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八一八章 妾名烟霞
    在师子攻向寻易时,年纪最大的红衣女子和红衣男子本欲上前阻挡的,可见到师子打出的是一个雾团后,二人皆停住了身形。

    “小崽子,你先解了自己身上的阴毒再说别的吧。”师子着阴沉着脸说,蚀魂阴毒异常宝贵,他宁可和那四个红衣人缠斗这么久都没舍得再对他们施毒,否则的话这场战事早就完结了,可这个小崽子却让他耗用了一份阴毒,虽然对方是紫霄宫的一位仙君,可他还是觉得不值,而且对方都出化羽中期大仙妃的法相了,想挟持这样一个人那就是自己找死了,只能杀人灭口了。

    “算个屁,小爷这就解给你看!”寻易已经察觉到有异物侵入护体神光了,那滋味有说不出的难受,可不等他去催动风龙,风龙已经自己行动了,等他把话说完,难受的感觉也就消失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师子狞笑着说。

    “解完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寻易不屑的看着他。

    “哈哈哈哈……”师子放声大笑,他还真看不出来,他摆弄这些阴毒靠的是运行独特功法时生出的感受,并不能像寻易那样直接用灵眼看到,此时他要防范红衣四人的攻击,自然无暇运行他那独特的功法,他才不信寻易连眼睛都不眨就把阴毒解去了呢,笑过后他冷声对红衣四人道:“御婵看来已到化羽中期,你们已经把他打伤,不杀这小崽子灭口你们躲得过紫霄宫的两位宫主及这位大仙妃的追杀吗?到了这一步你们除了和我们上同一条船还有别的路可选吗?”

    红衣四人面面相觑,心中真是有说不出的苦涩。

    寻易喊道:“小爷乃紫霄宫的七仙君,岂能连这点气量都没有?你们不要受他鼓动,只要杀了这两个混账,我不但不会计较你们对我出手的事,还会帮你们解掉阴毒,你们若听了他的话那才是自寻死路。”

    师子没闲心搭理他,继续对红衣四人道:“我也已经对他出手了,只要你们杀了他咱们就都不用担心有人会泄密了,借水晴洲妖修之力毁掉千宗会后,蒲云州就是咱们的天下了,我不会亏待你们,千宗会鱼肉蒲云州多年,你们真愿一直忍受下去吗?拯救万千受苦受难的修士何尝不是一件善举?”

    寻易大骂道:“无耻之徒!千宗会确实乏善可陈,可像你这种以胁迫手段裹挟良民的货『色』会是什么好东西吗?让你这种杂碎得势大家只能更苦,品行如此卑劣之人居然有脸谈什么善举,妖修过来了万千修士还有个好吗!”

    师子用阴骘的目光看着一男三女问:“你们不动手难道想等他毒发身亡吗?别忘了你们也是中了毒的,拖得越久对你们越不利。”

    年纪最长的女子不动声『色』的对寻易传去神念道:“你感觉如何?难受的话就点点头。”

    寻易转头看向她道:“你过来。”说完他转向另三人,反客为主道:“盯紧这两个混账,我先给她解毒,再疑神疑鬼你们就是自作自受了。”

    红衣男子先用神念止住年长女子,然后对寻易道:“你先把腰间那柄剑交出来,还有乾坤袋。”寻易刚才『逼』退识茧子的本事让他有了忌惮。

    寻易刚被他打得差点吐血,此刻见他竟还是冷着脸跟自己说话,心头不由起了火,冷笑道:“你怎么不让我把小命也交给你呢?别给脸不要,你当小爷真怕死吗?还别说小爷现在是你们的救星,就是没这码事,你也不配跟小爷这般讲话,本仙君贵为正天仙尊的弟子,岂能任你呼来喝去,你算什么东西!”

    师子不等红衣男子开口就不阴不阳的挑拨道:“这狂傲劲儿还真是一脉相承,小魔君不把你们云林四幸当回事也还罢了,不想连这小东西都敢出张口开骂,呵呵,可见你们在紫霄宫弟子眼中……呵呵。”

    寻易伸手指向他道:“听好,混账东西!我骂他是因为他对小爷不敬,该骂,我现在是指着鼻子骂你,而且骂得更狠,如果没听清我再骂一遍,你个有人生没人养的混帐东西,你爹妈不知造了多少孽才生出你这么个渣滓,怎么样?还有脸笑话别人吗?来呀,来杀小爷,你这窝囊废有这个胆子吗?”

    师子虽被气得恨不能立刻捏死寻易,可却只是轻蔑的笑了笑道:“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了,你已经中了阴毒,看着你哀嚎着死去岂不更好?”

    寻易哈哈笑道:“来来来,再多给小爷来点阴毒,让小爷快点哀嚎给你听。蠢货,睁大你的狗眼仔细看看,小爷有丝毫中毒迹象吗?”

    被称为云林四幸的四个红衣人此刻都拿不定主意了,而迟疑不决对他们而言偏偏却是最致命的,多耽搁一刻他们遭阴毒侵扰就深一分,随之胜算就会少一分,可他们实在不敢轻信寻易,蚀魂阴毒的难解是修界公认的,而眼前这个黄口小儿又太不值得信任了,万一信错了人,死的不仅是他们四个,连他们的师尊也难幸免,所以他们不敢把路走绝。

    师子本是压根不信寻易能解阴毒的,可如果这小子解不了毒的话,那在蚀魂阴毒的侵扰下这小子此刻表现出的这份镇定就太惊人了,按理他是乐得再多拖延一会的,但心中隐隐升起的不安让他不想等下去了,加之这小子的嘴太厉害了,让他接着说下去不把自己气死就算万幸了。

    “再不杀了这个小崽子,可别怪我改变主意。”他又取出那只装着解『药』的小木瓶对着四个人晃了晃。

    一直没说过话的那个年纪居中的女子此时对寻易暗传神念道:“望小仙君能宽宥我们先前的无礼,形势所迫情非得已,请小仙君体谅,妾名烟霞,愿相信小仙君赌上一赌,只是还有些细节需要请教,诸如如何解毒,需要多少时刻等,这些不能让两个贼子听去,所以得近身相谈,不知小仙君能不能信任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