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零五章 凭运气.
    “停!向左!”北宫仪急声厉喝,但元婴中期修士的身法太过迅速,几乎就在他喊声响起的同时,辽俨的护体神光已然撞在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上。

    光华闪耀间,辽俨来不及多想,催出一道强悍的灵力以攻为守的向前打去,同时身形急转向左边闪去。

    这道灵力击开了前方那道无形的屏障,紧随其后的孤云展尚未生遭殃,在寒圳过来时数条火蛇猝然从那个位置窜了出来,寒圳正在全力对抗从后面席卷而来一几股尘浪,等发现从近在咫尺处窜出的火蛇时已来不及回防,只得强催护体神光去硬抗,火蛇撞到护体神光上立时腾起了缕缕灰烟,寒圳不由惨呼了一声,这些火蛇的威力比他预想的大很多,气府翻腾之下,压制后面那道尘浪的法力骤泄,惨呼声未绝他就被尘浪吞没了。

    “去救他!”北宫仪急声向辽俨做出吩咐。

    辽俨咬着牙掉头冲了回去,他与寒圳多年生死与共,早已情同手足,如果没有北宫仪的这声吩咐,他是不能抛下尚处危险之中的少主去救寒圳的,可既然少主有这句话了,他也就顾不了太多了。

    这时上方的火红之色已经蔓延至了头顶,北宫仪和孤云展的护体神光都闪出了明亮的光芒,一个是土黄色,一个是青黑色,而且他们所穿的上品幽蚕道袍也闪出了一层光晕,这不知名的灵焰比寻常烈火不知强了多少倍,继续硬闯他们多半是撑不到逃离的那一刻的。

    北宫仪在辽俨离开后立即扔出了一只暗紫色的小玩意,那东西看起来像是个刚用紫色泥巴随意捏成的小甲虫,还湿乎乎的呢,样子也颇简陋,寻易觉得自己小时候捏出的东西都比这个像样的多。

    比指甲略大的小甲虫被扔出去后迅即变成了一人高的大甲虫,但模样却因其变大而显得更简陋了,大甲虫向下一头扎进了翻腾的尘土中,在身后留下了一条干净的通道。

    北宫仪二话不说的扎进了通道中,以孤云展此刻展现出的镇定,他是没必要多废什么话的,孤云展确实很镇定,直至进入了通道他才开始去检查兰音的状况,自把兰音接住直到进入通道这段时刻虽极短,但能作到不分一丝精力去查看心爱之人的状况这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能力,这种能力唯有屡经凶险的人才能历练得出,与聪明与否无关,但与人的性情相关,寻易同样没少经历凶险,但换作他处于孤云展的位置,肯定会是另一种表现。

    大甲虫斜斜向下钻了数十丈后转为横着往前钻,它的速度快得令寻易直咋舌,北宫仪和孤云展拼近全力也仅是勉强能跟上,似乎它还能钻得更快,只是北宫仪不能把它催动得更快而已,因为在翻涌的尘土中大甲虫钻出的通道只能保持一息工夫,他们必须紧紧跟在甲虫屁股后面才行。

    当四周尘土不再翻腾,身后的通道也能保持住的时候,北宫仪收了甲虫从数十丈的尘埃下破土而出,刚到地面,热浪就扑面而来,他们还是出来得有点早了,回望方才所处的那片区域,那里此刻看起来已经完全像是一块烧红的精铁了,红的灼人双眼。

    北宫仪一边急急的向后退,一边紧盯着那片火红的区域,因紧咬着牙关,他的面部有些扭曲,眼圈亦隐隐发红了,辽俨和寒圳是把他从小照顾到大的,他们之间已经不仅是主仆之情了。

    寻易很关心兰音的状况,但北宫仪这个样子让他不好开口向孤云展询问,所以只投去了个探寻的眼神,孤云展也没出声,对寻易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兰音并无大碍。

    寻易暗暗松了口气,就在这时,北宫仪喊了一声:“停在这里别动。”然后甩手把寻易扔给孤云展,自己朝前疾飞而去。

    寻易这时才看到辽俨已经抱着寒圳冲出了那片红火的区域,他的身形顿在了距那片区域不远的地方,寻易方生疑惑,纳闷辽俨为何不快过来,随即就明白了,料想必定是北宫仪用神念及时喝止住了他,以防他触发新的危险。

    孤云展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他眼望着在北宫仪指引下开始小心移动辽俨,轻声道:“这鬼地方是够凶险的。”这句话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有所用意说给寻易听的。

    寻易捏住兰音的手腕送入一道灵力查探了一下,然后挪出孤云展的护体神光,面色平静道:“七荒凶地之凶险不比这里差。”

    “那就很让人奇怪了,你是如何闯过那些凶险的?”孤云展依然望着远方的三个人,语气平淡的问。

    “凭运气。”寻易回答的语气一如他那般平淡,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寻易的这个态度让孤云展不便再追问下去了,这时北宫仪他们也回来了,因此处距险地太近,北宫仪没有停顿,挥手示意寻易他们跟上,然后引着大家又前行了百余里才在一处没有多少尘埃的小山上停了下来。

    挥出灵力把尘埃涤荡干净后,孤云展和辽俨各自把兰音和寒圳安放在山石上。

    兰音在被放下时就醒转了过来,看着辽俨和寒圳的惨相和众人严峻的神色,她不禁大感迷茫,尚不知是自己的那个鲁莽行为触发了这场灾祸。

    “方才都发生了什么事?”她困惑的问小声孤云展。

    孤云展默默的摇了摇头,这个问题让他有点犯难,说实话无疑会令兰音徒增愧疚。

    辽俨皱着眉头朝兰音看了一眼,他对这个令寒圳险些丧命的人也算够克制的了,可这一眼难免还是带出了些许责备之意。

    兰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安的靠向孤云展。

    寻易开口对兰音道:“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多半这地下的尘土翻涌和天上的灵火是一套连在一起的陷阱,幸亏你们两个只是受了点伤,你快先定定神恢复一下吧。”

    兰音感激的对寻易点点头,不管究竟是不是自己闯的祸,寻易这么说都是种很好的安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