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二五章 我一点也没愧疚
    孤云展的突然让步令北宫仪和兰音都感到有些意外,尤其是兰音,在上次抓吞龙时,她还觉得寻易像个受气包呢。

    其实兰音的感觉并没有错,寻易在北宫仪和孤云展面前确实没什么地位可言,孤云展之所以妥协,是因为这小子所表现出的坚决态度,考虑到这小子敢想敢干的性情,他不能不有所忌惮。寻易在抓吞龙时表现的跟个受气包似的,那是因为他觉得抓吞龙没那么大的危险,而这次他觉得很可能有性命之忧。

    孤云展的妥协让北宫仪不能不说话了,他摇着头对寻易道:“还是我和孤云展打头阵吧,万一二曾祖还布下了什么陷阱也好免受损失。”

    这个理由是没什么说服力的,一个大神通哪有接连布下陷阱的道理?寻易当即否决道:“你有伤在身,别争了,你们要再啰嗦,我可就要捣乱了。”

    孤云展怕的就是这个,忙对北宫仪道:“别争了,咱们一起再靠近些,到时再做商量。”

    四人排成一线小心翼翼的又向前走了五十里,这时寻易已经看清楚了,那株莲花在泥沼上的部分高约五尺,白色的花朵有海碗大小,花朵及下面笔直的黑色茎干被一团轻薄的白雾笼罩着,无法看得十分真切,茎干四周的泥沼上浮着五片大大小小的莲叶,大的如铜盆,小的如手掌,颜色是黑色的,同样笼罩有轻薄的白雾,若不是有笼罩的白雾,这五片只比泥沼颜色略浅一点的莲叶在这个距离上看去肯定是很不起眼的。

    再走二十里,寻易看到莲花下面的泥沼也是笼罩有白雾的,范围是一个七丈左右的圆,只是层白雾更薄更淡,像铺了一层做工精良的轻纱。

    走到这里孤云展停了下来,用考问的语气对兰音道:“你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吗?”

    兰音皱眉看着白莲的方向道:“我觉得泥沼上面覆着的那层轻雾有点怪异,莲花上的雾气是微微飘动流转的,而下面这层雾气却丝毫不动,跟死的一样。”

    孤云展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这正是仙庭荷一个重要特征,那层不动的白雾叫仙云盘,其实它并非是雾气,而是与仙庭荷相伴而生的另一种灵草。”

    “那么说,这株就是仙庭荷了?”兰音有些兴奋的问。

    “不会错。”孤云展含笑点头。

    寻易面色严峻道:“我看未必。”

    “哦?那请教七仙君有何高见?”孤云展虽是取笑的口气,但因寻易连吞龙都知道,是以对他的见识倒也不敢太过轻视了。

    寻易严肃道:“我对仙庭荷确实是一无所知,但却听说过一种叫‘五心阴阳莲’的毒草,与这个一般无二,不知你所说的仙庭荷与我所知的阴阳莲是否就是同一种东西。”

    “五心阴阳莲?”兰音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孤云展和北宫仪。

    北宫仪摇摇头对兰音道:“我没听说过。”

    孤云展看着寻易,眼神中闪出一丝看透其肺腑的戏弄之色,“你且说说这五心阴阳莲是如何个毒法?”

    “我不是在跟你们胡编!”寻易显然对孤云展的眼神很是不满,他转向北宫仪道:“你说过,对这泥沼所知并不多,但却听闻过这里有毒瘴对不对?”

    北宫仪点了点头。

    孤云展哑然失笑道:“你编瞎话的本事确实有独到之处,北宫就说了这么一个毒瘴你居然就能给用上。”

    寻易目光发寒的瞪了他一眼道:“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是在胡编,我所听说的五心阴阳莲就是这朵莲花的样子,而且它正是能发出毒瘴的,你们听好了,这么大的一株阴阳莲所散发出毒瘴瞬间就可弥漫至少五百里方圆,如果引发了毒瘴,谁都别想活。”

    孤云展笑意更浓,“你这编的又有点像刚才的黄尘了,幸亏你的见识还不够多,要是再给你几百年长足了见识,恐怕到时我还真要被你骗得团团转了。”

    北宫仪和兰音听孤云展这么一说也都笑了。

    寻易有些急了,沉着脸指天发誓道:“我以道心担保,所言没有一句假话!”

    孤云展收起笑容,不悦道:“这样就没意思了,你要一定不让我去采这株灵草,我不会为了一株灵草而伤了兄弟情面,尽管这株灵草对我意义非凡,我依然会照你说的作,毕竟你是出于对大家的安危的考虑,你拿道心作担保可就是不把我们当兄弟了。”

    寻易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他们三个道:“好,那这次就算我以兄弟情面相胁迫,要求你们绕开这株灵草而行,你们肯吗?”

    孤云展无奈的笑了笑,心中的不甘显露无遗。

    北宫仪只得打圆场道:“你要这么说,那咱们就绕开,可如果孤云展先前的判断是对的,那这两边就多半有陷阱了,说实话,我也是想再走近点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供追寻二曾祖的线索的,不如这样,你们退到远处,我自己过去看一下,保证不过份走近,你看如何?”

    寻易盯着他道:“我替你去查看,你们后退五百里。”

    北宫仪头疼看着他道:“这不是废话吗,你说我能让你去吗?”

    孤云展此时已经想开了,心平气和对北宫仪道:“那就听他的吧,咱们这就绕开走,你也别去查看了。”

    寻易辩解道:“你们有所不知,我服过可祛万毒的灵药,不惧这毒瘴的伤害。”

    这虽是句实话,但现在说来谁会信呢。

    北宫仪无可奈何的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你也不用为此而怀有什么愧疚了,正如孤云展所言,你是为了大家安危考虑,咱们这就绕道走吧。”

    “我一点也没愧疚。”寻易嘀咕了一句,然后指着前方道:“走着瞧吧,如果我是对的,咱们或许还能看到其他的阴阳莲,这东西是五株连根的,所以叫五心阴阳莲。”说罢他又指向下面的泥沼对孤云展道,“我并非是因见了黄尘弥漫才编出毒瘴弥漫景象的,如果是阴阳莲,这下面则广布藕根,一旦引动,五株同发,毒瘴可瞬间遍布上千里,即便是化羽修士也不敢保证能毫发无损的逃离出去。”

    兰音半信半疑的问:“那你可知其他四株在何方位?”

    寻易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这个可没个一定,它们并不按固定方位生长。”

    孤云展嘴角带着讪笑拉了拉兰音的衣袖,那神情无疑是再说,“傻不傻呀?快别听他胡编了。”

    兰音会意的对寻易笑了笑,不再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