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八四六章 你是不是活腻了!
    夷陵卫总营距天律山有一百多万里,是一处灵气极为充裕之地,夷陵卫分东西南北四营,这四营人员平时派归各地天律盟分坛及戍边大军调动,只有出现重大事件时,夷陵卫总营才会行使召集四营的权力,总营是实力最雄厚的,负责的中央区域也是最大的,夷陵卫干的都是拼命的活儿,所以在南靖洲修界看来,把灵力充裕之地分给他们是个合情合理的考虑。

    如同所有天律盟的府院一样,夷陵卫总营的府院也不在灵气最佳的地段上,不同的是,这里的殿堂楼宇建得极其宏伟庄严,这是带有威慑意味的,毕竟他们所管辖的都是些亡命之徒,说直白些,这里就是一座特殊的监狱。

    经过一番公事上的交接后,寻易被送进了候帜营,候帜营不算夷陵卫的正规旗营建制,主要负责新人的整训,当然也有少数因各种原因从各营退回来的部分人员,不管是新人还是旧人,他们都要在这里等待夷陵卫五营的挑选。

    候帜营由一位元婴后期大修士镇守,因为这里的人数从不会太多,所以营地只方圆五百里,其中有两座不太高的山,寻易被分到了一处位于半山腰的小院落。元婴初期修为的修士如果是在小的门派中那是很能牛气一下的,可在这种地方就不值什么钱了,虽然说因为各自功法不同的关系,南靖洲的元婴初期修士比蒲云州那边要少上很多,但夷陵卫中的元婴初期修士也只能充当小喽。

    镇守候帜营的大修士叫辉鹰子,他见到寻易时没有一句废话,直接扔给他一柄飞剑道:“这是该分给你的,看看吧,如果尚不如你自己的宝物,那你可以选择不要,补给你五十块元婴石。”

    寻易催动了一下那柄剑,然后就把它收了起来,这柄剑明显的连赤英都比不上,可他不需要灵石,所以也就没必要泄『露』自己的家底了。

    候帜营对大多数夷陵卫而言都是块痛苦之地,所谓整训无非就是杀一杀这帮恶人的戾气,让他们初步学会服从,这当然就有进行一些过份的故意折腾了,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这里重新认识了‘牵命索’的威力有多大,不管你曾是个多么桀骜不驯的人,从候帜营出去时保准都会乖得跟小绵羊一样,否则你就没机会出去了,死人的事在候帜营虽不常发生,但也不是没有过。

    寻易的情况就好多了,因为他心里很明白自己在作什么,这也就让他能够理解候帜营的那些故意刁难了,有了理解就不会抵触了,教导官员让他跑他就跑,让他趴下他就趴下,即便让他跪下他都会痛痛快快的跪下,脸上从未流『露』出丝毫的怨恨之意,连一点不高兴的表情都没有。

    这就让候帜营的教导官员们没脾气了,想整他一下都找不到机会,因为这些人也是不能胡来的,刁难不能超过规定的限度,而且碰到这么懂事的一个人也就没有必要多作为难了,所以寻易几乎是在悠悠然的状态下听着其他新人发出的惨叫声度过两个月的整训期的。

    在整训期结束后的第十天,寻易正在自己的小院中闲坐,忽然一道神念传来:“试剑场列队!”

    寻易急忙展动身形冲向试剑场,等他赶到时,两个待选的元婴中期修士已经站在那里了,紧接着另外四名元婴初期修士和五个结丹期修士也赶了过来,候帜营此际就他们这十二个人,其中有四个来的比寻易晚,尚未完成整训。

    十二个人依修为列好队后,两名身穿镶紫边白『色』战袍的白旗夷陵卫官员在镇守候帜营的辉鹰子等人陪同下来到他们面前。

    其中一名白旗夷陵卫官员扫了他们一眼后,绷着脸道:“取出符牌,你们从此刻起就是乌煞营的人了。”

    夷陵卫四营依四个方位而立,正式的称谓是东西南北四部卫,但每营又都有一个自己的独特称号,分别为灭劫,毒虎,凶刀,乌煞,这乌煞营正是寻易不能去的北部卫,因为北面邻的是蒲云州。北部卫此番连没整训完的人都要带走,不问可知肯定是和水晴洲的妖兽在那边集结有关的。

    当其余十一人都把符牌取出来时,寻易十分恭谨的对那名官员施礼道:“禀告上官,属下在北方结怨颇多,为免旧怨误事,恳请上官能准许属下去另外三营效力。”

    他这一开口负责训导他的那名官员的脸立刻就黑了,刚经过整训的人就敢在这种情况下开口讲话,这是他的失职啊。

    那名白旗卫官员用略带不屑的目光看着寻易道:“你结的那点仇怨到了夷陵卫就不值一提了,不必多说,把符牌取出来吧。”

    “属下确有不能去北方的苦衷,望上官能体谅。”寻易用恳求的目光看着他。

    这胆子可是太大了,两名白旗卫官员是不能说什么的,毕竟这里是候帜营,在没办完交接前,这小子还算是候帜营的人。

    负责整训寻易的那名官员低声呵斥道:“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敢不服从调派,你是不是活腻了!还不快拿出符牌!”他都要被气疯了,这个貌似最听话的玩意坑起人来简直太狠。

    寻易取出符牌托在手上,十分平静的对面前的几个人道:“属下加入夷陵卫,一不是因为犯了重罪来此以求活命,二不是被仇家『逼』得无处可逃来此以求避难,全然是发自一片赤诚的想为天律盟出点力,并很愿意去最险恶的地方驻守,唯一不愿去的就是北方,恳请几位上官念在属下这颗赤诚之心的份上,给予一点照顾。”

    他说到一半时,身边的十一个人就有忍不住要笑的了,没灾没难的跑来加入黑旗夷陵卫,这话打死他们都没人信,这些人无一例外的皆起了幸灾乐祸之心,不为别的,就冲寻易这一段过得这么滋润他们就恨不得能看到这小子倒点霉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