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八二章 这算了屁呀
    紫霄宫的答谢盛宴是在花蕊仙妃走后不久举行的,尽管没有化羽修士出席,但这场盛宴依然可说把紫霄宫的荣耀推到了数千年来的顶峰,因为即便是正天君执掌紫霄宫时也不曾有过这么多门派来捧场,啻派、北宫家族、幽旗门这三大门派与紫霄宫的修好令紫霄宫在蒲云洲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在对外关系得到改善的同时,紫霄宫十一位大弟子的和睦更是令亲者快而仇者惧,此番连素来与师兄师姐们对着干的小魔君亦列席盛宴了,神情看起来还颇怡然,半点找茬闹事的意思都没有。内睦外合的紫霄宫是没法不让人另眼相看的了。

    场中最抢眼的当然还是那位跟个小屁孩似的七仙君,短短十来年内,已经为他举办三场惊动整个蒲云洲修界的盛会了,前两次是入门庆典和轻云派为他而办的勇闯七荒凶地的庆功宴,这般强劲的风头大家还真想不出来在蒲云洲有谁能与之相媲美。

    寻易在这种场合下只能强颜欢笑,其实何止是他,他的那些师兄师姐们哪个不是如此?两位宫主差不多就算是仙隐了,眼前这极度荣耀的背后藏着的是莫大的危机,说到底主宰修界的还是那些隐身幕后的大神通们,风光一时的巫真宗不就因三魂仙尊的败亡而夹起了尾巴吗,紫霄宫也曾因正天君的种种不利传闻而低头做人,而这些大神通们却是说撒手就撒手的,其实蒲云洲的各大门派不管外表多光鲜,其弟子们的内心都免不了要有一份战战兢兢的。

    这又是一个千少盟壮大声威的好时机,大长老不断的演绎传奇,让一帮小弟兄个个意气风发,在宴会上往来穿梭的最热闹的就属他们了,千少盟的大旗不时在各处闪现,无极门放出了全,灵纹派带来了小煞星,明争暗斗讲究的就是未雨绸缪,不管将来怎样,让门下子弟先与紫霄宫的七仙君拉上点交情总不是坏事。

    孤云展、北宫仪自是不屑于小弟兄们的那份张扬,这二人自上次见面后倒似挺谈得来,为躲避两位盟主的纠缠拉拢,他俩躲到僻静处闲聊去了。

    轻云派虽刚刚倒向紫霄宫,但因寻易的关系,两派的关系急剧升温,轻云派弟子跟着忙里忙外,俨然成了半个主人,仙玉在攻打巫真宗一战中是直接参战了的,她对寻易的关心是不言而喻的,寻易此番能渡过劫难她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知夏等人也把她当作了自己人,带着她一起往来各席致谢。

    师兄师姐们带着仙玉,寻易则带着兰音,这个柔弱的女子孤身跪在三魂仙尊面前哭求的恩情寻易不会忘,他已经向瑞冰、琪冰勒索了两件很是不错的宝物送给兰音了,瑞冰和琪冰刚受了他的恩惠各分了一件灵宝,面对小师叔的勒索自然不敢不尽心。

    紫霄宫有意抬升月虹和绍陵这两个女修的举动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们俩共居一席,仅排在十一位大弟子的席位之后,尚在权高位重的景盛、炎冰等人之前,这个排位是很招眼的,知夏如此安排主要是为了把御婵收徒的戏演得更让绍陵确信不疑,她跟绍陵讲的是御婵仙妃已是化羽中期的大仙妃,尽管她只是个记名弟子但紫霄宫也必须得表示出足够的尊重。这样一来宴会上最手足无措的一席就属她们俩了,两个原本出自低微门派的人在这种场合坐于一众显赫人物之前,那种惶恐是可想而知的,她们以前的师祖在这里可是连末席都没资格坐的。

    寻易在各席拜谢的差不多,遂溜溜达达的凑到了孤云展和北宫仪那边。

    北宫仪见他过来不由自主的摇头叹息了一声,对于这个大麻烦不断的兄弟他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孤云展把手拍在寻易肩头,露出少有的赞许神情道:“我必须得夸你一句,够胆色!落在三魂手里能面无惧色的人不多。”

    寻易洋洋自得道:“这算了屁呀,小爷早就说过,你那点胆子未必陪我们玩得起。”

    北宫仪自嘲道:“他陪得起陪不起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肯定陪不起你的。”

    孤云展哂笑着看着寻易道:“别夸你两句就找不着北,让我陪你玩,你恐怕还得再练个几百年。”

    寻易傲然道:“少跟我卖狂,等这里的人都走了,咱们俩找地方比划比划,我非打服你不可,让你知道知道小爷徒手宰杀像你这样的元婴修士有多容易。”

    孤云展打量了他一下,转头笑着对北宫仪道:“这小子的修为要照此速度精进,还真用不了多久就能压过咱俩了。”

    寻易撇着嘴道:“还用不了多久干吗呀,我现在就能打得你哭爹喊娘。”

    孤云展嘴角泛起坏笑道:“我还真得趁现在还能打得过你的时候好好教训教训你,免得以后没机会了。”

    寻易哈哈笑着搂住二人的肩头,暗传神念道:“你们俩谁知道仙壤的事,跟我说说,如果能给我弄来一点最好,用什么换都行。”

    孤云展传回神念道:“仙壤?我只听说过三言两语,都是上古传说了,后来没人再见过那东西。”

    寻易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向北宫仪,北宫仪只微微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此时裴元跑了过来,用护体神光罩住三人道:“我可是拿你们三个当自己兄弟的,你们看全那威风不可一世的样子,千少盟可是咱们几个的,下次选盟主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当了,你们几个谁当盟主都行,要还是他,我可不受这窝囊气了。”

    北宫仪笑了笑道:“我是后来者,加入千少盟就是凑个热闹,帮你们捧个场,盟主之争没有我参与的份。”

    孤云展淡淡道:“我只做我的二长老,其余的事没兴趣。”

    裴元不满的看了看二人,然后求助的望向寻易。

    寻易拍拍他的肩以老气横秋的语气开导道:“以才能和谋略来论,二长老皆强于你这个副盟主吧?他都甘于作二长老你为何就不能安然作个副盟主呢?只有蠢人才去争权位,若德才不能服众,争来又有何用?全确是盟主,但咱们几个如果一撤,千少盟立即就会散,所以他只能看咱们眼色行事,你要觉得位卑于他就是受窝囊气,那你可太幼稚,我们以后还怎么带着你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