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零六章 我得保护信情
    寻易安慰完兰音,走到了盘膝而坐的寒圳身前,寒圳没有兰音那么幸运,他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灰头土脸了,整个人如同刚从灰土中刨出来一样,而且道袍被烧得已经有了几处焦糊,修士有护体神光保护,一旦出现衣着发肤受损的情况那就意味着或有性命之忧了。

    寒圳的样子看起来确实不妙,他的面色已经发青,呼吸也显得有些急促。

    寻易取出凝元丹递给辽俨,辽俨略一查探就连忙推还了回去,他虽不能明确判断出这是一颗什么丹药,但却能断定此种等级的丹药即便是这位紫霄宫的七仙君也不太可能有第二颗,这应该是他的保命丹药。

    寻易略显不悦的又把凝元丹递到辽俨面前,用眼神示意他给寒圳服下。

    辽俨为了不打扰寒圳,把他们几个拉到一边布下了一个隔绝法阵,然后才神态恭谨的开口对寻易道:“七仙君的好意我代寒圳领受了,但他的伤势还不至于动用这么好的丹药,你快收好吧。”说完他转向北宫仪,忧心忡忡道,“他虽无性命之忧,但所受伤损也是不轻的,必须得立即调养,此行恐怕只能就此结束了。”

    寻易一直托着凝元丹,不等北宫仪开口他就抢着道:“不管怎样你先把这颗丹药给他服了。”

    北宫仪懂得寻易的不甘,他推回寻易托着丹药的手,神色平静道:“接下来的路更凶险,这颗丹药你得留着。”

    辽俨皱起眉道:“少主莫非还要前行?”

    北宫仪点点头,看向孤云展和兰音道:“仙子也受了伤,我想请孤云兄留下来照看他们二位,不知孤云兄意下如何?”

    孤云展看了看兰音,迟疑着没有当即作答。

    兰音带着恳求之色道:“我看咱们都回去吧,你们别再往前走了,太危险了。”

    辽俨附和道:“兰仙子说的不错,少了寒圳,我怕独力难支不能照顾周全,暂且回去吧,大不了等寒圳恢复了,或找替换他的人,咱们过些日子再来。”

    北宫仪不为所动道:“在这里元婴中期修为和元婴初期修为没什么差别,即便是化羽修为的运气不好一样会丧命,多几个元婴中后期的修士随行反而不如少几个人更安全。”他这么坚持可不是为了成全寻易,一方面是道理确如他所言这般,另一方面是因有那么多探路灵符和附魂尸他也不甘心刚走到这就回去。

    寻易本来是很担心北宫仪会就此结束此行的,现在见北宫仪这般坚决他当然是大为高兴的,趁机道:“既然如此,那不如这样,辽俨你和孤云展一起留下来照顾兰音和寒圳,我们两个再往前走一点看看,若是不顺利我们立即回来。”

    一直迟疑着的孤云展立即接口道:“我和你们一起去,留下辽俨一个人照顾他们两个就够了。”

    寻易知道孤云展既然不想留下那就不会任自己摆布,把他拉到自己这一边更有利于甩下辽俨,遂爽快道:“也好,那就咱们三个一起走,辽俨留下。”

    辽俨有点急了,对着北宫仪连连摇头道:“少主,这可万万不行,你们要是出了事,我担不起这罪责!”

    兰音趁着这乱劲也争辩道:“我没受什么伤,可以跟你们走,我得保护信情。”

    北宫仪扬手止住他二人,先对辽俨道:“我来此历练家族中人都是知道其中凶险的,出了事不会有人苛责你们两个,就按信情和孤云兄说的办吧,你留下来。”

    辽俨只能继续摇头,少主做出了吩咐他不便当众顶撞,但心中那份对北宫仪的关切之情却让他难以就这么乖乖领命。

    北宫仪吩咐完辽俨,把目光投向了孤云展,对孤云展和兰音他不能强行安排,这得看他们自己的意思。

    兰音瞪圆眼看着孤云展道:“我得保护信情!你们要一定往前走,那我就必须得跟着!”保护信情只是一个可以堂而皇之说出口的理由,要和孤云展生死与共则是另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理由,两个理由加起来才让她这个早已胆怯的人不得不舍命相陪,她很希望通过这种坚持能让这三个人因怜惜而取消继续前行的计划,但她也清楚自己的分量是不够重的。

    寻易心下歉然,开口劝道:“留下吧,北宫仪不是说了吗,人越少越安全,我们三个都有异宝护身,遇到危险你不但帮不上什么忙,我们还得反过来照顾你。”

    “你们不用管我,如果我能拼了一死为你们多争取到一时片刻的逃命机会那就足够了。”兰音说到这里眼中露出乞求之色,有些动情的接着道,“师尊对我们曾有训诫,轻云派有今日之安稳全是托了你的福,若遇你有危难,我们必须要舍命救护,尤其对我们这一脉而言,这么做同时也是为梅音赎过。”

    寻易苦笑了一下,道:“梅音之事我回去后会再向你师尊和师伯去求情,两派已成一家,对她的惩罚没必要那么认真了。”

    “多谢你了。”兰音眼波中闪出一丝欢喜的俏皮。

    寻易板着脸道:“但条件是你现在必须留下。”

    “不。”兰音的欢喜转为倔强,这声回绝音调不高,但却十分果决。

    寻易无奈的看向孤云展,孤云展没有表态,而是站起身把北宫仪拉到一边,暗传神念问道:“刚才发生的尘涌是怎么回事?”

    北宫仪见他用这种方式询问,显然是无法再瞒他了,遂如实道:“那种尘涌我们称之为促狭妖尘,它本身的危害算不上有多大,但却时常会在危险区域突然发生,令人在惊慌中误入陷阱,极其可恶,据我们揣测,它应该不是陷阱的一部分,而是此间独有的一种怪相,或是以一种独立的法术催生而出的。”

    “何以见得?”孤云展不动声色的问。

    “道理很简单,此间的重重陷阱并非是由一个人或一个门派所设,而是由许多门派各自设下的,在无数年前,因仙壤消息的流传,这里曾一度成为有史以来规模屈指可数的几大杀戮战场之一,来此争夺仙壤的不止蒲云州一地的修士,各大洲皆有为数众多的人涌来,能跨洲而来的没有泛泛之辈,随着争斗的频发,这处本就危机重重的险地被各种法术弄得更加的危险了,后来者想要探寻出一条通往深处的路径变得极其艰难,出于阻止别人的目的,许多人会在自己探出的路径上故意布设陷阱,这相当于雪上加霜,最终导致了这里成为了无人再敢涉足的绝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