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八四一章 是小侄来看望你了
    六年后,寻易又一次在无数真元的护送下威风八面的出了西天障。

    六年对一个修士来说不算长,可寻易从西天障出来时就如同是变了一个人,不但整天挂在脸上的招牌式的笑容不见了,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睛也变成了平和而沉静的,六年的静静沉淀终于让他看起来有点元婴修士的风范了。

    出离西天障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运转真衍改变了一下容貌,这门法术他差不多算悟到第二层圆满境界了,高他一阶的修士如果不动用神识仔细查探是难以发现异常的,他没把自己的容貌改得太夸张,但他相信配上如今的神情与眼神,即便被大师姐黄樱撞上她都未必能一眼就认出自己来。

    辨清所在方位后,他放出一柄级别平平的飞剑,踏上去后悠闲自得的向前飞去。此时他身上已经换上了南靖洲的道袍,腰间挂的也是南靖洲样式的乾坤袋,而平日用的那个乾坤袋则还如在蒲云州时一般藏在了袖中,御婵在送他来南靖洲的路上就在那乾坤袋上加上了一道隐形法术,轻易不虞被人发现,论起心思缜密,一辈子『摸』爬滚打过来的御婵当然比寻易强得多,能想到的她都替寻易想到了。

    飞行在南靖洲的天空下,寻易此时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与畅快,在蒲云州的这些年他是一直生活在众多大修士乃至是化羽修士环伺之下的,不管这些人是保护他的还是想算计他的,身处强手之林的滋味总是不太好受的,在这些人眼中他是不折不扣的小孩子,弄得他也只能整天装小孩儿。

    现在终于没人盯着他了,而且经过亲身经历的对比,他也能认识到南靖洲有多安全了,至于千戒宗的追杀令,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想来不会有多少人还记得这事了,自己又改变了容貌,整个南靖洲估计也没几个能认出自己的人了。

    以他目前的修为还不足以观望到太远处的星相,各大洲的地域又太广阔了,他没有地图不敢『乱』闯,只能沿着上次逃亡之路往回走。与上次不同的是他如今已具备元婴修为的能力了,走起来快多了。

    离开西天障这片偏僻地域后,路上撞见的修士渐渐多了起来,但这所谓的多也仅是一两天能遇到一个修为差不多的修士而已,在接到了几次善意招呼后,寻易很快适应了起来,也开始对路遇的人主动打起了招呼,当然这种招呼仅是远远传去一道善意的神念,相当于凡人间的微笑致意,修界的这种礼仪主要源于他们的天地太广阔而同类又太少,相见时自然会有亲近感,而这种礼仪在蒲云州远没有南靖洲这边盛行。

    一个多月后,寻易总算看到了那片他极为熟悉的星相,在那一刻,澎湃的心『潮』令他的眼睛都要湿润了。

    泰河是一条宽达千丈的大河,它丰富的物产养育着沿岸的城镇、村庄,银鱼村所处的这段流域尤为祥和,平日河面风平浪静,白帆点点,禽鸟翱翔,渔民在船上放歌之声和着禽鸟鸣叫随水波飘『荡』,让人观之而心畅。

    可今天这条温顺的大河却呈现出了狂暴场景,清澈的河水完全成了浑浊之『色』,往日平静的水面波翻浪涌,河心更是掀起了十数丈高的巨大水柱,腥风狂卷,激流四『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在层层拍天巨浪中持剑而舞,闪闪剑光斩出片片波光,间或可见有一张布满利齿的巨大鱼嘴从浊浪中探出咬向老者,这时老者就会打出右手所掐法诀发出一道灵力将鱼嘴击退,但从神『色』中看,老者显然是到了苦苦支撑的地步,原本是鹤发童颜的一张脸已然血『色』全无并现出了灰败之相。

    岸边有七八个青壮男子手持渔叉、棍棒等家伙在嘶吼着助威,一阵阵急浪不时冲上来把他们打得东倒西歪,但这几个人始终不退,他们是村里全部的青壮男子了,在他们身后远些的地方,有一群老弱『妇』孺也是各持棍棒的在跟着呐喊助威,不管是站在前面的青壮汉子,还是站在后面的老弱『妇』孺,人人脸上都带着惶恐和焦灼,这是一场关系全村人命运的大战,他们输不起。

    此时河心的战局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巨大的水柱越旋越急,而那老者却显得越来越不支,在腥风恶浪中身子一点一点的向下坠去,岸边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得无心呐喊了。

    老者的眼中早就有了绝望之『色』,之前他是有退回岸上的机会的,可他自知此生修为无望再有提升了,打算着拼死重伤一下这头鱼精,用『性』命给村民换来个百十年的平安,可惜这个愿望不但难以实现自己也无力保命了。

    正当他拼劲了最后的一丝灵力准备闭目等死时,狂躁的水柱忽然一下子就散落下去了,几近虚脱的他来不及弄清发生了什么,自己的身子也坠了下去,在岸上众人齐声惊呼中,坠落到一半的老者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住了随之就被送到了村民身边。

    见多识广的老者当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仰面望空高声道:“在下自知犯了律条,无任何借口可言,甘愿承受责罚,但在下早已脱离师门,亦并非恩师告诫不周,今日之事完全是在下一意孤行所致,望尊驾明察,不要牵涉无辜……”

    他刚说了一半众村民一齐跟着跪倒,纷纷向天磕头哭告。

    老者尚未说完,一道神念就传入脑中:“师叔,是小侄来看望你了,赶快回家吧,我也好现身出来向您问安。”

    老者一下子就怔住了,等明白过来后不禁老泪纵横,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用颤抖的声音对众人道:“都起来吧,都起来吧,上天已经宽恕老朽之罪了,鱼精也被降伏了,都请回家焚香拜谢上苍之恩吧。”说完他快步奔回村子,紧紧关闭了院门,连追在后面的儿孙二人都给关在了外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