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二一章 别……别再往上去了……
    孤云展和北宫仪在做好了周全的准备后,由北宫仪先行,孤云展则用宝物隐了身形远远而随。

    兰音和寻易各自闭锁了聪辨之识在原地等待,二人身外被孤云展封了一层法阵,这法阵不是起保护作用的,而是用来禁锢他们的,防止他俩跑过去添乱。

    “不会有什么事吧?”兰音抓着寻易的手腕,忐忑的以神念问道。

    寻易轻松的笑了笑,答道:“应该不会有事的,那只吞龙确实奄奄一息了,我是出于谨慎才说那些话吓唬他们的,你还是抱心守元让自己入静吧,免得泥沼再被扰动起来时又白受一场惊吓。”

    “我还不至于那么没用。”兰音眼望着前方说,等了一会不见动静,她有些担忧的又以神念道:“这么半天了,肯定是用附魂尸试探没有用。”

    “那最后也只能是贪心的北宫仪倒霉,孤云展这奸猾小子不会有事的。”

    兰音甩开了他的手,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就在这时,二人均觉心头如遭重锤猛击了一下,兰音尚未醒过味来,寻易已经运转灵力对着身外的法阵狠狠拍出了一掌。

    兰音想到该帮他打破法阵时,孤云展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视野中,寻易停住了手,紧紧皱起眉头,因为他已经看清北宫仪是被孤云展夹在腋下带回来的。

    旋即,孤云展来到二人面前,收了那座法阵。

    “怎么样?”兰音盯着孤云展右手提着的一根红色小麻绳捆着的吞龙问。

    “他怎么样?”寻易则盯着孤云展左胳膊夹着的北宫仪沉声问。

    北宫仪此刻醒转过来,惨白的脸上那双眼睛却闪着兴奋的光芒,“我还好。”他说着拉开孤云展的胳膊,摇晃了一下才站稳。

    孤云展提起那只如死了一般紧闭双目的吞龙给大家看了看,面容严肃道:“还算顺利,这畜生果然了得,我有点低估它了。”

    寻易扶着北宫仪,想要查探一下他的伤势时,北宫仪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啊!”兰音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拉着孤云展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又挡在了孤云展身前,她这是怕寻易跟孤云展算账。

    寻易根本都没去看孤云展,他取出“凝元丹”想给北宫仪服下,北宫仪拦住了他,自己取出了一颗丹药服了,然后挤出笑容道:“不妨事,略作调养即可。”他说完闭上了眼,盘膝坐于虚空之中。

    寻易没好气的看了孤云展一眼,气恼的伸手对他点指了两下,不过却什么都没说。兰音见他没有和孤云展算账的意思,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很快三人的注意力就都集中在了下面急速上涨的泥沼上,泥沼这次的上涨速度比之前要快了许多,应该是受搅扰的程度越高它发作的越厉害。

    “你别再看了。”孤云展用神念对呼吸开始变急促的兰音发出警告。

    兰音惊慌的看向正在打坐的北宫仪。

    寻易对她摆了摆手,示意此刻不能唤醒北宫仪。

    不到一盏茶工夫泥沼就涨到距他们不足十丈了,兰音紧紧抓着孤云展的手,孤云展平静的看着寻易,他现在自知理亏,只好尽量顺着寻易,但这个距离已经很危险了,怎么也得给北宫仪留出点施展法术的时间才行。

    寻易接下来的举动令孤云展背后的汗毛竖了起来,他没有唤醒北宫仪,而是以一股柔和的力道托着北宫仪缓缓向上升去!

    “别……别再往上去了……”兰音一边无可奈何的跟着往上升,一边惊恐的看着上面对寻易传出神念。

    孤云展清楚北宫仪的伤势,如果现在就唤其醒转并令其运转阵法,很难说会不会为日后留下隐患,现在的瞬息时刻可能就决定了北宫仪一生的命运,所以他没拦阻寻易,但内心却难以再保持平静了,看向寻易的目光有了催促之意。

    寻易托着北宫仪向上升了十丈,孤云展与兰音跟着升了十丈,脚下的泥沼也涨起了十丈。

    寻易的面色一直是平静的,他低垂着眼帘专注的看着下面的泥沼。

    兰音不再发出哀求,她紧咬着嘴唇靠在孤云展身边,因为她已经看出寻易这么做没有丝毫跟孤云展赌气的意思。

    “不能再往上升了。”孤云展终于对寻易送出了神念,他没有选择开口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那会直接把北宫仪唤醒,到了这一刻他依然不希望和寻易发生不快。

    寻易轻轻在北宫仪肩上拍了一下,睁开眼的北宫仪立时就注意到了先前沙斗画出的那条沙线已经堪堪被泥沼淹没了,他什么都顾不得说,匆忙取出七色粉末催动起阵法来。

    阵法布到一半,他就呕出了一口暗紫色的污血,兰音吓得闭上了眼,呕出淤血是件好事,这道理她懂,但这场面还是令她难免心惊胆战。靠开赌场大发其财的轻云派从来凭的都是圆滑而非威势,尤其是在其大神通师祖离世后,兰音自入师门几乎就没和人动过手,当然这也和她入门晚,修为低有关,赌场内的那些肮脏的勾当还轮不到派她去做,所以她活到现在可以说是一直处于娇生惯养中的。

    阵法完成的那一刻,三个人看着面色渐趋红润的北宫仪都舒了口气。

    孤云展默默的把那只用小麻绳拴着的吞龙递给了寻易。

    寻易看了一眼后面带笑容的把它递给了兰音,语气柔和道:“看个新鲜吧,经过这件事你得长点心,别什么事都信他的,这次咱们差点都被他害死。”

    孤云展瞥了寻易一眼,把头转向了一边,面对这种数落他只能挨着。

    兰音歉然对寻易连使眼色,求他少说两句,细细看过那只吞龙后,她又把吞龙递还给了寻易。

    经过比上次长了近一倍时间的等待,北宫仪才收了阵法,这次的受伤让他变得更加谨慎了。

    看到泥沼已经退下去了,寻易把那只吞龙扔给了北宫仪,一脸讥嘲的问:“值得吗?”

    北宫仪小心翼翼的接住吞龙,两眼放光的边看边道:“值得!当然值得!它奄奄一息时都能把我伤成这样,你说值得不值得?”

    寻易被噎得气哼哼道:“真该让它把你们俩都震死!贪心的蠢货。”

    兰音陪着笑脸道:“他们俩要被震死了,咱俩也活不成,好了,别生气了,不管怎么说这结局还算是不错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