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七九七章 你奶奶的~~~~
    御婵把炼丹所需的灵草筹备好后就急急忙忙给苏婉送过去了,这么急并非是怕耽误炼丹,而是有事情要问苏婉。

    交付完灵草,她盯着苏婉问:“易儿说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出来后才肯跟我谈,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苏婉茫然的摇摇头,随之脸上的神情就有点不自然了,回想最后在牵心幻境幻境的事,她的心有点慌。

    “真不知道?”御婵心生狐疑的追问。

    苏婉再次摇头。

    御婵见她脸都有些发红了,悬着的心不禁稍稍放下了些,笑了笑不再问了。在听到寻易说找到了新的活法时,她的感觉很不妙,如果他的新活法是和苏婉在一起,那倒还不算太糟。

    寻易如果知道这两人都想偏了,恐怕心境又要大『乱』了。

    从幻境出来的接连五个月寻易都没怎么修炼,过着休闲养『性』的老者生活,每天除了静坐养神就是在法阵中溜溜弯儿,他如今已经不是自己溜了,那只小青蛙已经缓过来点儿了,遛弯时他就把小青蛙放出来,这时他就会把自己想象成一只小青蛙,人家跳他就跟着跳,人家停他就停。寻易是很有自娱自乐精神的,只要心里没了挂碍,他就可以耐得住寂寞。

    再过三个月,石心蕨的真元也加入了遛弯的队伍,如果不是风龙和小灰在这法阵中不愿意出来,寻易还能把这里弄得更热闹些。离砚之灵倒是不受法阵影响,但它的灵智太低了,根本不懂嬉戏。

    石心蕨的真元仅管是远远的跟在后面,但前面两个东西跳,它也在空中一跃一跃的往前走,吞天的灵智如果能高一点的话,肯定会很鄙视他们这种幼稚的行为,可它的灵智不高,所以它玩的最开心,唯一让它感到不高兴的是吃不饱肚子,寻易不敢喂它太多,一来是内丹就那么几颗,谁知道还要在这里耗上几年呢,二来是他怕吞天恢复的太快,万一哪天叫那么一嗓子,自己恐怕扛不住。

    人、兽、草木,三种灵物在这法阵中融洽的相处着,彼此的关系很快就越拉越近了,尤其是吞天已经差不多把那个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跳的家伙当作是自己的同类了,经常会跳到寻易身上,看他没法跟自己学的窘样。

    至此寻易已经知道这灵兽算是认主了,想要再交给北宫仪可能会有点麻烦,而且有了感情后他也不想再交出去了,对此他倒不怎么放在心上,跟这位兄长没什么好见外的,他相信北宫仪会体谅的。

    养老生活过到第一年的头儿上,寻易又捕捉到了那临近破境的欣欣然感觉,这令他大喜过望,原本盘算的是先过上几年再说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喜悦之余他的信心也陡然而升。

    转过年来的第五天,在圆台上静坐了六个时辰的寻易睁开眼,刚想逗弄一下趴在身边的小青蛙,忽觉脑中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没等他去琢磨突然窜出来的是什么,第二个念头就也如闪电般划过了,紧跟着第三个第四个……无数念头纷涌而至,他的心出现了一阵强似一阵的悸动。

    来了!寻易闭上了眼手中掐出了法诀,无需思索,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他一边捕捉着那些划过的闪念,修了数十年的功法自然而然的运转了起来,随着那颗堪称硕大的金丹的转动,法阵内渐渐被丹芒照『射』成橘红『色』。

    在远处徘徊的石心蕨真元惊慌的逃回本体之内,吞天也被惊得跳了开去。

    从金丹开始转动那一刻寻易就意识到不妙了,处于玄境的他本不该有什么自主意识的,但就像结丹那次一样,巨大的危机令他的意识有所警觉,上次结丹是无力控御强大的丹宫,而这次是无力催动那颗金丹。

    平素金丹是可以轻松催动起来的,可在结婴时会变得有些艰难,对别人而言,这种艰难是完全可以应付的,最危险最困难的是后面的聚拢婴气,极少有人在这第一步上就出问题,不幸的是寻易就是那极少中的一个,而且还是最无望的一个。

    当寻易无暇再理会那些缤纷闪烁的念头时,也就认清了面对的是什么,在结丹时,丹宫如同浩瀚无边的海洋,他则是一只飞鸟,此时金丹是望不到边也望不到顶的庞然大物,而他依然还是那只鸟。

    转!转起来!

    在没有丝毫希望的情况下,他拼劲全力做着不死不休的挣扎,一下下扑打着那庞然大物,缓缓转动的金丹似乎加快了一些,但很快就又慢了下来。

    “转!转!凭什么这么对我!”他歇斯底里的喊着,意念中自己飞鸟的形象不知如何就变成了本身的人形,凌空的双脚如踏实地,脚下虽能借力,但金丹却太滑了,刚用上点力手上一滑就栽倒下去,其实就算能用上全部力气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他此刻能用出的只是凡人的力气,身形和那金丹比起来就像是蚍蜉撼树。

    “转!你给我转……”一次次的摔倒,一次次的爬起,到最后他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就那么挣扎着跪在那里继续推,口中发出不甘的嘶嚎,眼见庞然大物的转动越来越慢,两行热泪不由滚滚而下。

    “你『奶』『奶』的”极度的委屈催发了极度的愤怒,极度的愤怒激发出了不知从何出来的力量,他再次站了起来,又奋力的开始推,直到把这份力量全部用完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歪着头死盯着眼前那片几乎停下来的光滑的橘红『色』表面,他喘息了一阵后,又不屈的挣扎起来,双腿已经软得站不起来了,他就跪用抬不起来双手支撑着身子,用头一下下向前蹭着那片表面,泪水混着汗水滴落成线。

    没有任何希望了,这从一开始他就是清楚的,向来不作徒劳之事的他这次是太不甘心了,他这是在向戏耍的他的老天宣战你想玩,我就让你玩不成!

    凶『性』上来的寻易铁了心了,要么你就让我结婴,要么我就把自己累死在这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