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八零六章 最后一途
    寻易很贪恋这样的陪伴嬉笑,一方面是出于在孤独中对御婵浓浓的依恋之情,二来是他想以此帮御婵舒缓一下心境,仅管御婵不承认,但他还是认为那出现在御婵头顶上的火苗即便不是心火也不会是个好东西。

    御婵赔出十二分的耐心跟寻易嬉笑也是出于要帮其舒缓心境的目的,而且聊到转世投胎的话题,具有察虚灵眼且精研此道数十年的寻易在这上的见解不乏独到之处,这就让嬉笑带有了几分论道的意味。

    幻境将散时,寻易颇有些依依不舍道:“下个月我还想来见你,你别急着研究那份功法了。”

    御婵瞪眼道:“怎么说你都不听是吧!再来捣『乱』我可真生气了。”

    寻易出了幻境后想着御婵头顶的那朵火苗很是愁苦,思索良久也想不出个好的办法,遂站起身想拿隔壁那道封门禁制出出闷气,可目光扫过那个神秘的格子后他又坐了下去。

    最初准备隔上一个月就一探究竟的秘密硬是留到了现在,如果不是外来的烦恼,他说不准还能留几年呢。

    手一伸进那层隔绝禁制就被第二层禁制挡住了,寻易眯了下眼,随即就运转灵力朝那道禁制按了上去,这位大神通设计机关的手段他已经有所了解了。

    果然,当他快要把灵力催动到极限时,一道神识窜入他体内直奔气府,随着金丹的丹芒一闪,禁制消失了,寻易抓出来了一片瘿石木。

    一年来,在对这个格子的种种猜测中,寻易猜的最多的就是里面收藏的是一门比较特殊的功法,因为这是比较合理的一种解释,当那道神识进入气府时,他几乎可以断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了,与此同时一种令他心头悸动的感觉莫名而起,他说不清隐隐想到的是什么,但却难以自抑的微微颤抖起来。

    寻易强迫自己深深吸了口气,在心情未能完全平复下就迫不及待的朝瘿石木中送入了神识。

    “能开启此秘藏者,非金丹有异暨结婴无望,吾特为汝留此最后一途,其下所载融丹入真法门乃化于灵心族功法,当可解汝之困,宜坚志而修,勿以途殊为虑,金丹化真与元婴化真,途实为一,只早晚之异耳。化真之后当可开进阶之门的禁制,后续功法自有交代。熟记下附之功法后,请务将此简放归原处,以免遗祸金丹无恙者,切记。”

    读了这段留言后,寻易两眼发直的呆立了很久,随着心『潮』的起起伏伏,眼神也跟着为之数变。

    绝处逢生的激动自是不需多言的,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怀疑,此人在外面的那片瘿石木中提到过与一位灵心族大修士的交往,所以能留下这份功法不足为奇,他之前心中生出的莫名悸动应该就源于此,因为这种好事无异于做梦,是以他只在潜意识中有过此念,从未真实的往这方面想过,毕竟宽慰自己也得靠点谱才行,过份去臆想太美好的东西会加速崩溃的。

    化掉金丹的方法明蓝仙子跟他提过,留言所讲与明蓝仙子说的大致相同,这份功法化于灵心族功法应该是确有其事的,让寻易起疑的是最后一句话,乍听起来这个嘱托没什么问题,可寻易就是觉得有点别扭,这缘于他下意识中已经把此人当作自己的前世之身了,自觉不自觉间习惯了用自己的行事作风来猜想对方。

    若以寻易的心来揣度那个嘱托,他认为此人是怕练功之人一旦出意外就不能把这片瘿石木放回去了,说直白点就是很可能会暴毙,所以才着重提醒要在熟记之后就立即放回去,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前面那句“当可解汝之困,宜坚志而修”就显得也有问题了。

    “当可解汝之困”细思有含糊其词之嫌,“宜坚志而修”则显多余了,寻易甚至能揣测出对方说这两句话时的无奈与歉疚,当然,这些揣测是建立在对方和自己有一样『性』情的基础上的。

    寻易在这件事上的敏感确实是对的,这位思虑周全的大神通想到了利用自己所学给转世之身留下最后一条路,主要是针对金丹受损的状况,因为不管是打斗还是在修炼中出岔子,金丹都可能受损至无法结婴,寻易的那种情况太罕见了,他思虑再周全也不可能料到。

    功法创出来后必须得经过验证才行,可笃信转世投胎之人是不会作伤天害理之事的,想找到条件合适且甘心情愿冒险试练的人并非易事,好不容易找到的两个人练完一死一残,对功法再做改进之后也就没余暇继续找人验证了,这个真相当然不能如实讲出来,那样只能徒增欲练此功法之人的负担,所以唯有含糊其辞,反正沦落到这一步的人也没别的路可走了,这么作不算亏心。

    不管此人是否为寻易的前世之身,从寻易能准确的揣度出其当时的心态来看,他们俩在『性』情、心『性』等方面肯定是颇为相近的。

    寻易在自认为把利害关系想透之后轻松的呼出了口气,欣欣然的重新坐下,认认真真的参研起附在里面的那套功法来。还别说留言没道出真相,就算明明白白的讲出来了他也会义无反顾的练这门功法的,因为这对他而言是件最靠谱的大好事了。

    说起来还是天意弄人,当初他要是肯跟明蓝仙子学习,那无疑要比现在的状况强多了,寻易当然想到这一层了,可除了在心里骂两句外也没别的好说了,对于老天的戏弄他已经没什么脾气了。

    等把那套功法熟记于脑中后,他庄重的把那片瘿石木放回了格子内,在密室中用十天工夫把这套并不太复杂的功法参研到烂熟后,他溜溜达达的出了密室,着手开练这门功法前他怎么也得再和大家见一面,最少得跟御婵透『露』一点,免得真出了意外令她无从知晓,那就真把她坑了。

    吞天的事也得安排一下,他在远离灵根脉的地方接连设下几个小法阵,每个法阵中放置一颗内丹,法阵用不同数量的灵石维持,这样通过调配灵石的数量就能大致控制法阵失效的年限了,他对此并没有多大的把握,可也只能如此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