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八六四章 小爷怕吓唬吗?
    跑出来捡便宜的元婴中期修士一直没能缓过神来,被震得处于飘摇状态的天地二魂很难抗拒尘风的撕扯,随着二魂的减少,他愈发的难以缓过神来了,在本能驱使下作出的抵抗越来越弱,脸上出现了极其痛苦的表情。

    察觉到对方的眼神已经彻底涣散后,寻易不想让他再受苦,收了风旋,催动着离砚斩了下去,就在离砚即将洞穿对方小腹之际,他猛然注意到在前方两三千丈的地方有一团拳头大小的深灰色雾气正朝他急速冲来!

    灰沼雾精!寻易心头一跳,电光火石间他停住了离砚,挥手把只剩一口气的大修士朝那个雾团扔了过去,就这还没忘扯下他的乾坤袋,扔完大修士,他片刻不停的又把逃犯的那具尸体扔了过去,这个人的乾坤袋也是要收的,这样回去就好交差了。

    此前秀枝仙子跟他套近乎时提到过灰沼雾精,在来此的路上灵焰子也特意跟他提到了这玩意儿,灰沼雾精并非是雾,而是由一种细微至肉眼难辨的小飞虫聚在一起形成的看似像雾团的东西,这种小飞虫不惧水火,擅破灵力,指甲盖大小的一团雾精就能要了一名元婴初期修士的命,最令人胆寒的是这东西能聚能散,散开时混杂于雾气之中极难被察觉,往往出其不意的就猛然附满在你的护体神光上,让人防不胜防。

    寻易这次运气算是不错,雾精是凝成团过来的。急逃中,他用神识观察到那团雾精已经不见了,而那个大修士的脸则迅速的变为了灰败之色,惊骇之下他不敢分心多看,拼命催动着杏髓剑仓皇急逃。

    一口气跑出七八万里后他才稍稍松了点劲,连番的追逐与打斗加上这一阵的急逃让他颇感疲惫了,就在这时,灵焰子的召唤神念远远传来,他急忙收了杏髓剑,踏着贼光剑朝神念传来的方向飞去。

    灵焰子找到他时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他真被吓得不轻,寻易如果死了他的麻烦可就大了,仅因先前对寻易的那通威胁就够让他受到重罚的了。

    “你想害死我吗!”他怒不可遏的对寻易呵斥。

    寻易爱答不理的取出逃犯的那个乾坤袋扔给他,道:“那人死了,拿这个去交差,功劳我不要,怎么跟上面说你来想办法吧。”

    “你把他杀了?”灵焰子看了一眼那个乾坤袋,执律卫掌握了这个逃犯的详细信息,他可以确认这个乾坤袋就是那个逃犯佩带的。

    “嗯。”寻易下意识的拍开一片涌来的雾气,像惊弓之鸟般朝前窜去道:“而且发现了一团雾精,咱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里。”

    “啊?!”灵焰子失声惊呼了一声,展动身形一下子就超过了寻易,想到这样把寻易丢下,万一他出了事,自己回去还是没法交代,只得又返回来把他带上。

    寻易看到他一脸的紧张,遂道:“应该不会追过来了。”

    “你在哪看到的?离这有多远?”灵焰子不放心的问。

    “五六万里之外吧。”

    “你……你居然跑到那么深的地方去了?”灵焰子用几乎是愤怒的目光瞪视着他。

    寻易翻眼看着他道:“别跟我吹胡子瞪眼的,不管怎么说小爷也是帮你完成了任务的。”

    灵焰子慢慢收起了脸上的怒色,微微摇着头道:“好,寄命,从今往后我不会再与你一起执行任务,你也不要来纠缠我,有关你的事我不会向任何人泄露半个字,你给我的那柄剑我以后也会找个合适的借口还给你,咱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他已经明白无误的看出了这小子根本不拿小命当回事,这样一个既有大靠山又敢玩命的主儿,他不愿招惹,还是尽早撇清关系的好。

    寻易摆摆手道:“那柄剑你就留着吧,因为你很难找到那么一个合适的借口,而且我也不在乎,至于井水不犯河水的事就没那么好说了,你既然招惹上我了,那我就少不得要赖上你了,毕竟许多任务不是我这么一个元婴初期修士能领到的,到时你必须得带上我。”

    “你!”灵焰子觉得自己的头一下子就大了。

    寻易笑道:“别害怕,我虽免不了会擅自行动,但一定尽量不让你担责任,到时你该怎么分派调度就怎么分派调度,我不尊号令那是我的事,即便是死了你也不需要受什么责罚,反之如果得了什么功劳,都归你。”

    “绝无可能!”灵焰子给了他一个十分干脆的回答。

    “那我可就要把你威胁我的事禀报上去了。”寻易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你不要欺人太甚,别忘了,我也攥着你的把柄呢!”灵焰子不知是该恼火还是该害怕,他真要后悔死了,之前偷鸡不成蚀了米就够让人郁闷的了,谁知这只赖皮鸡竟然还要把他的整袋米都吃掉,这可太欺负人了。

    寻易从容不迫的笑道:“好啊,那咱们俩回去后就一起去禀报,我不过是藏有宝物而已,这不算什么过错。”

    灵焰子威胁道:“你护体神光中那道防御的事想来其中有着不小的隐秘吧?”

    寻易用眼角瞥着他用神念道:“你不过才发现一道而已,实话告诉你,小爷还有好几道大神通的法相防护呢,否则焉能那么有恃无恐的让你打?把心放肚子里吧,即便遇到元婴后期修为的小爷也不会轻易死掉,不会给你添多少麻烦的。”

    “不行!你去找无心和摧花吧。”他提到的这两人是古野营的另两个元婴中期修士,无心是在遇到无魂后改叫无心的,他们两个是一起被分到的古野营,所以这里没人知道他以前的名字叫什么,摧花是个性情乖张的老太婆,杀起女修来下手从不留情,所以得了个摧花的名头。

    寻易慢条斯理道:“他们两个又没说过要宰了我的话。”

    “这么说,你是非要赖上我不可了?”灵焰子的眼中闪出阴冷之色。

    寻易有些不耐烦道:“行啦,你觉得小爷怕吓唬吗?你不是有不止一百种弄死我的法子吗?那以后你就一样一样的使出来,看最后是小爷死还是你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