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六二章 我们跟你比不了
    “都给我闭嘴。”寻易平静吐出这几个字后就沉默了。

    面对兄弟情义与自己良知的冲突,寻易第一次对兄弟情义产生了厌烦。说起来他自小就开始过被兄弟情义绑架的日子了,西阳要做的那些胆大妄为之事没多少是他真心赞同的,可为了兄弟他愿意硬着头皮跟着去深山里冒险,愿意陪着去跟别的孩子打架。

    跟着去冒险是怕西阳会出事,陪着去打架是因为西阳挑事多是为了打抱不平,儿时所遭的情义绑架虽然很多时候也是带着无奈的,但终究不是去做伤天害理的事,而且正是那个时期的磨练才把他打造成了现在的样子,否则他肯定要软弱的多,没有担当的多。

    其后在玄方派与那些师兄们有的不过是同门之谊,勉强算得上兄弟的只有时郎,波澜不惊的日子中自然不会有什么冲突。

    结识公孙冲后还没有多少交往呢就和西阳重聚了,三人偶有意见不合也大多是他最后占上风,公孙冲无非就是有点贪财而已,关键时刻也是很够仗义的,不至于让他太为难。

    到了蒲云州这边,裴元等人欺压良善的行径虽令他不齿,但蒲云州的环境就是这样的,加之他们的那些恶行自己也没怎么亲眼看到过,求全责备的话在这里就别想有朋友了,所以他一直抱着只要自己不参与作恶就是了的心态和这些人作兄弟的,现在却是想躲也不好躲了。

    他心中所生出的厌烦说得更准确点应该是不堪其累,伤害几个不相干的蒲云州修士和大家的这份情义比较起来其实并不算什么,他可以跟着去,只要自己不出手就行了,可一旦目睹了这些兄弟作出恶行心里难免是要存下芥蒂的,也许出于良知的阻碍他就没法再和这些人像当前这般肝胆相照了。

    此刻他如果坚持说不去,这几个人肯定是没办法的,可对孤云展提出的这个“绝好的主意”他们也是肯定不会放弃的,最多是另选机会再去就是了,自己平白扫大家这个兴头除了有损兄弟情义外实在没别的意义。

    “你到底想怎么着呀?”裴元耐着性子问。

    寻易扫了他们一眼,平静的开口道:“去剿逆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说!只要您这位小爷能高兴,怎么着都行!”辛开着玩笑说。

    “对对对对。”孤云展连连点头,动作虽没之前三人那么夸张,但意味十足。

    “对对对对!”裴元又是首先凑趣,他这也是在表达内心的不耐烦。

    “对对对对!”小煞星玩得很开心,他反正是无望作盟主的,所以对积累这份功绩的心情没裴元那么迫切。

    寻易厌恶的瞪了他们一眼,然后面容严肃道:“我的条件是尽量活捉,然后由我来审判,如果对方犯的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理也罢,如果是大奸大恶,那就得把他折磨个半死再送去千宗会请功,我认为只抓小贼靠数量积攒功绩那是自降千少盟的身价,让人家觉得咱们不过尔尔,反之,只抓大奸大恶则可抬升咱们的身价,让别人知道千少盟不屑于去作那些无足轻重的事,你们以为如何?”

    “行!没问题。”辛当即就表态了。

    小煞星斜眼瞄着裴元,裴元舔着嘴唇权衡了一会,然后用力的点了下头道:“好!大不了以后多去抓几次,你这个想法很好,咱们千少盟必须得处处显出与众不同才行,我同意,而且这一想法要作为千少盟以后的行事准则,无足轻重的事咱们不能打着千少盟的旗号大张旗鼓的去做。”

    “够能煽动的。”孤云展心服口服的对寻易竖起大指。

    寻易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道:“本长老一心为千少盟的长远大计而谋划,何来煽动之说?”

    裴元斜眼看向孤云展道:“你就别阴阳怪气的了,大长老所言颇有道理,现在想想咱们要是真抓了一群只犯了鸡毛蒜皮小错的人去千宗会领赏,确实够丢人的,幸亏大长老提醒的及时。”

    孤云展无话可说,只得也作提醒道:“要想抓大奸大恶之人,你想过要深入到多远吗?而且你最好先问清他所谓的大奸大恶是什么标准,免得抓一个放一个白跑一趟。”

    裴元豪气冲天道:“什么是大奸大恶我心里有数,至于深入到何处更无需多虑,咱们现在有八个元婴中期的护卫,咱们五个也不是好惹的,就算一下撞到两个元婴后期的逆匪也不会吃亏,怕什么?”

    “没错!咱们五个足能抵得上三个元婴期中的了,而且咱们那些护卫都有拿得出手的宝物,非是一般同阶修士可比,遇到两个元婴后期的逆匪大可一战。”辛挺直身板附和,他近期修为突飞猛进,自信空前高涨。

    “那就走吧。”孤云展不愿跟他们废话,转身朝山洞外走去。

    裴元喊道:“咱们先商量一下怎么去呀,这么远肯定得用传送阵,我们跟你比不了,如果暴露了踪迹都会被抓回去的。”

    “这不用你们费心,跟着走别多嘴就是了。”孤云展头也不回的说,裴元这话差点把他逗得笑出来。他现在就为哄着寻易玩,等他折腾累了好把他送回紫霄宫。

    蒲云州的传送阵不是谁都能用的,寻易、裴元、小煞星他们三个身份虽高,但要是想用传送阵必须得有充足的理由才行,不然谁也不敢让这类小爷乱跑,万一出了事那看管传送阵的人就要倒霉了。

    辛比他们三个好一点,因为修为到了元婴期,他在千宗会中已经有职务了。恶名远扬的孤云展则不用说了,整个蒲云州的传送阵他几乎都用过,没人敢过多盘问他。

    在快到传送阵时,孤云展用一团黑雾把寻易、裴元、小煞星及他们的四名护卫遮了起来,然后就和辛在各自护卫的拱卫下大摇大摆的闯进了那处防卫森严的区域。

    守护这处传送阵的官员看到这两位爷来了,立刻堆起笑脸相迎。

    孤云展只沉着脸说了句,“我有秘密公务在身,不得对外人泄露我二人的行踪。”,然后就带着那一大团黑雾进了传送阵。

    看守传送阵是个受累不讨好的差事,九大门派的人自然不愿干这种活儿,只有一些极为重要的传送阵才会由九大门派的人把守,即使是去那些重要的传送阵,孤云展也是可以横着膀子进去的,何况是在这里呢。

    此间官员听他说“有秘密公务在身”,对那团黑雾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了,万一看出点不妥之处那不是给自己找病吗,仅管明知孤云展说的未必是真话,但有他那句话自己也算可以交差了,如果真出了事至少对他的处罚会轻一点,没办法,谁让自己干的就是这种差事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