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零七章 我确实是想吓唬你
    孤云展听北宫仪这么说已然清楚了,确认道:“这种促狭妖尘会出现在不同门派,不同时期的布下的陷阱附近,是吧?”

    北宫仪点头道:“嗯,这东西对别人而言或许很难对付,但于我们却造不成什么麻烦。不过我得提醒你,能应付促狭妖尘根本算不上是什么保障,此行的危险不会因此而降低多少,所以我希望你和兰音都能留下。”

    “除非你能让信情也留下。”孤云展嘴角含笑的看着北宫仪,“你别看兰音貌似乖顺,别忘了,在巫仙山前她可是孤身闯到战场中央向三魂求过情的,只凭这一点,你说我做得了她的主吗?即便我愿意留下,她也会坚持去保护信情的,何况……我不愿意留下。”他嘴角的笑容荡漾开了一些。

    北宫仪无语了,孤云展是他无法理解的那种人。

    “能告诉我信情为什么要找仙壤吗?”孤云展收了笑容问。

    北宫仪沉默了一阵才道:“他为了仙壤是会不惜性命的,你们要跟着就替我防着点他吧。”说完他就转身走了回去。

    孤云展心头的疑团不但没解开反而更乱了,北宫仪既然不肯说,那想从信情口中问出实情就更不可能了,反正这事在当下是无足轻重的,用不着去追究,回到兰音身边后,他嘴角挂着微笑对寻易道:“兰音愿意跟着就让她跟着吧,我做不了她的主,这对她也是个难得的历练机会。”

    寻易用难以理解的目光看着孤云展,带着怒意道:“你就这么不顾她的死活?你这简直是混账!”

    孤云展对他的斥骂毫不在意,依然笑着道:“你要不混帐你就别往前走呀,她是要保护你,别贼喊捉贼。”

    寻易被噎得干瞪眼,恼羞成怒的对辽俨吩咐道:“把他们两个给我拿下!强行禁锢在这里!”

    孤云展把玩着突然到了手中的洗仇,看也不看满脸难色的辽俨,脸色露出戏谑之色对寻易道:“七仙君,看来你根本不知我到底有多混账,这里也只有你一个人是敢向我出手的,要不然咱们俩比试比试?”

    寻易看出辽俨确实不敢动孤云展,遂冷哼了一声道:“小爷的确没有擒下你的本事,但却有杀你的本事,你最好离我远一点,若是让我逮到机会别怪我下手无情,重伤你总比让你们俩跟着去送命强,若失手把你杀了只能怪你倒霉。”说完他用忧心的目光看了兰音一眼。

    兰音被寻易这样子弄得不由心下暗惊,她是见过寻易发狠的,这位小爷曾在浮云山显示过一次充满戾气的杀意,那是针对害了绍陵的符冮与符讷而发的,当时很多人都为之心惊,只是这位小仙君大多时候的嘻嘻哈哈模样给人的感觉太友善了,所以偶尔的一次发狠很容易被淡忘,谁也不会认为那是他的本性,而兰音现在的感觉仿佛是认识了这位小仙君的另一面。

    别说是兰音,就是北宫仪和辽俨都在怀疑寻易究竟会不会真的对孤云展下黑手了,要说寻易有本事重创甚至是杀掉孤云展,他们是不敢不信的,因为这只凭一件逆天的宝物就能作到,谁敢说紫霄宫的七仙君没有这样的宝物呢?寻易那阴冷的眼神确实是令很人不安的。

    最有数的是孤云展,他很清楚寻易这是在留不住他们的情况下退而求其次,借势吓唬兰音,为的无非是让兰音主动拉自己离他远点,是以孤云展配合的帮他演了下去,扬了扬眉毛带着挑衅的笑意道:“那你不妨试试,不过出手之前你最好先自求多福,我的宝物也有些是威力大到难以收放自如的,别伤了自己。”

    兰音拉了拉孤云展,传去埋怨的神念道:“你就不能让着点他吗?再说下去就真翻脸了。”

    孤云展没有用神念作答,而是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寻易直接开口道:“你看他那德行,小魔君翻脸都没他翻的快,我才不会惯他这毛病呢,吓唬我他还……”

    孤云展的话刚说到这里,只觉眼前红光乍现,一柄红色的飞剑已经到了眼前,这柄信义给的飞剑已经被寻易命名为赤英了,小名叫小红,这是为了纪念在西天障给了他牵心果的那位小红兄。

    寻易的猝然出手令所有人都为之变色了,令大家变色的不是说打就打的阴狠,也不是他那拼命的架势,而是这一剑所展示出的修为!

    辽俨看得最清楚,寻易在这一剑中所显示出的修为完全不逊于一个元婴初期修士了,如果说在出手的迅捷上还略有差距的话,那催动出的灵力之雄浑则是要在寻常元婴修士之上的,当然,发出这样的全力一击大家也就无需再猜疑他敢不敢下狠手了。

    在如此近的距离内发动突袭,孤云展虽然仗着修为高了一阶在感知上占了优势,但要想从容躲避也非易事,能拦住这柄剑的唯有辽俨,而辽俨却并没有动,因为他相信这一剑伤不到孤云展,在这种豪门子弟的争斗中自己贸然搅进去是很不明智的,他跟随北宫仪这么多年遇到过太多类似的事了,早已懂得了分寸。

    孤云展没有躲避,仅靠凝聚护体神光挡下了这一剑,这让他的脸上涌起了一阵黑气,他想保持住带着嘲弄的笑意,但气府的巨震牵扯得那笑容有了狰狞的意味。

    寻易没有再出手,似乎这一下只是为了称称对方的斤两,或是向对方展示一下自己的决心,收了赤英剑后,他露出了得意且轻蔑的笑容,接上孤云展方才的话茬道:“我确实是想吓唬你,这一下我也没尽全力,不下狠手是念在往日情义上,而且这个机会也不够好,今天这事关系到兰音的安危,她既然对我有舍命相护之心,那我就不能置其于不顾,别让我逮到更好的机会,否则下次没这么便宜。”

    孤云展的眼神冷了下来,盯着他道:“我也且念在往日情义上容你这一次,你给我记住了,仅此一次,下次再敢对我动手,我不管你是什么七仙君八仙君,一定打到你跪下为止。”口中说着狠话,他在心中也在不住的咒骂,这小子下手太黑了,现在他算是领教了这小子是个什么样的修为了,换作一般的元婴初期修士,刚才挨那一下多半就把命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