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八零九章 来不及了
    景随情生,御婵周边浮动起了异彩流光,这把她衬托得更加美艳不可方物。

    寻易情不自禁的感叹道:“真美,老天虽爱戏弄人,但确实有无上才华,就冲这一点我也无法深恨它,你以后要懂得一点敬畏,只要别太过分,我想老天一定不会舍得难为你的。”

    御婵知道他是不会说那套功法了,遂巧笑嫣然道:“不管有多美还不是要给你作小妾,而且还得排在镜水之后,可见老天对你才是最钟爱的,最可气的我们俩也只能作妾,我都怀疑老天是不是你爹了,否则凭什么对你这么好?”

    寻易哈哈而笑道:“你见过这么祸害自己孩子的爹吗?”

    “你这样的就该多给点教训才对!”御婵颇觉解气的说,随即目光流转道:“我看也无非就是要磨练磨练你罢了,这都是明摆着的,天道讲究的是因果相报,可你要是被自己前世之身害死了这笔账该如何算呢?出了没法算的账天道岂不是要『乱』了?”

    寻易愕然的睁大了眼,继而眼中出现了豁然之『色』。

    御婵就是为让他生起强大的心念,见奏效了,遂曼妙的对他眨了下眼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也开始为后世准备这样的宝藏了,你可不要说出去,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一旦泄『露』了,咱们就没法钻这个空子了。”

    寻易点头道:“这不用你嘱咐,大家要都各自准备,天下就该大『乱』了,为了争抢财物必然要杀得血流成河。”

    御婵会心而笑,“我等着你,不管等多久都等。”

    寻易咧嘴而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和幸福,傻呵呵道:“你在幻境里好像排第二了,跑到我那花仙爱妃前面了。”

    御婵见他身边幻化出了“爱巢”中的景致,不由粉面含羞,瞪了他一眼发狠道:“回头我就去杀了苏婉,看谁还敢来跟我抢老天的傻儿子!”她的媚术已近天成,虽是作态亦难查痕迹。

    寻易是被『迷』得晕晕乎乎从幻境中出来的,御婵仅管施展不出多少神通,但凭着天生丽质加上对他是真有情意,在刻意为之之下,想弄晕他还是很容易的。

    不得不说,御婵凭着非凡的智慧,在这几乎无可援手的情况下把能做的做到了极致。

    寻易一直跟御婵泡到了幻境消散,他当然是想去看一眼镜水仙妃的,可又怕遭到追问,既然御婵大包大揽的把后事应承下了,他索『性』就不想去惹这个麻烦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面临生死离别了,这最后一眼看与不看就那么回事了,能给她少添点『乱』就少添点『乱』吧。

    御婵的明达令他少了许多的负担,出了幻境后自觉心境都沉静的有欢愉感了,要想尝试那门功法没有比此刻更好的时机了。

    他睁眼看了一下在远处守着那几颗内丹的吞天,心中暗自道:看你的运气了,如果此番能成自不必说,若是不成这颗金丹能否给你留下可不好说,现在顾不得你了,我必须得尽力而为,不能为给你多留一顿饭而瞻前顾后。

    闭上眼后,他依着那套已经烂熟于胸的功法开始运转起灵力……。

    御婵离开幻境后立即去了苏婉的小院,遭寻易戏耍的苏婉尚在呆坐着想心事,见御婵阴沉着脸出现在面前,心中不由一惊,忙起身见礼。

    御婵扫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默默的走到几案后坐下,两眼发直像是满腹心事的样子。

    这让苏婉的心七上八下起来,猜测多半是寻易到底还是把仙妃给惹不高兴了,自己肯定难逃斥责了。

    过了好一会,御婵才开口道:“坐吧,易儿刚才都跟你说什么了?”

    苏婉简要的把幻境中的事说了一下,然后面带惭愧道:“他如今眼中越来越没有我了,我正在想该怎么管束他。”

    御婵听完又出起了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如同一尊精美绝伦的玉石雕像。面对大神通的圣洁法相,苏婉不禁生出自惭形秽之感,虽同为女人,但御婵之美仍令她为之惊叹。

    又过了良久,御婵才轻叹一声道:“易儿能否脱困应该就在这数日间了。”

    苏婉闻言睁大了眼,那关切的眼神透出了焦急的询问。

    御婵用不带任何感情的目光看着她,淡淡道:“他找到了一门极其凶险功法,为了不让我继续冒险给他创法术,他决意要练那门功法,他那不是眼里越来越没你,而是在跟你诀别。”

    “这……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是……”苏婉吓得站了起来,眼中满是焦急疑『惑』之『色』,突然而来的噩耗让她有些发懵。

    御婵有些冷淡的看着她道:“易儿是跟着你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不该清楚吗?一直以来他有什么困苦都是自己忍着的,不到情非得已绝不会跟别人说,我被他骗了也就罢了,可你竟然到现在还全无察觉。”

    “我……”苏婉感觉有点委屈,寻易骗人的手段哪是一般人能应付得了的呀,但这当口显然是顾不上说这些的,她涨红了脸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请仙妃明示。”

    御婵刚才是忍不住想撒一下心头的邪火,见苏婉这般模样也就懒得再跟她一般见识了,直说道:“他必须得结出元婴才能离开那座法阵,而他在结出金丹时就知道自己的金丹是颗死丹。”

    “啊?!”苏婉难以置信的两眼有些发直了。

    御婵痛苦道:“前些天他结婴失败了,所以我才向你要他所学的功法,想给他创一门法术,不料出了这个变故,他真是让我又心疼又心酸……”

    “他……他从来没跟我说过……没说过金丹……”苏婉眼圈发红的咬住了樱唇。

    “他当然不会跟你说。”御婵的语气不冷不热,看到苏婉痛苦的样子她有了几分快意,替寻易感到不值的那股怨气终于舒缓了一点。

    “他找到的那套功法……,还来得及阻止吗?”苏婉向前走了两步问。

    “来不及了,他不会给我留机会让我来找你的,等幻境再次开启时必然就有了结果,或许再也等不来他开启幻境了。”

    苏婉的身子晃了晃,眼中流着泪水直愣愣的看着御婵,从泪光中透出的眼神有悲痛,有后悔,还有怨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