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九一章 福及大师姐
    御婵停顿了一下,然后以冷漠的口吻道:“你所得到的这些好处因寻易而来,也会因其而去,不但如此,如果寻易出了什么不测,我会杀了你。”

    苏婉因料到她后面要说的估计不会是什么好话,所以尚能镇定,不卑不亢的迎着御婵的目光问道:“易儿是不是又出事了?”

    御婵轻轻点了点头,语气稍缓道:“他闯进了一处大神通留下的法阵,因无法说出法阵的方位,能不能出来就只能靠他自己了,好的一面是,那位大神通设计这座法阵并无恶意,易儿只需修炼好一门法术就能破阵而出,坏的一面是,他不肯说出更多的实话,明显是对我有所隐瞒的,而且我很担心他能鼓起多少求生的劲头儿。

    给你送这些东西过来,并尽力指点你,是他上次在幻境中对我提出的请求,我必须要让他满意,以便让他可以心无旁骛的修炼,而能不能让他鼓起更多的求生欲念或许就得靠你了。”

    “他怎么就这么能闯祸呢!”苏婉又气又急的皱紧了眉。

    “这次的事不怪他。”御婵说完停了一下,用别有意味的目光看着苏婉道:“不过他确实一直在找死。”

    苏婉当然能明白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可却愁的顾不上这个了,大致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御婵以死相威胁的用意就很明显了,由此也可见这位仙妃救寻易的心是有多切,如果寻易真死了,那她很有可能会杀了自己,她看得出御婵是这种人,如果放在之前她或许还能比现在坦然点,可如今她已经结出了元婴,道途一片光明,正是对生存充满贪恋的时候,这突来的死亡威胁就显得太残酷了。

    更为要命的是御婵认准了把寻易和她绑在一起,即便这次寻易能逃脱险境,可这没事就找死的东西用不了多久肯定又会弄出这么一出来,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啊?

    为自己的命运发了一阵愁后,她不得不把心思转到眼下的事情上来,不管怎么说,帮寻易闯出那座法阵才是燃眉之急,在这件事上就算没有御婵的威胁她也会竭尽全力的。

    在如何对付寻易一事上,御婵向苏婉交代了几句后就不再多说了,因为她能看出苏婉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师徒俩在某些方面是一个德行,都是极有主心骨且都是狠起来什么都能豁出去的,把这小女修逼得太紧,令她觉得太难堪了事情反倒不好办了。

    自此御婵就在苏婉的小院中住了下来,以她的神通自然是不虞被别人发现的,因为寻易嘱咐过还要帮他大师姐,所以黄樱有幸见到了这位大仙妃。

    说起来寻易可真是御婵命中的福星,虚水秘境和无慧灵液对花蕊仙妃都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可对御婵却都是大有裨益的,虚水秘境给她带来的好处自不必说了,无慧灵液的好处究竟会有多大却是她此刻无法估量的,仅是目前所得就足以令她欣喜若狂了,而她很清楚这远非全部,如果不是过于牵挂寻易,她绝不会这么快就出关去紫霄宫找寻易,不闭关十年以上就是对这份福缘的巨大浪费,而寻易也真是不让她省心,这么一折腾她还哪能静下来继续参悟啊。

    为了情义而舍弃自身利益,这种事御婵自修为到了元婴期后就再没干过,可这次她真的为了寻易着急上火的静不下心来了,想竭尽全力保住寻易这固然有为将来利益的考虑,但不能否认的是她是真对这小家伙有了感情。她欠寻易的太多了,所以对于寻易提出的请求她得不折不扣的完成,这不止为了给寻易一个交代,更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

    当苏婉听到吩咐让把黄樱唤来时,她有点不明所以,在得知这位大仙妃因寻易的嘱托连黄樱都要指点后,她生出的第一个感觉不是惊讶也不是惊喜,而是怪诞。

    如果不算花蕊仙妃那次突然造访林海法阵的话,黄樱此前只远远看过一次化羽修士的身影,当被唤来听说眼前这位竟然是个化羽中期的大仙妃时,饶是这位精明干练的大师姐也被吓傻了。

    御婵对黄樱可比对苏婉客气多了,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她对苏婉是有满腹怨气的,而对黄樱则没有,寻易既然特意提到了这位大师姐,那必然是对这位大师姐是万分喜爱的,御婵当然能想象的出幼年的寻易得到这位大师姐庇护的样子,那个年纪生出的情感是最真挚、最难忘的,她很愿意尽可能多的帮寻易回报这位大师姐,反正这对她来讲不过是举手之劳。

    等黄樱缓过点神来了,她才温和的笑道:“不必慌张,易儿与我甚为亲近,既然他有所嘱托,那冲着他的情面你就算有失礼之处我也不会计较,回去好好把要问的问题罗列一下,我会悉心给你解答,一个月之内你随时可以来,不用顾虑会搅扰了我,我也会抽工夫给你讲解一下道法,尽量帮你在这一月之中结出元婴。”

    黄樱感觉自己跟做梦一样,跪在那里只剩了一个劲儿的叩头。

    御婵见她脸上只有诚惶诚恐而无喜色,真怀疑她是不是听懂了自己说的是什么,遂亲自上前把她扶了起来,暗用神通帮她平复了一下心境。

    黄樱受宠若惊的道了谢,虽然脸色还是诚惶诚恐的,但心情一平复立即就现出了几分练达本色,至少头脑不再那么木了。

    御婵见她眼神闪动似是憋着什么话要说,遂和颜悦色道:“想说什么就说吧。”

    黄樱看了一眼师尊,嘴唇抖动着犹豫了一下才对御婵道:“我……我很想念小师弟,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和他见面。”说完眼中就有了泪光。

    御婵轻轻点了点头,沉吟道:“他如今正在苦修,不宜打断,过些年再说吧。”

    黄樱虽然听出这个回答有敷衍之意,却不敢再多说了,至少仙妃的这个回答是给她留了希望的,这就让她很知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