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零四章 快跟我跑!
    经寻易这么插科打诨的一闹,大家的紧张情绪有所缓和,在这种情况下紧着闹就要令人心烦了,所以寻易及时的闭上了嘴。

    北宫仪分配了一下大家的位置,他走在最前面,辽俨紧随其后保护,接下来依次是孤云展,兰音,寻易,寒圳断后照应全局。

    出发时北宫仪把一个茶壶大小的沙斗悬于头顶上方尺许高处,随着行进,沙斗里面漏出的红色细土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细细的红线,这些细土任风吹雨打亦不消不散,有了这条红线作指引,即便他出了意外大家也能循着原路回去。其实他们这些人凭着凡人无法比肩的强记与辨识能力是完全可以记住路径的,北宫仪如此谨慎只因寻易和孤云展的身份太高了,即便自己出不去也得确保这二人的平安。

    北宫仪一开始飞得很快,但没一会就慢了下来,并放出了一只灰了吧唧模样古怪的小兽,他跟在小兽后面时不时的就要变换一下路径,忽高忽低忽左忽右,还有时会停下来拿出一两样宝物在原地折腾一阵才继续前行。

    兰音见他如此频繁的变换路径而自己却什么危险都察觉不到,心中不免暗自发慌,没走出多远就萌生了退意。

    见惯世面的孤云展显得比较从容,他甚至怀疑北宫仪如此折腾是有故弄玄虚的嫌疑的,尽管北宫仪只是对寻易讲了自己知道路径,但这种事不难猜。能猜到归能猜到,说出来就不合适了,所以他暗自盼着寻易能多几句嘴,以便印证一下此间是否真的那么凶险,可惜他的算盘在寻易那里是打不响的,寻易也觉得北宫仪有故弄玄虚的嫌疑,但他才不会多嘴呢。

    就这么走出了五六千里,眼见北宫仪规避的行为越来越频繁,差不多到了每飞出几里就要改变一次方向的地步,而且天空中的扬尘也越来越厚了,四周成了昏昏暗暗的一片,兰音终于有点受不了了,问道:“还需要走多远啊?”

    “一半都没到呢。”北宫仪头也不回的答。

    兰音皱着眉抓住孤云展的手,暗传神念道:“这里的危险也太多了,不如回去吧。”

    孤云展颇觉好笑,传回神念道:“你看到什么危险?反正我一样危险都没看到,只看他一个劲忙活了。”

    兰音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问:“你是说他在吓唬咱们?”

    孤云展道:“我不敢断言,不过他若真是在故弄玄虚的话也主要是为了吓唬信情。”

    兰音扭头看了一眼寻易,郁闷道:“他还对我笑呢,我看就算到了把我吓死的时候他都不会有事。”

    孤云展安抚道:“没事的,据我猜测,北宫仪肯定知道此间的路径,现在一定不会出危险的,等他觉得没把握的时候定然会停下来,那个时候咱们才需要提高戒备。”

    “但愿如此。”兰音觉得孤云展所言有理,心里踏实了些。

    寻易此时笑嘻嘻道:“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呢?兰音姐姐,你是不是害怕了?”

    兰音回过头掩口笑道:“别没大没小的,姐姐可不是你该叫的。”

    寻易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你已经入了千少盟,盟中皆以平辈论交,这里连辽俨和寒圳都是千少盟的山门护卫,我自该按盟中的规矩称你为姐姐了。”

    兰音含笑而瞋道:“你少说两句吧,别太大意了,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寻易斜了眼道:“我是怕你太紧张了,逗你说两句话,别婆婆妈妈的紧着嘱咐了,照这样以后我们可没法带你玩。”

    孤云展对寻易此举挺领情的,凑趣的接口道:“他这话说的倒是不错,以后是得让你多练练胆量,你就别嘱咐他了,对一个敢孤身闯进七荒凶地的人说什么都是不管用的,不吃几次大亏这种人是不会知道天高地厚的。”

    “你才不知道天高地厚呢!”寻易梗着脖子回嘴道。

    “你可真跟个小孩子一摸一样!”兰音看他那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的想笑,经过孤云展的安抚加上寻易的这一番开心,她感觉好多了。

    就在兰音刚放松下来时,骤变突发,率先生出警觉的是寒圳,他大喊了一声:“快走!”没等他说出感觉到的是何种危险,大家均已察觉到地面如开锅的水般翻起了烟尘。

    他们此时距地面有三十余丈,此间的地面是极其平缓的,无数年飘落的埃尘已经使这里成了一片尘埃之海,在风力的抚平下,浅的地方或只有数尺,而深的地方就难测了,就他们所处的这片区域而言,尘埃厚度足在百丈之上。

    在一丝风也没有情况下,不知是什么在作怪,数百里范围内的地面忽然就升腾了起来,无声无息,厚厚的尘埃起伏而上,就像是被人抖动着的一大片丝绸,转瞬间柔滑的表面就因腾起的尘雾而变得模糊了,紧接着,就像冒起了一个个巨大的水泡般,无数大大小小的灰尘之泡不住的鼓起、爆开,灰尘只在眨眼间就弥漫至了高空。

    兰音在大惊之下本能的向上急冲而起,而这时同样大为惊慌的北宫仪才发出警告:“不要乱动!跟着我走!”

    他的警告来的太迟了,话音未落,天空中紧接着就传来了兰音的惊叫,随着红光一闪,他们头顶的天空如同一下子被点燃般变成了暗红色,闯出大祸的兰音则从百余丈的高空中直直的坠落下来,显然是连御气飞行的能力都没有了。

    寻易刚要纵身去接兰音,孤云展已经抢先冲了上去。

    “快跟我跑!快!”北宫仪高呼的声音已经有些发颤了,喊声未绝他已经用一道灵力把寻易拉了过去,然后不再管别人朝前疾驰而去。

    孤云展应变极快,接了兰音后并没有急着乱跑,而是落了回来,循着北宫仪的身影紧紧跟随。

    倒是辽俨急中出错了,眼见着腾起的尘埃已经浓稠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而头顶上的那片暗红却正在转为火红且在快速的向下蔓延,这块空间如同就是块被从上面炙烤的铁块,在变红的同时也在迅速的升温,短短三两息间就热到堪比身处烈火中了,辽俨担心北宫仪撑不到逃出去的那一刻,心急之下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抓了北宫仪和寻易展动身形就朝前疾飞而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