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八八九章 小爷有的是花招
    寻易沉默了一会,然后淡淡一笑道:“跟你说了也无妨,反正小爷这次多半是回不来的了,千戒宗的祸事是我给引过去的,我在被这人擒住时用过一个嫁祸之计,想让他和千戒宗来一场狗咬狗,以出当年被千戒宗追杀的恶气,只是没想到千戒宗这么废物,我还指望他们能帮我除掉这个仇敌呢,这笔帐我认,但你们如果想救回苏仙子,那就先别跟我算这笔帐,否则你们搭上几条大神通的性命也未必能把她救回来。”

    “寻易……”沈清唤了他一声,眼神闪动了几下后用词谨慎道:“我现在可以多相信你一点了,那人留给黄樱的神念中提到了不会跟你计较欺骗之事,让你放心去找他,想来指的就是这个。”

    “还有吗?”寻易见她终于信任自己了,心头顿觉轻松。

    “还有就是警告你不要耍任何花招了。”

    寻易嘴角挂起冷笑道:“小爷有的是花招,既然你敢对小爷动用阴招,那小爷一定弄死你!”

    沈清皱着眉头道:“寻易,要真是造成千戒宗两位大修士失踪的那个人,你对付不了他,这事得仔细盘算,你还是先跟我去见家师吧,救苏婉要紧,你嫁祸千戒宗的事情有可原,而且你已经成为夷陵卫了,又刚立了大功,我会尽量替你在家师面前求情的,或者……”她咬住了樱唇忍住没说出索性帮着把这件事隐匿下来的话语。

    寻易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她道:“怎么仔细盘算?天律盟派出数位大神通到蒲云洲去救人?千宗会有多敌视天律盟不用我告诉你吧?那样的话稍有不慎就会引发一场无法预料的腥风血雨,而且水晴洲的妖兽尚未从蒲云洲那边撤去吧?在这关口千宗更容易会作出过激反应,这事天律盟根本就不宜插手!”

    沈清反驳道:“你也不要想的太简单了,万一你送上门去,他自食其言不肯放苏婉呢?即便他肯放了苏婉,苏婉又如何闯过重重关卡回到南靖洲?她不过仅有元婴初期修为!”

    寻易目光坚定道:“我会想办法让他把苏仙子送回来。”

    沈清不屑的哼了一声,“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苏婉要是落到千宗会手里,那就更麻烦了!”

    寻易憋着的火气忍不住发作了起来,厉声质问道:“你们既然知道不能让她落到别人手里,那为何不早点作些防范!”

    沈清也瞪起眼道:“自然是作了防范的,但能防得住大神通吗?这里面的事你根本不懂,我师尊虽然能布下极强的防御法阵,可化羽修士自有天律约束,不能随意扰乱修界,南靖洲需要保护的远不止你们玄方派的丹方,总不能让我师尊给那些门派一一设置防御法阵吧?天律盟已经给尚平药师和苏婉的灵台加了防护,那座要紧的丹炉也有强大的禁制保护,我们能做的也只能到这一步了。”

    寻易知道她说的有理,不禁郁闷的叹了口气道:“你来找我的事没跟别人说吧?”

    沈清见他不横了,也收敛了怒容道:“没有,我当时毫无把握,是抱着碰运气的念头来的。”

    寻易用祈求的目光望着她道:“我有那人必须要得到的秘密,不愁他不让步,在得到那个秘密之前他肯定会尽力取信于我的,所以他一定会放了苏仙子,我让他把苏仙子送回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之后我会把这件事了结干净,不会让他再来打苏仙子的主意,你们今后就大可安心了,但现在我需要你把我送到乱星域边上,我知道穿过去的路径,如果顺利的话,一个月之内苏仙子就可以回来了。”

    沈清冷然道:“我连把镇命牌交给你都还没答应呢。”

    寻易向后一仰,双手抱头躺了下去,顺势翘起二郎腿,两眼望天抖着脚道:“你要不拿你师尊的性命当回事,那你就去向他禀报,就冲你这德行,我是真想给你一次狠狠的教训。”说到这里他又叹息了一声,坐起来道,“可慈航仙尊是天律盟的顶梁柱,我又不能让他老人家涉这个险。”

    沈清冷冷的看着他道:“演够了吗?没演够我让你接着演,如果演够了就站起来,立端正了跟我说话。”

    寻易翻眼看了她一下,然后又躺了下去。沈清不但没生气,反而有了笑容,现在的这个寻易终于让她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可她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因为寻易默不作声的在她面前展示出了一头令她又恶心又恐惧的大虫子,她被吓得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这是那地方最容易对付的一种东西了,处于防护的外围。”寻易说完就把影像收了,因为他也受不了,地精虫可以说是他最不愿想起的一种东西了。

    “玄土裂原?!”惊吓过后的沈清睁圆了双眼看着他。

    “啊?……不是……”寻易大惊之下不由失态,再想否认显然是来不及,这下不免悔青了肠子,自己真是犯糊涂啊,对方可是慈航仙尊的弟子,刚还说承认人家见识多呢,怎么转眼就给忘了。

    沈清沉声道:“这是玄土裂原的地精虫,不会错!”

    寻易苦着脸道:“我真可以把苏仙子救回来,你别把事情闹糟,先让我去试试,如果不行的话,你再去向仙尊禀报,我求你了。”

    沈清有些魂不守舍道:“我不会说的。”

    “什么?你说什么?”寻易不能确定她这句话的意思,跳起来盯着她问。

    沈清的目光恢复了清明,加重语气对他道:“寻易你给我听好了,此事对谁都不能再讲了,你要敢把玄土裂原这四个字泄露出去,可别怪我下手无情!”

    寻易眨了几下眼睛,脸上忽然就露出了笑容,连声道:“好好好,要知道是这样,我早就告诉你了,何苦费这么大劲。”他想明白了,沈清这是因为深知玄土裂原的危险,所以不想让师尊得知此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