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六九二章 你这摆明就是挤兑我
    苏婉感到异样来袭时天都快亮了,端坐在蒲团上的她睁开了眼,望着窗上熹微的晨光的眼神复杂难明。

    她早就看出寻易不愿和她见面了,既然已经成了这个局面,那就只能先将错就错试试效果如何了,她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时刻,考虑着如果异样持续超过二十息则表明寻易是想和自己见面的,那时再进入幻境不迟。事实是她刚作出了这个打算,异样就消失了,这无疑是异样持续最短的一次了。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凄冷暗淡晨光逐渐转为红火热烈才再次闭上眼。

    顺利躲开了和苏婉见面的寻易当然是如释重负的,像个行窃得手的小贼般转到了镜水仙妃那边。

    “怎么这么高兴?”镜水仙妃眼含笑意的问,她可是很久没从寻易那里感受到这种喜悦的心情了。

    “啊……嗯……我高兴了吗?”寻易不住的眨着眼睛,使劲运转着不太灵活的头脑。

    “是不是苏婉给你什么甜果子吃了?”镜水仙妃语气中带着揶揄。

    “你就会拿她找我的乐子!”寻易不满的抱怨,眼睛还在眨啊眨的。

    “你又转什么鬼心思呢!”镜水仙妃没好气的看着他。

    寻易闭上眼道:“我是想跟你说件事的,一时记不起来了,你容我想想。”过了好一阵他才睁开眼,磨磨唧唧道,“那个……,我是想……嗯……回去看看师尊,顺便把几样宝物交给她。”原本他是准备了好几套瞎话的,目的只有一个——骗镜水仙妃让菡香与他相见。恳请菡香送他去与苏婉相见并不是首选方案,头脑迟钝成这样还能做出这等应变的确够难为他的了。

    镜水仙妃闻言皱起了眉头,忧心忡忡的看着他道:“我觉得你还是不去见她的好。”

    寻易低下头小声道:“可我想去。”

    “我怎么感觉你说的不像是真话呢?”镜水仙妃狐疑的看着他,细细分辨着心中所感,可寻易此刻心绪太复杂了,纠结在一起令她很难理清,毕竟寻易对她的情感只是贴了一点男女之情的边儿,而她对寻易则是根本谈不上有那种感情的,所以她在这里的感知能力甚至比苏婉还要弱的。

    寻易没抬头,又重复了一句:“我就是想去。”

    镜水仙妃无奈的摇了摇头,眼中有了怒其不争的责怨之意。

    寻易抬起头道:“我不想让御蝉知道太多有关我师尊的事,你让菡香送我跑一趟吧。”

    镜水仙妃的神情严肃起来,“你这是害她犯险,我怎么好跟她提这种要求呢?易儿,你这可有点不懂事了。”

    寻易乞求道:“我不是让她把我送到玄方派,让她把我送到西天障也不行吗?那样的话我正好可以求她帮我弄点灵液兑现了许给御蝉的承诺,如果西天障也不行,那你尽可选个稳妥的地点,我告知师尊让师尊来找我就是了。”

    镜水仙妃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心中疑云丛生。

    寻易见她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大觉不满道:“你要不想帮这个忙算了,何必这么看着我呢?用得着吗!”他是真觉得委屈,尽管他现在是在骗镜水仙妃,但镜水仙妃用如此眼神看着他他还是受不了,所谓熟不讲理莫过如此吧。

    镜水仙妃之所以流露出那种眼神完全是受了模模糊糊的感知影响的,听了寻易的抱怨,她忙歉然道:“不是我不信你,而是我感觉到你多半有事瞒着我,这样吧,我把你由香色域送到南靖洲那边,你让苏婉到牧兰山来找你。”

    寻易不耐烦的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你这摆明就是挤兑我,我不去就是了。”

    “我怎么挤兑你了?”这次轮到镜水仙妃觉得委屈了。

    寻易气哼哼道:“你明知道我不会让你冒险的还非说要亲自送我,这不是挤兑我是什么?既然只是送过香色域,那让菡香送我过去不行吗?你们也不用送我去什么牧兰山,把我送到南靖洲地界就行了,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这股浓浓的怨气镜水仙妃倒是感受的一清二楚,她怕真伤了二人的感情,遂沉吟着道:“也罢,那就让菡香送你一趟吧,但你最好和苏婉见上一面就立刻回来,耽搁过久恐生意外,而且此事须万分谨慎,为避免苏婉那边生出什么隐患,你不妨只对她讲从我这里得知了牧兰山有一株望仙灵草,让她速去采摘,算着时日差不多了我再让菡香送你过去。”

    寻易怨气稍平,犹有不甘道:“去西天障是很危险吗?我特别想顺便一并把灵液采了,那样就免得你去采了。”这并非是他演戏演得好,以他此刻的头脑是无法顾全这么多的,只是这套词他比较熟而已,因为准备最充分的一套借口就是有关让菡香采灵液的。

    镜水仙妃见他念念不忘自己的安危,心中发暖道:“我与菡香情同姐妹,犹如你和西阳,如果有冒险的事你会推给西阳去做吗?”

    寻易耷拉下脑袋道:“好吧,我下个月通知师尊前往牧兰山,她现在是元婴修为了,这段路你估计她需要走多久?”

    “途中若无耽搁,差不多需要三个月吧。”

    “好,那我提前十天去香色域,你让菡香在那里等我吧。”

    “你怎么来香色域?”镜水仙妃眯起眼问。

    寻易坏笑道:“骗我二师姐送我过去,到时让菡香出手制住她就行了。”

    镜水仙妃不由在心中暗叹了一声,寻易曾经在南海险些为苏婉而命绝,所以这小子为了见苏婉做出多么荒唐的事她都不会觉得奇怪,让她忧心的是从其当下的这份处心积虑来看,这小子对苏婉的迷恋丝毫不比当初差,同时她也感到了不安,这种不安自然是来自那判断不明的模糊感知,她几乎可以断定寻易是言而不实的,可但凡涉及到苏婉,寻易的心绪就必然是乱七八糟的,说百味杂陈或百感交集都不为过,现在只能祈盼他所隐瞒的不是什么坏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