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二七章 可真是够阴的
    “那我也不能让你去。”北宫仪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

    寻易有些不耐烦道:“好,那你快自己去吧,附魂尸和探路灵符就别惦记了,我得留着下次自己来时用。”

    北宫仪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那咱们回去吧。”

    寻易有点气急败坏了,取出一个附魂尸朝北宫仪砸去,口中愤愤道:“给你!”

    北宫仪接住了附魂尸,脸上露出几分讨好的笑容道:“多谢成全,若有幸能寻得仙壤,我必会交与你,你和孤云展各有一具附魂尸尚能使用,回程应无虞,把余下都给我吧,还有探路灵符。”

    寻易报的假账是有七具附魂尸和五张探路灵符,附魂尸损毁了三具,他和孤云展各有一具尚能使用的,给了北宫仪这具后他还剩了一具,不等北宫仪说完,他就取出了全新的两具附魂尸和五张探路灵符发泄的摔向北宫仪。

    “给你!都给你!”

    北宫仪看到他拿出了两具没使用过的附魂尸不由一怔,随即就想明白他这肯定是之前报了假账了,本欲打趣两句,却发现寻易扔过来的东西中还夹杂着一个瓶状的绿色小花兜,他只当是寻易在气恼之下不仔细扔出来的,遂笑着收了劈面砸过来的附魂尸和探路灵符,并以一道灵力控住了那个小小的花兜,口中道:“这是什么宝贝?看把你气的。”

    “送你的!”寻易说完嘴角露出了坏笑。

    他说话前那小花兜就已然在北宫仪面前绽开,随着一股异香飘出来,北宫仪看到寻易的笑容才知不妙,想要屏住呼吸时已经来不及了,异香一入鼻端,他就倒了下去,随他一起倒下的还有兰音。

    孤云展在寻易把第一具附魂尸砸向北宫仪时就起了戒心,这几乎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论玩暗下毒手他可算是此中的大行家,寻易的一连串举动他越看越觉异常,所以在北宫仪控住那花兜时,他就迅速朝一旁避去。

    这个小花兜是寻易让菡香在来此的路上为他准备下的,借口是防着万一找到仙壤时北宫家族中有人起贪心欺负他,菡香哪猜得到他的鬼心思啊,况且给他准备一样防身宝物也是自己该做之事,为了不让北宫正等人产生太多的猜疑,她没把这个花兜的威力制作到极强,而且也嘱咐寻易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却不知道寻易找她要这东西就是为了对北宫仪等人使用的。

    北宫仪和兰音倒在地上时,孤云展已经到了千丈之外。

    寻易对他招了招手,笑着道:“果然有两下子,不过这样最好,留下你正好可以照看他们两个,我不必为你们三个出意外担心了,过来吧,没事了。”

    孤云展不但没过来,反而又向后退了退,点着头道:“你小子可真是够阴的,你到我这边来吧。”

    寻易轻蔑的笑了笑,从北宫仪手中取了其尚未来得及收起来的附魂尸和探路灵符后,大摇大摆的飞到孤云展面前道:“这一路上我都快要被他们俩个烦死了,你总不会再跟我啰唆了吧?”

    孤云展默不作声的看了他一会,然后有些动情开口道:“信情,我很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这是我第一次对人说这话,你能跟我说一下到底为什么非要找仙壤吗?”

    寻易收起了吊儿郎当的神情,露出同样的诚挚之色道:“我也是从心里把你当兄弟的,寻找仙壤的原因我跟北宫仪说过了,是为了救一个花族女修,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的修途已断,活得有些厌烦了,如拼此残生能为朋友做点事也算有点意义,死了就是解脱了,若能不死,咱们继续做兄弟。”

    “不能……推迟些时日吗?”孤云展眼中现出了祈求之色。

    寻易苦涩的笑了笑道:“别怪我不顾念兄弟情义,我也很舍不得你们,可我实在不想这么熬日子了,别劝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再找你作兄弟。”

    孤云展难过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把头垂了下去。

    寻易取出一个玉简扔给他道:“我如果回不来,你想办法把这个悄悄交给御婵,本来想给你们留个玉简交代一下后事的,既然你没被迷倒,那正好直接跟你说吧,知道我来这里的只有你们三个及你们的护卫,此事万不可泄露出去,我不想害得师兄师们姐像七荒凶地那次般又来这里找我一遍,如果闹出去,你们三个的日子都不会好过,尤其是他们俩,我想这不用我多说。”

    孤云展抬起头深深的注视着他问:“你还有什么其他未了之事吗?”

    寻易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了,该托付的我都留在玉简中了,我想御婵会念在我们这几年的情义上帮我料理的。”

    孤云展默默取出五面各色小旗、一个白色玉质小幡、一座木制小塔连同那颗冰晶一齐递到他面前,沉声道:“这些都是凭法诀就可使用的,其他的我也没什么可给你的了。”

    寻易一一问过用途及法诀后毫不客气的都收下了。

    孤云展等他收起那些宝物后,强自克制着内心的难过道:“信情,从北宫仪的态度上就可知前面的凶险了,我不能陪你去了,我也知道你是不愿让我跟着的。”

    寻易欣然而笑道:“这正是我愿意和你作兄弟的原因,你要是婆婆妈妈的,我早就懒得理你了。”

    孤云展忽然瞪起眼大骂道:“可他娘的交上你这么个坑人的兄弟我是多倒霉!”

    寻易见他流露出了真情,感动得眼圈不由微微发红了,匆匆说了句:“三天后他们俩应该能醒过来。”然后仰天纵声长啸了一声,转身催动出那具残破的附魂尸,头也不回的朝迷丘阵飞去。

    孤云展一动不动的站在半空,紧抿着嘴唇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寻易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及至那背影将要消失在浓厚的扬尘中时,他才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能回来你一定要回来……”

    下一刻,寻易的身影消失了,没有传回任何回应,孤云展相信寻易一定是能听到那句话的,既然兄弟作到了洒脱而别,他也不愿拖泥带水,强忍着没动用神识继续去追寻那道身影。

    如失魂般低着头过了足有半个时辰,他亦如寻易那般仰天发出了一声狂野的长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