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八六二章 你何苦如此拼命?
    无形却如同有质的灵火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寻易的护体神光上,随着一道白光闪耀,灵焰子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寻易,眼中最先出现的是惊慌,那是怕这一下就要了寻易的命,等灵火激发出了龙鳞的防护,他眼中出现的是惊惧。

    龙鳞具有水属『性』,正好对这道灵火有克制作用,这倒还罢了,让灵焰子感到惊惧的是他清楚的感知到了那道防护所蕴含的强**力必出自大神通无疑。

    寻易挥出斩邪刀就是为了诱骗灵焰子出手狠一点,直接激发出龙鳞的防护他可以少吃点苦头,最好是能把师娘的法相也激发出来,那样保管这老小子以后再也不敢打自己主意了。

    “小爷这样不能算是胆寒吧?”寻易用冰寒的目光盯着灵焰子问。

    灵焰子的面『色』极其难看,目光不住闪烁着。

    寻易哼了一声,道:“别动你那点心思了,也最好别打杀人灭口的主意,实话告诉你,凭你那点本事别想能杀了小爷,但我却有可能把你宰掉,小爷如今不想多事,只要你以后别再招惹小爷,今天的事就算过去了。”

    灵焰子沉默了一会才微微的点了下头,不管怎么样他这次都是不能动这小子了,那就必须得先稳住他,而且他心里清楚,这个跟头自己多半是只能认栽了,一个有大神通庇护的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惹上大神通这个等级的对头,夷陵卫都是保不住他的,最让他想不明白是眼前这个有大神通作靠山的人为什么会来作夷陵卫?不管心中对此有多困『惑』,他却不想去弄明白,这个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寻易收了凌厉的目光,朝前方扬了扬下巴道:“走吧,他们俩要有死伤,咱们俩就都有麻烦了。”

    灵焰子当然懂这个道理,二话不说的朝前追去。

    追上金山和石勇后,灵焰子为了确保他们三个不出意外,就吩咐三人在原地守候,他自己朝灰沼深处追去。

    这可把金山和石勇高兴坏了,尤其是石勇,对他而言这就和白拣了一条命差不多。

    等灵焰子走远后,寻易对金山道:“你保护着他在这里别动,我去左边搜查一下。”

    金山算是受灵焰子庇护的,见寻易要擅自行事,忙阻拦道:“这可不行,你这么做就是违命了,这次任务是灵焰子主持,咱们必须得听他调度。”

    寻易不等他说完就踏着贼光剑跑了,金山喊了两声,见寻易头也不回,急得直跺脚,装模作样的追出去了一段就一脸无可奈何的回来了,反正有灵焰子的吩咐,他做到这一步也就够了。

    金山这个人在很久之前的一次任务中遭受了不可恢复的重创,修为已经算不上元婴期了,就靠着灵焰子偶尔带他出来混点功绩过活,这样的人自然也就不会多事了。

    朝灰沼深处飞行的寻易像是一头寻找猎物的狼,目光阴沉且机警,熟悉他的人如果见到他此刻的样子肯定会大吃一惊,他的变化太大了,之前他像一只讨人喜爱的小狼崽子,总是很懂事的收起爪牙与人嬉戏,现在这只小狼崽子突然就变了脸,『露』出了爪牙,开始主动觅战了,看起来似乎一下子就长大了。

    寻易虽然是抱定了为天律盟出力的念头来的夷陵卫,但尽量少造杀戮孽缘的观念从未有过任何改变,畏惧孽缘不代表畏惧杀戮,该杀之人就得杀,绝不能留情,例如墨辉,例如无忌,例如绍陵的那个弟子路亭,例如已经死在他手下的那些人。

    因为心胸的关系,在寻易眼中该杀的人并不多,甚至是那些想害他的人他都可以放过,比如三魂,比如骗他进入灵珠洞的中衡,这份心胸一部分来自广博的见识,另一部分还是与宿缘观念相关,追本溯源对他影响最大的就该是在南海鸿广仙尊讲的那场道法了,他并不认为老仙尊讲的都对,但“万事皆有度”的提法是他极为认同的。

    鸿广仙尊是凭参悟而越来越相信转世轮回或确有其事的,而寻易是从烦心鬼那里证实了这一点的,所以他在这上面的见解可以说比鸿广仙尊还要真切,这也就让他在什么样的人该杀,什么样的人不该杀上有了自己的准则,用轮回的论调来解释的话,那就是什么样的债该在这辈子讨还,什么样的债可以在这辈子消解,其实讨还同样是一种消解,只是别讨得过了头。

    在寻易看来,并非所有杀戮都是讨债讨过了头的行为,有些债是必须用『性』命来偿还的,只有杀了对方这笔债才能勾销,那是他欠你的,不杀了他,他无法得到救赎。

    随着经历的增长,他对泰法仙尊的某些观点也变得越来越认同了,其中就包括人族修士该遵奉人之道的观点,而非鸿广仙尊说的修界之道。对任何未知都心怀敬畏和敢于质疑权威是寻易的『性』情使然,这种『性』情的形成既有天『性』的因素也有见识的影响。

    当密布水草的沼泽表面出现了淡淡的雾气时,一道身影在他左前方不足百里处猛然窜起,朝灰沼深处逃去。

    寻易看清了那人正是要缉拿的逃犯,一边加速急追一边传神念道:“你罪不至死,跟我回去尚可活命,再往深处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人显然是铁了心,理也不理的狠命朝灰沼深处奔窜。

    寻易的飘影身法刚算入门,打斗中可发挥奇效,在这种追袭中就起不到多大作用了,要捉这个人回去就不能动用更多宝物了,那样肯定会泄密,所以他只能急催脚下的贼光剑,好在贼光剑也算是件不错的法宝,至少比对方的飞剑强了不少。

    一个逃的急,一个追的狠,没一会两人就飞出了数万里,二人间的距离拉近到了只有四、五里。

    “你何苦如此拼命?!追到这你已经可以回去交差了!”越来越浓的雾气让逃犯有点胆寒了,他愤怒的向寻易传出了神念。

    “你跑进地府小爷也敢追下去,别心存侥幸了,束手就擒吧。”

    “你爷爷我宁死也不会受擒,愿意给爷爷陪葬你就来吧!”那逃犯猛然转身朝寻易扑来,摆出了鱼死网破的架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