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零一章 令徒也是个实在人
    御婵找到苏婉时,苏婉刚刚打发走来找她商量事务的黄樱。

    一股突然而至的无形威压令苏婉不由自主的要跪拜下去,但那股威压随即就消失了,接下来她就看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就是他以前的师尊?”御婵把寻易的形貌展现给了苏婉,她的语气虽很平静,但面对这么个仅有元婴初期修为的小女修,她即便想友善一点那姿态也会是居高临下的。

    苏婉还是跪拜了下去,以御婵此刻的修为无需动用威压,仅那庄严宝相就足以让苏婉意识到这是位具有化羽修为的仙妃了,遇到修为高出她如此之多的前辈,她没有不行大礼的道理。

    “是。”她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一时心中满是忐忑,不知寻易是如何招惹了这位仙妃已至让她找到了这里。

    “他如今在你这里吗?”御婵垂眼看着苏婉问。

    “不在,我已经十多年没见到他了。”苏婉心中虽有惶恐但答话间神情还算镇定,这缘于她在这刹那间已经打定了主意,那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向对方透露有用的消息,尽管她所知的并不多,但那也不能说,她已经很愧对这个弟子了,既然人家找上头来了,那她这个作师尊的就该尽一点师尊的责任。

    “起来吧。”御婵有点心烦的皱起了眉头,玄方派这巴掌大的一点地方她自然是能在转瞬间查个透透彻彻的,寻易肯定没藏在这里她心中已然是有数的了。

    苏婉依言站了起来,不失分寸的礼让御婵入座。

    御婵优雅的坐在蒲团上,打量了两眼侍立着的苏婉,开口道:“他在你门下时叫什么名字?”此前去紫霄宫她向知夏询问了一些情况,觉得了解的足够多了就直奔玄方派而来了,她没有对知夏说把寻易弄丢的事,这实在不好启齿,为了尽量不惹知夏猜疑,她没再去向绍陵和月虹多做询问,而知夏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师弟在这边叫什么名字的。

    苏婉连寻易的名字都是不想告诉她的,微微躬了躬身不卑不亢的轻声问道:“敢问此子因何故惹仙妃追寻?”

    御婵看出了她的心意,郁闷的哼了一声道:“我与他是友非敌,你照实回答就是了,否则我早就搜你的魂了,何必跟你废话。”

    苏婉知道这个道理是不错的,遂如实答道:“他在此间名寻易,请教仙妃他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御婵气不打一处来的又哼了一声,粉面含霜道:“你教出的好弟子有多大本事难道你不知道吗?他能遇到什么麻烦?只有他给别人惹麻烦!”

    苏婉低下了头,知道了寻易没事她就放心了,看到这位仙妃被寻易气成这般模样,她真是有点哭笑不得,暗自喊着寻易的名字道:你可让人省点心吧,你现在惹的祸都是通天的了。虽是在心里责怪寻易,但那份得意也是不免要滋生出来的,试问天下哪个元婴初期修士的弟子能有这本事呢?

    “敢问仙妃此子又如何顽皮了,竟累您到此找寻?”尽管这位仙妃此刻心情不好,可苏婉还是想问清楚此中缘故。

    御婵阴沉着脸沉默了一阵才道:“他跟一个化羽修士跑了,你知道他有可能去哪吗?”因不知寻易是否向苏婉提起过花仙的事,所以她用了含糊的说法。

    “那化羽修士可是……他的师娘?”苏婉也是出于同样的顾虑没问带走寻易的是不是镜水仙妃。

    “不是。”御婵略显不耐烦的答。

    苏婉识趣的作答道:“此子在此间修炼时与外界并无往来,是以晚辈也想不出他能去哪。”

    御婵挑起眉梢问:“你认为他会去南海吗?”

    “晚辈觉得……”苏婉沉吟着摇摇头,御婵能提到南海令她颇感意外,既然寻易把这么隐秘的事都跟她说了,那就应该是和这位仙妃关系很近了,可在把对方底细摸清以前她还是得谨慎些,所以这个摇头更多的意味是说不准,而非表示寻易不会去南海。

    御婵忽然笑了起来,指了指一边的蒲团道:“坐吧,我不想那臭小子以后跟我计较,责怪我欺负了你,怎么说你也曾是他的师尊,不该让你就这么站着。”

    苏婉笑了笑道:“晚辈怎敢在仙妃面前安坐呢?多谢仙妃眷顾,晚辈站着就好了。”

    “坐吧。”御婵懒洋洋的说,那样子既有无奈也有自觉可笑,当然这都是对寻易的。

    苏婉还待推辞,话未出口身子已被一股柔和之力送到了蒲团上,谢过了仙妃赐坐,苏婉隐约猜到对方或许就是寻易曾提到的那位新结识的仙妃,之前她对是否真存在这么一位仙妃是半信半疑的,毕竟寻易的瞎话太多了,难保不是为了找托词而随口无中生有的编出了一位仙妃,现在看来是自己多疑了。

    御婵当然明白,有牵心幻境在,自己来找苏婉这事肯定瞒不住寻易,而且就算能让苏婉闭口不提,知夏也是会告诉他的,所以自己对苏婉的态度不能太恶劣。

    待苏婉坐好,御婵笑吟吟道:“我这一段日子可托了令徒不少的福,令徒也是个实在人……”

    听她居然说寻易是个实在人,苏婉不由自主的抬起头,只听御婵继续说道:“施恩图报,实在的紧,他现在已经差不多是把我当使唤丫头用了,不但把我支使的团团转,还处心积虑的骗我。”

    苏婉强忍着才没笑出来,神情甚是古怪的说:“此子是太过顽皮了,晚辈那时也曾总是被他气得哭笑不得,不过他的心地是极良善的,只因遭遇了太多离奇之事,令他不得不有所隐瞒,迫不得已而做出些看起来诡异可疑之举,晚辈可以担保他对您绝无不敬之意。”

    御婵不无自嘲道:“他对我若有半点敬意就是咄咄怪事了,不敬归不敬,你教出的这个弟子确实非同寻常,心地良善是一点不错的,而且极能讨人欢心,我与之可算忘年之交了,你不必对我心存什么顾虑了。”

    苏婉欢喜的拜谢道:“得蒙仙妃青睐是他无上的造化,我与他虽无师徒名分了,但这份大恩同样是永不敢忘的。”

    御婵展颜而笑道:“别拜了,是我欠着他的恩情呢,要不怎么会给他当使唤丫头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