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一九章 诡异的小青蛙
    换了新的附魂尸后,孤云展向左绕行了两百多里才小心翼翼的再次转而向前,可见他对那处陷阱是有多忌惮了,然而尽管如此他还是低估了那处陷阱的范围,新的附魂尸如上一个般轻轻巧巧就被消解掉了。

    寻易心疼得直咧嘴,北宫仪也不由自主的咧了下嘴,他也心疼啊。

    孤云展倒吸了口气,找寻易又要了个附魂尸,又向左行出两百里,这次他没有急着用新附魂尸去探路,而是用尽修为向前弹出了一颗灵石,见灵石安然无恙的远远落入泥沼中,他唤过寻易,让他用那具破损的附魂尸去探路,在确认避开了那处陷阱后,他才放出自己的附魂尸。

    接下来的一千多里平安无事,至此是够给寻易长脸的了,不管是因为运气好还是因为这里确实如他所分析的陷阱少,反正他们这一路碰上的陷阱比之前可是少的太多了。

    孤云展再次停下来时不是因为碰到了陷阱,而是北宫仪看到了一只怪异的青蛙,那是一只茶盏大小暗绿色的小青蛙,它的双眼呈淡黄色,北宫仪发现它时,它正一动不动的趴在五百丈外一处不足巴掌大的白色半球之上,实际上北宫仪是先注意到了那个显眼的白色东西,然后才看到趴在上面的小青蛙的。

    孤云展停下附魂尸,顺着北宫仪的指引看过去,等看清那只青蛙后,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二话不说的拉起北宫仪就向后急急退去。

    后面的寻易见到二人突然往回跑,忙对兰音喝道:“快跑!”

    兰音掉头想跑时却看到寻易催动出御劫站在那里没有动,不由焦急的喊道:“你干什么呢!”

    “跑!”寻易头也不回的厉声而喝,他站着不动当然是为了留下来迎敌。

    孤云展尚未飞近寻易就开口道:“不是什么大危险,你别轻举妄动。”他很清楚寻易不会乖乖站在那里等他们把其强行掳走,这小子既然想替他们挡灾祸那就必然有让他们抓不到的手段,而要作到这一点必然就得离开安全的线路,所以他必须要尽快稳住寻易,说完这句话,他就放慢了飞行的速度。

    寻易看到孤云展和北宫仪慢了下来,这才开始向后退。

    飞出数千丈后,孤云展停了下来,不等大家询问,他就把情况对寻易和兰音说了一下。

    “绿色黄眼的小青蛙?”寻易眨着眼问:“它的肚皮是什么颜色的?”

    兰音没好气道:“你可真有闲心,咱们快离开这里吧,在这种地方出现的生灵绝不会寻常的。”

    孤云展用别有意味的目光看着寻易,口中平平淡淡的接着兰音的话茬道:“肯定不会寻常,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你们说它是靠吃什么活下来的?”

    “吃什么?”兰音心中发毛的用目光四下搜寻着,唯恐那只青蛙会突然蹦出来。

    孤云展有意吓她,语气带着几分阴森道:“它趴的地方是一个人的头骨,从骨质上看,那人至少是有元婴后期修为的。”

    “那……那咱们还不快逃?!”兰音脸色发白的看着他。

    寻易无奈的翻了孤云展一眼,他虽不愿让兰音心惊胆战,但人家两口子的事他没法管,只得碰了碰北宫仪的肩膀,传去神念道:“如果那青蛙的肚皮是黑红色且隐现翻云纹,那就应该是一种叫吞龙的东西,其声如雷鸣,能活生生把人震死,只要离远点就没事了。”他从孤云展看自己的眼神中已然猜到自己所料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

    北宫仪稍稍放了点心,同时也多少有点不是滋味,自己居然还没有一个不足百岁的小修士的见识多,这种叫吞龙的东西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其实他还真不必为此而感到羞愧,他爷爷虽是个大神通,但毕竟教导他的时光是很有限的,而寻易却是整年整年守在大神通身边,不管是镜水仙妃、花蕊仙妃还是御婵,都曾悉心给他讲述过各自的所知所闻,在这上没几个人能比他更具得天独厚的优势,寻常些的东西倒还罢了,越是难得一见的东西他反而知道的越多,这吞龙师娘和镜水仙妃都曾对他提起过。

    孤云展在那边还在吓兰音,正在极力描述那只青蛙的诡异,其实在这死寂的泥沼中出现这么一只青蛙本身就足够诡异了,兰音被吓得都要抛下他们自己逃了。

    孤云展脸上终于露出笑容道:“你这胆量可真差得太远了,遭遇突发的危险连一半的修为也使不出来。”

    兰音似有所醒悟,还未等她开口,寻易就不以为然的对孤云展道:“我一直懒得说你,修道之路不止一条,不要认为只有自己走的那一条才是对的,你那套打打杀杀的套路未必适合别的人,尤其是兰音,历练该以开眼界为主,而非练胆量,悟通了大道玄奥,天地也不过仅是虚幻之相,区区一只吞龙比之寻常青蛙亦无多大的不同,你这是在舍本求末。”

    孤云展眯了下眼睛,微微点了点头道:“你这悟通大道之说虽属夸夸之谈,但其他那些话对我有所警示。”说完他转向兰音,“经他这么一说,我觉得刻意锻炼你胆量的想法确实不妥当。”

    兰音摇头道:“可我想好好锻炼一下,这又不是什么坏事。”

    孤云展温和而笑道:“随缘才好,强求就不对了,信情说的有道理。”

    兰音岔开话题道:“别说这个了,咱们快躲开那吓人的青蛙吧。”

    寻易知趣的闭上了嘴,俗话说有钱难买愿意,自己的话能让孤云展有所惊醒已经很不错了。

    孤云展从容道:“那青蛙就是信情说的吞龙,其以声伤人,只要离远点就不怕了,这灵兽并非产于此地,肯定是其主人死在这里了,而且那该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因为我观这灵兽已垂垂待毙,否则我和北宫根本没机会逃。”

    北宫仪闻言不由动心道:“那依你看咱们能把它收服吗?”

    寻易泼冷水道:“我看还是别动这贪心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东西很厉害,别节外生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