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零三章 你就别闹了,听话!
    御婵终于如愿的把玉指点在了苏婉的眉心上,在搜魂的手法上她尽量表现了出尊重之意,这个尊重指的是让苏婉能清楚的感知到她搜索的路径,否则以她当下的修为搜索起来苏婉是不可能感知得这么明晰的。

    “得罪了。”御婵用了近一盏茶功夫才收回了手,客气的告了声罪。

    “无妨。”苏婉淡淡的应了一声,脸上多少还是显露出了一些窘迫。

    “他应该不会去南海。”御婵随即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这也算是对搜魂的一个交代。

    “何以见得?”苏婉关切的问。

    “因为他那几个朋友在南海过的很好,他不会只为了和大家见上一面就涉险跑上一遭,寻易不是这样的人。”御婵其实还有更多的理由支持这一判断,但既然苏婉尚不知道寻易金丹受损以及菡香等事,她也就不想做多舌妇了。

    “那他会去哪里呢?”苏婉微蹙秀眉思索着问。

    御婵没有作答,她站起身随手在苏婉肩头拍了一掌,说道:“你先受点苦吧,这样他其后若是到你这里来了自会来求我,让他见识见识我的手段省的他真以为我拿他没办法。”

    苏婉只觉肺腑好似被这一掌震得全都稀烂了,脸色瞬间变为惨白,她愤怒的盯着御婵,但体内的剧痛令她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御婵看都没多看她一眼就飘然而去了。

    苏婉身子摇晃了几下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她痛苦蜷缩成一团,豆大的汗珠不住的从额头滚落,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痛楚才开始慢慢消减,但却没有最后消失,她尝试着运转灵力,发现有几处脉络已经被封住,不解开封锁是别想继续修炼的。

    从地上站起来后,她发狠的把御婵坐的那个蒲团撕了个粉碎,作完这个幼稚的举动后,苏婉默默的坐了一会,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般心平气和的收拾起蒲团的碎屑,这会工夫她已经想通了,此前受了寻易那么多好处如今受点牵累也是应该的。

    御婵离开玄方派后开始在南靖州遍查寻易所有可能去的地方,不但找到了月裳、星裳,甚至连回归尘世多年的朗明也没放过,当线索全部断绝后,她不得不把注意力转移到仙壤上了,寻易不止一次的向她打听过仙壤,加之其又是跟菡香跑的,所以她很早就考虑到了这小子是不是去找仙壤了,但传闻有仙壤的玄土裂原实在是太凶险了,根本不是寻易能去的地方,且还是花仙无法涉足的禁地,怎么考虑菡香也是不该带他去那里的,是以这个念头早早的就被她否定了,如今在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的情况下,这个不可能的去处成了唯一的线索。

    在御婵离开玄方派时,寻易一行人刚好踏上玄土裂原。

    玄土裂原究竟有多广阔是很少有人能说清的,因为有胆子来这里的人本就不多。

    从蛮古地龙口中出来时,这片区域给寻易的感受并没什么特别的,除了天空中扬尘较多遮得阳光浅淡,给人一种进入了褪色记忆的感觉外,其他皆还算正常,让他比较心烦的是从地龙口中出来的不仅是他们四个,还有北宫仪的两个护卫,这二人直到此刻才露面不用问也知道是北宫仪有意作的安排,看来他也和孤云展有相同的顾虑——怕寻易横生枝节。

    对于北宫仪有护卫随行一事本在寻易的意料之中,没人跟着反倒是怪事了,可这二人此前没现身让寻易误以为真的没人跟随呢,白白窃喜了一路,空欢喜一场的感觉当然不会好,但当下也没什么理由可以打发掉这两个人,只好看情况的发展再做打算了。

    北宫仪的这两个护卫皆是元婴中期修为,一个叫辽俨,一个叫寒圳,他们俩跟寻易见面次数虽只有几次,但混的却挺熟了,这固然有寻易为人随和的原因,更主要的还是寻易把北宫仪从乱星域中救回来让这二人失职之罪轻了许多,他们对这位紫霄宫的七仙君是感恩戴德的。

    北宫仪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所以他和大家一样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带着几分明显的紧张之色对众人道:“一会行进时你们要紧跟在我身后,一丝一毫的偏差都有可能导致杀身之祸,这可不是我危言耸听。”

    包括两位元婴中期修士在内,大家都是紧张的,相比之下寻易显得要好很多,他看了一眼大气不敢出的兰音,笑着对北宫仪道:“你要把我们吓得心慌意乱了一会更容易出危险,我们记下了,你自己也放松点吧,先告诉我一下这是什么地方吧。”

    “玄土裂原。”北宫仪努力让自己更加镇定了一点,手指着大家的身后道:“我们已经到了玄土裂原的深处,仰仗着神兽地龙的神通,我们直接越过了外围的重重险阻,我得郑重的警告你们一下,别因为进来的轻松就以为那些险阻容易过,要是硬闯,说九死一生都是轻的,包括你们两个在内。”看了一眼辽俨和寒圳后,他接着道,“所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状况,谁也不要试图独自闯回去,优先要作的是想方设法的回到这里来,我会让地龙在此等候的。”

    “玄土裂原……”寻易口中嘀咕着,看了看身后那片灰蒙蒙望不到边际的地带,又仰头看了看天上的星相,然后伸胳膊踢腿的活动着筋骨道:“还是小爷在前面探路吧,谁让我是你们的师叔呢。”

    北宫仪皱着眉头按住他的肩头道:“别闹!到了这里一切都得听我的安排。”说话的同时暗中送去神念道,“我知道一些躲过危险的路径,这是我北宫家族用无数性命换来的,你心里有数就行了。”

    寻易打着哈哈道:“大不了就是一死嘛,我看你这紧张兮兮的样子就气闷。”说着他转头用挑衅的眼神看向孤云展,“你看师叔我的胆气如何?”

    孤云展不屑的笑了笑,然后也皱起眉嘱咐道:“凶险之地别疏忽大意,谨遵北宫兄的安排吧。”

    兰音不放心的把寻易拉过来道:“你一会跟在我身后,这不是逞强胡闹的地方,记住了吗?”

    寻易露出灿烂的笑容,口中拿腔作势道:“兰音师侄,师叔我可是孤身闯过七荒凶地的,该是你走在我身后才对吧?”

    兰音被噎得还真无言以对,只得发嗔道:“你就别闹了,听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