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八九章 你可真够舍得我的
    “他们三个凑在一起当然不会有什么好事,不鬼鬼祟祟才怪呢,你猜出他们要去做什么了?”兰音眼中含笑的问,虽然深知寻易有多能折腾了,但在她眼中这位七仙君始终是个大孩子,而且是个很良善很可爱的大孩子,这样的孩子即便偶有逾矩也是可以容忍的,如此良好的印象让她自然而然的把一切都往好处想,认为寻易不会作太出格的事,尽管事实上寻易已经作了杀庆丰子、独闯七荒凶地这等事,她依然不由自主的对其持此观点。

    兰音这种把虎崽子当小猫的态度让孤云展颇感无语,索性摇了摇头道:“等问过裴元再说吧。”

    二人等了没多久,裴元和小煞星就在护卫跟随下飞了过来,两人一边飞还在一边郑重其事的讨论着开设店铺的事宜。

    孤云展带着兰音迎上去,先打发了众护卫,然后旁敲侧击的试图从这两个小子嘴里问出他们三个在谋划什么事。

    裴元和小煞星如今是惟寻易马首是瞻的,寻易既然说这次探宝不带别人玩,那他俩是打死也不会泄密的,尤其是小煞星现在还是待罪之身,更是闭紧了嘴多一个字都不肯说。

    孤云展问了一阵后已然看出这两个傻小子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寻易根本就没跟他们说实话,遂放他们去了。

    等他们去后,兰音见孤云展紧锁愁眉,不禁笑着劝道:“经历了此番劫难,紫霄宫必然会对他严加保护的,他就算想憋着想跟这二人闹出点什么事也是难以得逞的,你不用这么担心。”

    孤云展不以为然的看着兰音道:“你太小看他了,这小子既然已经开始谋划了,那就一定想好了摆脱管束的办法。”

    “你说他们是要去找死,到底指的是什么?”兰音关切的问。

    孤云展沉吟了良久才道:“此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你先回浮云山吧,对任何人也不要多讲,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兰音不悦的嗔道:“你连我都要瞒着?”

    孤云展无奈道:“他当我是兄弟,我不能坏他的事。”

    兰音瞪起眼道:“那你就别怪我回去乱说,我既然知道了他即将去涉险,就不能不禀报师尊。”

    孤云展面色严峻的沉默不语。

    兰音语气转柔道:“我已然知道了,你让我如何能不说?师尊对他的疼爱你是清楚的,而且他对我和二师姐皆有大恩,我哪能在明知他要去涉险时瞒而不报呢?”

    孤云展嘴角泛起一丝不屑道:“娇生惯养之人是不可能悟得大道的,这就是师祖任我在外面游荡的原因,而且信情也非可摆布之人,你们可阻止他一时,难道还能防他一辈子?”

    兰音辩驳道:“这道理谁都懂,可他不是还小嘛,修为也只有结丹期。”

    孤云展更加不屑道:“他比你精明的多,说到修为,我相信他有与我一战之力了,你未必是他的对手,否则这小子不会说那些张狂的话。”

    “你真认为他不用宝物就能战胜元婴修士?”兰音大为不信的看着他问。

    “我信。”孤云展干脆的回答。

    “那……那也不能任他去冒险啊,你告诉我他究竟想去作什么?”

    孤云展望向紫霄宫的方向道:“你首先应该弄清楚,咱们是他的朋友,如果非要操长辈的心,那这朋友就做不成了,别看他现在对你很好,可一旦他觉得你不再是朋友了,那就没这份亲近了。”

    兰音不服气道:“是朋友就得任他胡闹呀?”

    孤云展收回目光看向她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不觉得他是在胡闹,你要觉得他是在胡闹,那只能说明你们俩成不了朋友,不妨跟你说了吧,他此前曾向我和北宫仪打听过仙壤的事,当时我就察觉到北宫仪似有异样,其后这二人在屋外嘀嘀咕咕你是看到了的,若论对仙壤的了解,恐怕没有哪个门派会比北宫家族多,据此我推测北宫仪可能已经被他说动了,他们所谋划的事就是去寻找仙壤。”

    “仙壤?!”兰音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他们要去哪寻找仙壤?”

    孤云展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我对仙壤所知甚少。”

    兰音怔怔的眨了一阵眼,“那更得拦着他了,仙壤岂是他们几个能寻到的?”

    孤云展嘴角泛起笑意道:“恰恰相反,如果没有这个机缘,我这辈子或许都没机会接触到北宫家族所掌握的隐秘,北宫仪为人稳重,他既然敢答应信情,那必定是有所倚仗的,你要去告密,无疑也是断送了我的一次历练良机。”

    兰音泼冷水道:“他们避着你密谋,明摆着就是不愿让你参与,我看你求他们也没用。”

    孤云展阴笑道:“我求他们?我是要威胁他们!敢不带我,我就去告密。”

    “可……可仙壤哪有那么好寻的?你都说他们是要去找死了,还非跟着去,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好了!”

    “我是一定要去的。”孤云展平静而坚定的说。

    兰音赌气道:“那我也去!”

    孤云展稍作沉吟道:“好,机缘难得,那就一起去吧。”

    兰音打量着他道:“你可真够舍得我的。”

    孤云展微微而笑道:“应该说是有好事不愿把你落下,你可以不信信情,但没理由不信北宫仪,咱们这次是死皮赖脸的去凑这份福缘,当然了,到时拦着信情别过份冒险既是个现成的借口也是咱们应作之事。”

    兰音踌躇良久才道:“你既执意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可你得说话算数,该拦着他的时候一定要出手,我现在很怕到时你会比他还冒失,你们俩谁出现闪失我都是活不成的。”

    孤云展眼中闪出怜爱的目光道:“我有分寸,你不用怕,以后没有谁敢轻易拿你问罪。”

    兰音俏脸微红,避开他的目光道:“那咱们现在就回去找信情吗?”

    孤云展狡黠一笑道:“这小子鬼心眼太多,威胁他未必能如愿,咱们去威胁北宫仪。”

    兰音抿嘴而笑,与这恶名远扬的孤云展相处让她领略了一种全新的生活,这对她如同有着某种魔力般,不管好与坏,反正她之前从未如此开心,如此鲜活过,这个大家眼里的魔头已经让她甘愿付出生命而不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