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八百章 妾名御婵
    御婵深情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又情不自禁的把目光移向幻景,寻易这份替她着想的心很她感动,她当然也能看清最让寻易纠结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别嗦了,还用你嘱咐我呀?别跟死了爹娘似的,纵算不成也不会耽误你下辈子的好事的,最多十年,十年若还创不出法术我也就可以死心了。”

    “真的?那咱们说好了,就十年!”寻易眼睛发亮了。

    幻景消失了,御婵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看向他道:“二十年吧,二十年也不算太长吧?”

    “你怎么说变就变呢!”寻易瞪起眼,可却无法抑制眼中那快要流淌出的笑意,他原本可是做了耗上几百年的准备的,“好!不能再改了,就二十年,你真的别着急呀,成与不cd是天意,咱们顺天而为就好。”

    “五十年吧,五十年也不算太长的。”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拿我找乐子?你可真是个没心的!”

    御婵就是为逗他开心点,故作鄙夷之『色』道:“谁让你那么高兴的?看你那样子我就生气,我就比苏婉差那么多吗?我要想改成五百年你答不答应?”

    寻易急忙陪出笑脸道:“胡说什么呢,这和我师尊有什么关系?我刚才可是豁出去要搭上这辈子的,此心天地可鉴啊!”

    “那我可真是失算了,夫君啊,那就改成一辈子吧。”

    寻易傻笑道:“别逗了别逗了,到底是十年还是二十年,你说了算,我听你的。”

    御婵撇了撇小嘴道:“本来呢,十年也就够了,可你太难让我放心了,所以必须得隔一段时日就分心来看看你,这样一来就至少需要二十年了。”

    寻易满眼感激道:“好,正好我也不放心你的状况,那咱们一年见一次,就定二十年吧。”

    这个一本正经的回答倒让御婵有点意外,她默默的看了寻易一会绽出笑容道:“二十年后我若不死心你还得再宽限些时日,世事难料,你刚还说咱俩的幻境能生景可说是意外呢,这我是认同的,可转眼就出新景致了,而且是不同寻常的景致,所以二十年之后咱们看情况再商议。”

    寻易先是皱起了眉,然后眨了一阵眼睛,最后像是想明白了似的爽快的点头道:“好。”他确实是想明白了,御婵能修炼到化羽中期那是具备非凡智慧的,在这件事上她不会死缠烂打,否则就不会只定出这么短的期限了,就算最后超过了二十年,想来也不会多出很多的。

    收了幻境后,寻易轻轻舒了口气,虽然谈的不是很顺利,但这个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如果花上二十年能让御婵心下释然的放手,那就是值得的,接下来就该考虑师尊和镜水仙妃两个人了,当然除了她们还有二师姐。

    苏婉那边相对好说一点,只要骗她说自己跟着镜水仙妃去花界了应该就可以让她安心了,镜水仙妃那边本来是挺让他发愁的,万幸的随着修为的恢复这仙妃自己先看开了,这就能省很多心了,二师姐连同姐姐月虹、绍陵,就骗她们说自己跟着御婵去修炼好了,后续的瞎话留给御婵替自己编就行了。

    大师姐黄樱知道的不多,不用跟她交代什么了,西阳、绛霄那边拜托御婵去给送个信就好了,也跟他们说自己跟花仙走了,让他们断了这份牵挂是桩好事。至于孤云展他们那帮弟兄就不管了,反正离了自己他们也不会死。

    匆匆把该有所交代的人想了一遍后,寻易的心平静了下来,悠然的在法阵中散起了步,这些事不用急着细琢磨,以后他的空闲时间太多了,留着闲极无聊时再拿出来打发时光用吧。

    此刻他最感遗憾的是,这条小命终究还是白糟蹋了,死的有点窝囊,贡献给南靖州的心愿成了泡影,这是没办法的事,他这么想得开的人当然不会为此而耿耿于怀,郁闷了一会就释然了。

    他是悠闲了,御婵可就辛苦了,出了幻境后她立即放下了筹备末日宝藏的事,风风火火的赶去了南靖州了,她得先给寻易找一份功法,管用不管用且放在一边,最主要的是得给他找点事做,别闲出病来,然后就得跟苏婉研究一下寻易所学的功法了,南靖州各门派的功法也是有细微差别的,这个马虎不得。

    寻易猜的没错,御婵虽然对创出法术没什么把握,但自料如果十年还创不出来,那以后搭上再多时间估计也没什么用了,二十年之约不过是顺口那么一说,如果自知无望了,她不会过份为难寻易的,用不着非到二十年再放手,因为那只会害寻易白受罪,寻易经历的这件事都能让镜水仙妃有所感悟,何况是她呢,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又是寻易带给她们俩的一次莫大福缘,这种见识绝非寻常能得到的。

    在刚进入南靖州地界的时候御婵就察觉出了不对,她停住身形好整以暇的理理鬓发,美目斜挑看向左前方的虚空。

    两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现出了身形,一个身形魁梧穿着红『色』道袍,一个较为清瘦穿着黑『色』道袍,二人皆面『色』平和,意态雅闲。

    穿红袍者率先开口道:“在下墨方,这位是焦念道友,我们在此特为恭候芳驾以求一晤。”

    御婵展颜笑道:“妾名御婵,因少在外面行走见识浅薄,未识两位仙颜,多有失礼了,敢问二位道友有何见教。”

    两位老者拱手为礼,依然是红袍老者开口道:“我二人疏懒久矣,不怪芳驾不识,专门在此恭候是因为察觉芳驾近期频繁造访南靖洲,想是有些小麻烦未了,我二人不揣冒昧想问问可有我们能效劳之处,若有驱使但凭吩咐,我二人愿尽绵薄之力。”

    御婵听他说得如此客气,当下也和颜悦『色』道:“那可真要多谢二位道友的好意了,妾于往来间虽也是觉察到了有人关注的,但因自忖才识浅薄不敢贸然登门讨教,还请二位向贵地道友代为美言一二,日后若有缘相会妾自当为近期之搅扰而当面谢罪。”

    墨方仙尊笑着摆手道:“仙妃言过了,到了我等这般修为,看这天下哪还有什么地界之分?仙妃要来便来要去便去,何谈什么搅扰?能修炼到化羽期的已是凤『毛』麟角,如我辈能更进一步者更是难得一见,谁不是巴不得能遇到一个可共参道法之人呢?我们此番恭候亦为与芳驾结交,芳驾若不嫌弃,我二人想邀芳驾屈尊暂做盘桓,互通心得,共参大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