵的态度中已看出她并非只是有求于寻易那么简单,遂对寻易劝阻道:“适合你们这等修为使用的灵宝本就不多,你总不能逼我们去给你抢吧?”

    寻易见好就收道:“师娘,您不是还给我留着一件灵宝呢吗,我离元婴修为还远,正好又新得了件不错的飞剑,索性把那件灵宝给我姐吧,婵仙妃也说了,等我到了元婴修为她会给我准备宝物的。”

    “容后再说吧。”花蕊仙妃一直在与御婵用神念暗中交谈,顾不上考虑他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快把藏宝之地告诉我。”御婵催促道。

    寻易看向花蕊仙妃道:“师娘,那我就告诉她了。”

    花蕊仙妃点了点头,寻易把从镜水仙妃那里要来的藏宝地点展示了出来,嘱咐道:“你先别急着去,等我把师娘送到虚水下还有事跟你说。”

    花蕊仙妃轻哼了一声道:“这是要瞒着我喽,别以为我猜不透你那点心思。”

    御婵更为直接,满眼讥嘲道:“十有八九是和南靖洲的那个小女修有关吧?怎么,当着师娘的面还不好意思说呀?”

    面对两个慧心通明的仙妃真是件让人头疼的事,这刚漏一点口风就被人家猜了个通透,寻易忙矢口否认道:“你们这都想到哪去了,我是想问问三魂的事。”

    花蕊仙妃对御婵道:“他若求你帮着送东西给南靖洲的故旧,你不要管。”

    御婵幸灾乐祸的笑道:“谨尊姐姐吩咐,小妹这就去了,连纠缠的机会都不给他。”说着依长幼之礼拜了拜。

    花蕊仙妃把她送到了门口,以此表达了对其修好之意的回应。

    送走了御婵,花蕊仙妃抚着寻易的头道:“不是我要拂你心意,只是你送过去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再送恐怕就会给她们惹祸了。”

    寻易强笑道:“我知道了,师娘,那个乾坤袋我确实是送给那个花仙了,因不想出尔反尔所以才对您有所隐瞒的。”

    花蕊仙妃慈爱的对他点了点头,“带我去看看你发现的大隐秘吧,这传出去都是个大笑话了,紫霄宫虚水下存在这么大一个秘密我们居然是一无所知的。”

    寻易得意洋洋的把师娘带到虚水旁,花蕊仙妃虽听知夏较为细致的讲了秘境之事,但近万年来对虚水的忌惮之心早已根深蒂固,比之知夏他们犹有甚之,以至于在进入之时这位天性胆小的化羽仙妃表现得比自己的弟子们还要不如,紧抓着寻易的手脸色良久才恢复过来。

    寻易心中暗自好笑,本打算是把师娘送下来自己就上去的,现在看来只能改为在边上陪着了。

    这个选择还真对了,只过了三天花蕊仙妃就把他召了过来。

    这可大出寻易的意料,一飞到师娘身边就问道:“您不是害怕得不敢多呆了吧?”

    花蕊仙妃颇有些难为情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才笑着道:“只能说各有各的机缘,此地能令御婵破境,而我却是自知难有太多收获的,索性就不多耽搁功夫了。”

    寻易劝道:“我看您就是太牵挂师尊的事了,难得有这么一处好地方,您就静下心来多参悟些时日吧,不急于这一两个月的。”

    花蕊仙妃笑着摇摇头道:“并非如此,真的是此间难以令我生出什么感悟,强求无益。”

    寻易不以为然道:“就您现在的心境,我看到哪都难生感悟,除非是把我师尊找到了。”

    “你说的或许有理。”花蕊仙妃望向前面的虚空,“我已经把有关你师尊的实情告诉御婵了,她既然已经生疑了,这事就瞒不过她了。”

    “您就是不跟我她说,我也打算着要告诉她的,省得她为那处子虚乌有的福境打您的主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