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四五章 还有更倒霉的呢
    “我想到了,或许问题出在玄土元灵身上,是这东西吓得阴间那些大小鬼差不敢靠近这片区域,所以他才没机会了解。”

    “也有可能是他尚具备天魂的原因,严格说来他并不是厉鬼,或许他是看不见鬼差的。”

    寻易不以为然道:“不对吧,他所使神通可都是驱役阴魂之术,既然能看见阴魂自然也就能看到鬼差了。”

    明蓝仙子瞥了他一眼道:“你还能驱役灵气呢,可你能看到灵气吗?”

    “可我能感知到啊。”

    “那能一样吗!”明蓝仙子没心思跟他探讨这个,把话题拉回来道:“不管怎样,你如果能帮我多争取点时间,我就能借助正慧果大幅提升修为,那咱们或许有机会除掉他。”

    包裹在外面的那层金色尘土消散时,眼前一片漆黑,阴森的感觉令人汗毛倒立,寻易散开神识,看清此间应该是个地下洞窟,这个洞窟很大,长宽皆不下千丈,高也在百丈之上,偌大规规整整的空间却空空荡荡的,不见任何屋舍也不见任何生灵,像个巨大的棺材。

    “你在哪呢?”因为风龙太不靠谱了,寻易不敢松开维持风中乾坤的法诀,这也就没法动用灵眼了。

    他的话音刚落,一座三层的土楼就在神识中出现了,土楼高五丈左右,精巧且精致,表面光滑如玉,若非用神识查探很难分辨其质地是玉还是土。

    黑袍人在土楼门口现出身形后一言不发的走了进去。

    “咱们得小心点。”明蓝仙子望着十几丈外的土楼不安的提醒寻易,她的双手依然紧抓着寻易的胳膊,半个身子躲在寻易身后。

    寻易对着土楼喊道:“你出来说话吧,我没兴趣看什么灵宝、仙宝的,把仙壤拿出来就行了。”

    黑袍人在三楼的窗口露出半截身子,平淡道:“我想还是坐下来谈的好,我要想对付你们俩还犯得着使什么鬼计吗?”

    寻易翻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句,“你本来就是鬼,一切计策都是鬼计。”说完他就催动风球朝小楼飞去,明蓝仙子差点被他这句话给逗笑了,她不得不佩服这小子的胆略,这份从容的态度可不是所有不怕死的人都能具备的,寻易的表现驱散了一些她内心中的恐惧。

    土楼内内没有房间,每层都是一个空空荡荡的大厅,第三层和下面两层一样,有两张和楼体连在一起的几案,除此就再无别的陈设了。

    黑袍人坐在左边的一张几案后,见他二人进来也不起身,只是朝相隔丈余的另一张几案指了指。寻易觉得在商谈未果之前他不会动手,遂收了风中乾坤拉着明蓝仙子走到那张几案后,二人并肩席地而坐。

    待他二人坐下后,黑袍人指了指他们身后的墙角处,“那个就是猎乾弓,你们可以随意看。”

    寻易刚才已经注意到那处墙角胡乱放置着几件宝物,像是随手丢弃在那里的破烂一样,他实在难以相信有人会这么对待仙宝,忍不住走过去捡起了那张比手掌还小的黑色小弓,弓的样式很古朴,弓身前面有一道细长的凹纹,后面则是一道凸纹,除此再无别的纹饰,弓弦是鲜红色的,它仿佛是直接从弓身上生长出来的,靠近两端的一段逐渐由红变黑,直至完全融入弓身。

    “只有弓没有箭吗?”寻易摆弄着那张小弓走回明蓝仙子身边。

    “此弓以血为箭。”

    “以血为箭?谁的血?”寻易试着偷偷向小弓中注入了一些灵力,小弓并无任何变化,他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抖手就把那张弓扔到了几案上。

    黑袍人淡淡道:“自然是用开弓之人的血,这件仙宝不是用灵力催动的,得注入鲜血才行。”

    “这么邪门的东西不要也罢。”寻易用眼角看着那把弓,刚才从弓上传来的恐怖感觉吓得他确实不想碰这东西了。

    黑袍人轻哼了一声,“这恰恰表明了造弓之人是有慈悲之心的,使用威力如此之大的宝物若不付出点代价,那天下苍生还有活路吗?”

    “那它到底有多大威力?”寻易小心翼翼的又把那张弓拿了起来,试着把它往乾坤袋中装了一下,根本装不进去,不由对它是仙宝的说法又信了几分。

    “它曾把玄土元灵射伤过。”

    “那确实是够厉害了。”寻易抓紧了那把弓。

    “你最好别想着现在就拿它来对付我,封印这把弓的禁制虽消除了,但以你此刻的修为还用不了它。”

    “你不是说不需要使用灵力吗?”寻易把偷偷逼出指尖的鲜血收了回去。

    黑袍人解释道:“不需灵力却需一定的修为,只有神识足够强大了才能抵御住来自这张弓的侵袭,你刚才不是也感受到了吗,这应该也是制造这张弓的人有意为之的,修为高了身体就随之而变,体内之血因之而减少,到了化羽期即便是拼尽全身之血也仅够发出一箭。”

    “那到什么修为才可使用它?”寻易漫不经心的问。

    “因人而异,毕竟神识的强弱是有差别的,我觉得你到元婴初期或许就能勉强使用它了。”

    寻易随手把那张弓递给了明蓝仙子,笑着对黑袍人道:“不妨告诉你,我的修为难以再提升了,如果现在不能用,那这东西对我而言就是废物一件,你就别拿它跟我说事了。”

    “什么叫你的修为难以再提升了?”黑袍人不解的问。

    “金丹损坏啦,知道我为什么不怕死了吧?”寻易摆出一副认命后的破罐破摔的姿态,斜眼看着黑袍人继续道:“还有更倒霉的呢,小爷前些天不小心落到了一个受了伤的花仙手里,她知道小爷在紫霄宫中地位非凡,所以在小爷身上施下了恶毒的手段,想以此逼迫紫霄宫帮她找仙壤,小爷都这德性了,当然不会因此而连累同门,被放回去后干脆就没提这事,自己偷偷约了几个兄弟就直奔这里来了,他们把我送到迷丘阵就被我打发回去了,所以呀,咱们俩能谈就谈,谈不拢小爷大不了一死了之,反正小爷活着也没多大意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